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子明的偽裝向來很完美,基本能騙得所有人的好感。

他來京城後,一直在小心翼翼經營自己的形象,也取得了不錯的成果。

可在這一刻,他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呂子明的不甘心又如火山爆發那樣噴出來,冷靜下來否認夏悠悠的話。

“原來你一直都是這樣看我的,我們之間的美好回憶原來隻有我記得。”

夏悠悠,“……”

拳頭硬了!

呂子明吸了一下鼻子,紅著眼道,“都是我自作多情,不打擾你了。”

說完,他乾脆轉身離開了教室,壓根不給夏悠悠反駁的機會。

夏悠悠抽搐著嘴角,這強行挽尊的模樣真是難看。

她用冷然的目光橫掃一眼,準確落在那些充滿試探的人臉上。

眾人心中一驚,猛地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唯有蘇茉還是瞪著夏悠悠,恨不得將她那臉皮給撕下來!

蘇茉和呂子明來京城中,兩人商量後達成一致不對外公開他們的關係,平時也會比較注意兩人的相處距離。

以至於現在也冇人顧及蘇茉的心情,倒悄悄打量顧霖霄的臉色。

簡直跟墨水一樣黑!

顧霖霄細長均勻的手指拿捏著筆桿,視線焦點落在書本的內容上,心裡卻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她還喜歡呂子明嗎?

深夜,夜校下課。

教室裡的人陸陸續續離開,有的還在死磕著知識。

夏悠悠收拾好東西跟顧霖霄一起離開,眼角餘光不停地瞄著他。

那張俊臉已經冷了一晚上……

“書本給我吧。”

顧霖霄拿過她的書本放在車籃子裡,長腿跨過自行車,穩穩坐在上麵。

夏悠悠緊跟著坐上去,心裡卻還是有些不得勁。

總感覺今天的顧霖霄跟往常不太一樣,那種淡漠感幾乎從他的眼眸裡溢位來。

兩人各懷心事,一路上話也冇說幾句。

直至回到夏家院子門口。

夏悠悠從自行車上下來,從車籃子裡拿過自己的書,眼神飛快地瞄了他一眼。

她嘴唇輕啟,欲要說些什麼。

“進去吧。”

顧霖霄先比她開口。

夏悠悠閉上嘴巴,抱著書本轉身往屋子裡走進去,心情也跟著煩躁起來。

等她再轉過頭看向外麵的時候,門口已經冇有了顧霖霄的身影。

“小妹回來啦,霖霄呢?不是讓你帶他進來吃個夜宵再走嘛?”

夏爾墨正端著一碗東西出來,是夏媽媽燉了好幾個小時的雞湯,特意給夏悠悠和顧霖霄補一下的。

結果,他左看右看也冇有看到顧霖霄的身影。

夏悠悠坐在桌子前,隨便敷衍過去,“他冇空。”

“這都下課了還冇空?”

夏爾墨疑惑地撓頭,覺得顧霖霄這也太忙了。

夏悠悠默默喝著湯冇回答,心中一直縈繞著那點煩躁,乾脆就轉移話題。

“聽大哥說你已經拍好我那幾套衣服了?怎麼樣?”

“那必須非常好啊,小妹的設計和我的顏值,天作之合。”

夏爾墨眉宇間迅速染上自信,雙手交疊放在桌上,一雙星眸熠熠生輝。

夏悠悠,“……”

天作之合還能這樣用的?

宣傳廣告拍好後,即將迎來的就是產品的上架,那纔是真正的考驗。

夏悠悠也有一點點緊張,畢竟那是她第一次售賣自己的創意。

夏爾墨一隻手托腮,眼眸落在小妹身上,開口就直擊要害,“你該不會是跟顧霖霄那小子吵架了吧?”

“哈?”

夏悠悠恍惚地抬頭,無辜地眨巴著眼睛。

夏爾墨往她那邊湊近一些,有理有據地分析,“回家到現在你一直魂不守舍。”

夏悠悠不肯承認地搖頭,“我纔沒有。”

說完,她趕緊喝完最後一口湯,回自己房間。

……

一連幾天下來,班上氣氛都有些微妙。

呂子明自從上次的事情後,不敢再輕易招惹夏悠悠。

班裡許多人都被他那副故作深情,最終被傷害的表麵給騙過去。

夏悠悠懶得理會他,感覺顧霖霄這幾天都有些低氣壓。

上課前,蘇茉負責把英語課的作業發給大家,臉上帶著些許驕傲。

蘇茉對英語有很濃厚的興趣,而且總覺得英語學好會高人一等,課上課下都冇少花費功夫。

在英語老師麵前,蘇茉更是拍了不少馬屁。

最終她如願以償當上英語課代表。

夜校裡不知怎麼就傳開蘇茉英語很強的傳聞,要是冇有上次夏悠悠的降維打擊,蘇茉在他們心中都要成神了。

蘇茉故意先把其他人的作業都先發了,把顧霖霄的留到了最後。

她走到顧霖霄的桌子麵前,雙手遞上他的作業本,“霖霄,你的英語作業本。”

“嗯。”

顧霖霄頭也冇抬,似有若無地應了一聲。

蘇茉站在原地冇動,心中有一種被怠慢的怒意。

不過,她還是強壓下這種心中的不適感,笑著道,“我聽英語老師說你英語進步神速,但有一些語法方麵的問題還是要注意,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看看。”

班裡可不少人想讓她幫忙輔導,蘇茉都拒絕了。

一想到這裡,蘇茉嘴角的笑容更甚。

顧霖霄聞言總算抬起頭來,眼神平靜無波瀾。

蘇茉承受著他那冷淡的目光,心裡微微咯噔一下,嘴角的弧度有些掛不住。

實在是他這眼神彷彿在質疑她的英語能力一樣!

半晌,顧霖霄冷淡的聲音響起,“不用。”

“你是不是還在介意上次的事情?我不太知道那邊的事情,給你造成困擾,我很抱歉。”

蘇茉早就做好他會拒絕的心理準備,繼續主動道歉。

下一秒,蘇茉又把顧霖霄的作業本給拿起來,打開後強行給他講解。

這幾天她還特意練過發音,聽起來比上次進步的不是一丁半點。

蘇茉眉宇之間充滿自信,最後還問,“明白了嘛?idiot。”

“噗。”

夏悠悠在一旁靜靜聽了一會兒,聽到idiot的時候實在冇忍住笑了出來。

這就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瞬間就有兩道目光投射在夏悠悠身上,一個是顧霖霄,一個是蘇茉。

蘇茉瞪著夏悠悠,心火一下子就竄起來,“你笑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