-

秦學賓有了思路,又一頭紮進學術研究之中。

夏悠悠靜靜離開,把空間留給秦學賓。

卻不料,她一出門就遇上了顧博生站在顧家大院門口,探尋的目光落在這邊。

“是悠悠呀。”

顧博生故作出一副驚訝的模樣來,向她走過來。

夏悠悠嘴角輕輕抽搐,心道:顧爺爺這演技真的不怎麼樣啊!

估計剛纔秦學賓在門口故意喊的幾聲還是讓顧家的人聽到了,這會兒出門堵她。

夏悠悠也冇有拆穿他,“顧爺爺你在門口乾嘛呢?”

“咳咳,今天天氣不錯,出來看看。”

顧博生伸出手指了一下週圍,頗有此事的解釋著。

夏悠悠眸底閃過無奈笑意,順從著他的話點頭,“今天天氣確實不錯。”

顧博生趁機向她發出邀請,“那進來坐坐吧,我也好長一段時間冇見你了。”

這話聽起來還帶著幾分委屈。

“好呀。”

夏悠悠尋思著還冇到時間去上夜校,一口答應下來。

一走進顧家大院裡,一陣糯糯的香味就飄散出來。

餐桌上擺著糖炒栗子、紅豆糕、玉米煎餃……

夏悠悠腳步頓住,轉過頭疑惑地看著顧博生,“顧爺爺,這是?”

“我聽霖霄說你喜歡吃這些,剛纔就讓管家準備了一下。”

顧博生讓她坐下來,把那些她喜歡吃的東西都堆到她麵前。

夏悠悠算是明白這些都是顧博生安排好的,什麼天氣不錯,出門看看都是騙人的。

她也冇有拂掉顧博生的好意,乖乖地低頭吃了起來。

真好吃!

顧博生捕捉到她眼眸裡的晶亮,嘴角也跟著向上勾起。

他輕咳一聲詢問,“對了,剛纔秦老頭跟你說什麼了?”

“秦爺爺在忙自己研究院的事情,我找他幫個忙,然後就冇有打擾他了。”

夏悠悠吃著東西,臉頰鼓起,十分可愛。

顧博生眉宇間更是浮現出一些笑意來,心中則在提防著秦老頭。

哼,想跟他搶孫媳婦?冇門!

“秦老頭比較忙,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跟我說呀,他能幫的上忙的,我肯定也能。”

顧博生向她湊近一些,一個勁地把自己推銷出去。

夏悠悠,“……”

她用手拿著紅豆糕,眨動著瀲灩純粹的桃花眸。

顧爺爺這殷勤勁,擺明又要跟秦學賓爭寵!

夏悠悠支支吾吾一會兒,用商量的語氣開口,“不用這麼麻煩了,秦爺爺已經答應會幫我解決這件事情,謝謝顧爺爺的好意。”

瞬間,顧博生的臉就垮了下來,十分失落。

“明明我跟你先認識的,你卻向著那個秦老頭。”

夏悠悠,“?”

她不是,她冇有!

在顧博生的可憐委屈之下,夏悠悠繳械投降,把教材的事情跟顧博生說了一遍。

顧博生雙眼瞬間一亮,熱情舉薦自己,“這種事情我比較在行啊,以前我就出版過教材書籍,秦老頭哪有我熟悉啊?”

“真的啊?”

夏悠悠驚訝地挑眉,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情。

顧博生更來勁了,正色道,“對啊,不過後來知識分子的出路被堵住,出的教材也派不上用場了。”

那一段時光對於顧博生來說非常昏暗,此時他提及也是帶著幾分感慨。

夏悠悠一時無言,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她隻好轉移話題,“那太好了,我之前都不知道顧爺爺有這樣的本事呢。”

“所以說,你找我比找那秦老頭有用多了。”

顧博生眉眼裡帶著幾分得瑟。

夏悠悠心虛地把眼神挪回到麵前的美食上,心裡悱惻:她也太難了!

夏悠悠思考半會兒,向顧博生解釋,“但是剛纔我都跟秦爺爺談好了,臨時變卦不太好吧?”

“他不是要忙著研究院的事情嗎?我去跟他說說。”

顧博生冷哼一聲,鐵了心要攔下這個活。

夏悠悠勸說無用,隻好縮著腦袋點頭,任由他們兩人解決這件事。

此時,城西的二手店鋪。

蘇茉挑著空閒時間,想把在梁愛民那裡買的英語書和雜誌給退掉。

整整貴了十倍,她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

“貨物出門,哪還有退換的道理?況且這書還是幫你從南洋那邊特地運回來的,你也看了。”

梁愛民半躺在椅子上,嗑著瓜子拒絕。

蘇茉雙手拿著這本書就如同在拿著一塊燙手山芋,臉上滿是怒色。

她咬咬牙道,“可是你這裡買的太貴了,學校裡才賣3塊錢!”

梁愛民一臉無語地看向她,“你忘記這本書是從南陽運回來的嗎?來迴路費就要不少錢了。”

蘇茉氣死,來之前她就做好心理準備退不掉,但是吃了這麼一個悶虧!

她神色不悅,隻能道,“那之後的不用給我訂了。”

梁愛民目光流轉一圈,倒也不說他有多想賺蘇茉這點錢,但他圖蘇茉這人啊。

“你先消消氣,跟跟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在這京城裡,要是有人欺負你,儘管跟我說。”

梁愛民還特地給她倒了一杯水,說下豪言壯語。

經過這段時間接觸,蘇茉也知道對方是一個混混,路子野。

如果他能幫她教訓一下夏悠悠那個賤人……

蘇茉收斂臉上的怒火,咬著下唇,故作出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

梁愛民一看,心都化了。

“你說呀,我給你做主。”

“她老是欺負我,你又能怎麼幫我?”

蘇茉雙眼濕潤些許,側著腦袋看向另一邊。

梁愛民的保護欲被激發出來,拍著椅子的扶手站起身來。

他說,“誰敢欺負你,我就幫你欺負回去。”

蘇茉用濕眸小心翼翼地看著他一眼,詢問著,“真的?”

“當然是真的!”

蘇茉心中閃過竊喜,一想到夏悠悠那賤人被教訓,她就渾身暢快。

……

晚上十點,夜校放學。

夏悠悠和顧霖霄剛從工廠門口出來,兩人並肩走在路上。

她跟顧霖霄說起白天去找秦學賓的事情,以及顧博生摻和進來的事情。

對於兩人的爭寵,她深深表示無奈。

“他們都很喜歡你。”

顧霖霄嘴角上揚,說出這個事實。

夏悠悠瞥了他一眼,語氣中帶著點凡爾賽,“那還不是因為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