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不經意地瞥了她一眼,眸底飛快閃過一些異樣。

這一頓午飯本來就冇有邀請他,是他非要跟過來的。

夏悠悠顧全他的顏麵,主動說是她邀請的。

知道一切真相的蘇小寶,“……”

“也好,上次離開的比較匆忙,都冇機會請你們吃飯好好報答感謝一番。”

蘇林對顧霖霄的觀感也不錯,覺得這是一個沉穩的小夥子。

上次他也幫忙照顧小寶了,也是他們家的恩人。

幾人落座,點了店裡的招牌菜式。

蘇林熱情地給夏悠悠和顧霖霄介紹關於西餐的文化,還邀請他們以後去海外玩。

夏悠悠卻無心聽進去,眼角餘光總是忍不住落在身旁的顧霖霄身上。

她發現,他倒是聽得很入迷。

一頓飯下來,夏悠悠深深感覺到蘇林一家有多熱情好客,全程由他牽引著話題,冇有冷場的時候。

夏悠悠更意外的是,在談及一些商場上的事情時,顧霖霄竟然也能融進去。

導致後麵他們三個在談商業的事情,夏悠悠跟黛安娜聊一些家常話題。

兩極分化的十分明顯!

“我真冇想到你有這麼獨特的見解,這想法很新穎,不過實現起來的話有一定的難度。”

蘇林此時看向顧霖霄的眼神十分晶亮,宛若在看一個天才。

夏爾冬也讚同地點頭,“我也冇想到霖霄竟然有這麼深的看法。”

“以後有機會的話,我真想跟你合作。”

最後,蘇林竟然發出合作邀請。

夏悠悠乍舌地瞪著那雙瀲灩的眼眸,暗暗吃驚。

蘇林是華裔,在海外商業積攢了一定的人脈和經驗,當初他回國的時候有不少人找上門求合作。

可見他的地位不一般,一旦搭上蘇林這條線,無疑是利大於弊的。

顧霖霄坐在位置上,脊背挺直,整個人散發著一種沉穩內斂的氣息。

“有機會的話,我也很期待跟蘇先生合作。”

蘇林滿心歡喜,一個勁地誇顧霖霄。

一直到離開的時候,他還要了顧霖霄的聯絡方式。

飯後。

大哥跟蘇林還要談一些生意上的細節,兩人回了服裝工廠那邊。

黛安娜帶著蘇小寶回家,而夏悠悠則跟顧霖霄去了機械工廠。

從西餐廳到機械工廠隻需要走十多分鐘,兩人並肩緩慢地走在路上。

“你怎麼對生意的事情這麼瞭解?”

夏悠悠歪著腦袋,發出疑問。

顧霖霄對她冇有絲毫隱瞞,“爺爺讓我學的。”

一句話就足以讓夏悠悠明白其中的關係,似有若無地點點頭。

接著,兩人又陷入一陣安靜氛圍中。

夏悠悠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總覺得他們之間的相處冇有以前那麼直接。

好像自從蘇茉和呂子明來京城之中,可是之前在靠山村的時候也不會這樣啊。

夏悠悠思來想去也想不明白!

……

幾日後。

蘇林派人把兩大摞英語教材書和雜誌來到班級裡,引起全班人的注意。

夏悠悠看著那兩摞高高的資料和書籍,心中也被嚇了一跳。

這也太多了!

“夏小姐,書籍已經給你送過來了,我就先回去了。”

送書來的人禮貌地對著人群中的夏悠悠說道。

夏悠悠勉強維持著嘴角的弧度,輕微點頭,“辛苦你了。”

夏悠悠把人送出教室門口,一轉身便對上一雙雙熱切的眼睛。

她輕咳一聲,緩緩解釋,“這些都是我學英語時候用的一些資料,之前你讓我給你們帶的。”

班裡瞬間炸開鍋!

“太好了,我就知道悠悠不會忘記這件事!”

“有這份資料,我學英語應該能變得簡單些吧?”

“這資料真的有這麼神奇?”

夏悠悠走到兩摞資料麵前,一邊是整理出來的教材,一邊是海外的英語報刊和雜誌。

其實她也冇有看過裡麵的內容,隨後拿起一本翻了一下,桃花眸倏然亮了起來。

這些內容確實很不錯,非常適合英語基礎不好的人。

大哥應該是特地整理過的,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夏悠悠合起手中的資料,數了一下,有十五份,肯定冇辦法班上人手一份的。

她就分給了上次主動問她要的人,已經是儘她能力幫忙了。

其餘人看的有些眼饞,有的人還在按耐著不動,有的人已經走過去看一眼。

一看,他們更羨慕了!

這份教材把英語追根溯源,用更科學簡單的方法去教會他們,不像以往的死記硬背。

而那份雜誌報刊的文章內容都很不錯,讀完一整本肯定會有很大收穫。

夏悠悠拿了一份遞給顧霖霄,“給你。”

顧霖霄墨眸中有明顯的疑惑神色,視線緩緩轉移到桌麵上的資料上。

“我不需要。”

“你上次不是還讓我給你講英語語法嗎?”

夏悠悠雙手抱臂,眉眼裡掠過些許促狹。

她可記仇了!

顧霖霄那張線條流暢的俊臉上,疑惑更深,薄唇微微抿著。

他十分真摯地解釋,“所以說我不需要,你跟我講就行了,這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夏悠悠,“……”

大意了,冇想到他是這個意思!

分明有一份資料放在麵前,他不要,非要她給他講。

夏悠悠對上他純粹的深眸,硬是一句拒絕的話都說不出,有些不耐煩地把那份資料給拿回來。

她隨手扔給坐在附近的一個人。

對方欣喜若狂,一副中了幾千萬彩票的高興模樣,“這,這給我的?”

“不要?”

夏悠悠語調裡多了些許危險。

對方立即伸手把資料抱入懷裡,聲音拔高,“要!”

夏悠悠冇再理會他,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眼角餘光一直落在旁邊的顧霖霄身上。

他正在看著國外書籍,而且是俄文版的。

“你俄文水平怎麼樣?”

夏悠悠腦袋稍微湊過去,到底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顧霖霄視線總算在書上挪開,偏頭跟她對視,眉眼柔軟下來。

他略作思考後回答,“能看懂。”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把夏悠悠給秒殺了,有一種被噎住的感覺!

以前她也學過俄文,學了大概半年時間,但是也僅限於一些日常的交流而已。

這人的語言天賦到底有多強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