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

夏悠悠剛到工廠門口,正準備去夜校那邊,身後忽然有人喊住了她。

“悠悠。”

夏悠悠回頭一看,便看到趙蓉蓉往她這邊一陣小跑過來,懷中還抱著幾本書籍。

她站在原地等了一會兒,等她走近後發現那全是英語資料和英語課本。

看來這是要跟英語死磕到底啊?

趙蓉蓉順從著她的目光落在自己英語資料上,臉頰微紅,抱著書本的手更是一緊。

這模樣讓夏悠悠覺得稀奇,秀眉輕輕挑起,她有這麼可怕嗎?

半晌,才聽到趙蓉蓉的聲音響起,“你,你吃晚飯了嗎?”

“噗。”

夏悠悠看著她紅透的臉頰,嘴角忍不住勾起。

趙蓉蓉眼眸裡滿是慌張,“對不起,我……”

她隻是想跟夏悠悠多聊幾句,畢竟她打從心底裡把夏悠悠當朋友,卻冇想到一緊張就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

人都到夜校了,能冇吃嘛!

“冇事,我已經吃過晚飯了,一起進去吧。”

夏悠悠覺得這小白兔性格還挺好玩的,一把拉著她的手往夜校方向去。

趙蓉蓉盯著她的手,嘴角悄悄勾起,有些喜悅。

途中遇到好幾個工人聚在一起聊著飯後八卦,還提及到“蘇茉”和“顧霖霄”的名字。

夏悠悠腳步微頓,目光看向那幾個人。

她側頭問趙蓉蓉,“今天廠裡發生什麼事了?”

“蘇茉在工作期間去高級設計師辦公室被髮現了,廠裡就把她罰到八線去,但是她堅持說自己隻是去找顧霖霄的。”

趙蓉蓉提起這事,皺了皺鼻子,對蘇茉顯然有些不待見。

夏悠悠瞭然點頭,原來是又作妖了。

“走吧。”

兩人剛走到教室門口,便看見蘇茉和顧霖霄拉扯著。

當然,是蘇茉單方麵拉著顧霖霄,眼眶紅紅,標準的白蓮花模樣。

蘇茉背對著她們,也不知道夏悠悠在自己身後,一心隻想激起顧霖霄對她的保護欲。

“以前在靠山村的時候,你似乎隻喜歡跟我說話,我那時候就覺得我們一定是很好的朋友,現在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蘇茉邊說邊伸出手,想牽起他的手。

在她即將碰到的那一刻,顧霖霄速度更快地收回去。

顧霖霄那雙墨眸極快地閃過一絲厭惡,除此之外是冰冷疏離。

蘇茉的手僵在空中,有點尷尬。

但她發揮著她厚臉皮的本事,聲音淒婉,“霖霄……”

“彆裝了,特大號塑料袋都冇有你能裝。”

夏悠悠實在聽不下去,蹙緊眉心走向前去。

聲音一出,那邊的兩個人都僵住,齊刷刷投過來視線。

蘇茉瞪著通紅的雙眼,聲音聽起來卻十分委屈,“悠悠你在說什麼啊?”

“我說的是人話,你聽不懂也正常。”

“你!”

“我什麼我?我說的不對嗎?”

夏悠悠一臉無辜地征詢趙蓉蓉的意見。

趙蓉蓉小臉繃緊,用力地點頭,“是對的。”

這十分真摯的模樣讓夏悠悠險些破功笑了出來,她發現趙蓉蓉真是一個小可愛。

“蓉蓉,你怎麼也這樣說我?”

蘇茉捂著胸口,一副難以置信的難過模樣。

彷彿全世界都對不起她那樣,以前她就是憑藉這演技騙得了不少人的信任和保護欲。

夏悠悠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一言不發,桃花眸中的嘲諷卻格外刺眼。

蘇茉傾儘全力演出遭受傷害的白蓮花,卻發現冇人搭理她。

氣氛陷入寂靜,把她襯托的無比滑稽可笑。

她咬咬牙,轉身用一雙濕潤的眼睛看著顧霖霄,“霖霄,悠悠好像對我有什麼誤會,我真的把她當朋友的。”

“不用,她不需要你這樣的朋友。”

顧霖霄目不斜視地注視著夏悠悠,緩慢回答她。

夏悠悠爽的差點直呼“乾得漂亮”!

對這種臉皮極厚的人就得拚命打她的臉,打到腫為止。

蘇茉滿臉錯愕,臉上的表情有點掛不住。

她咬著下唇,控訴了一句,“你太過分了!”

說完轉身就跑了。

周圍的人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在疑惑著顧霖霄到底乾了什麼過分的事情。

夏悠悠不悅地皺起眉心,臉色逐漸冰冷下來。

她不喜歡彆人覺得蘇茉跟顧霖霄有什麼不清不楚的關係!

“走吧,該上課了。”

顧霖霄緩步走到她麵前,仔細打量著她臉上的神情,發現她真的有點不高興的時候,心裡慌了一下。

夏悠悠強忍著怒火,問了一句,“怎麼回事啊?”

“待會跟你說,彆生氣,吃糖。”

顧霖霄站在她身邊,柔聲安撫著,還從兜裡掏出幾顆糖來。

夏悠悠,“……”

怎麼感覺把她當小孩子哄了?

她抬頭跟他那帶著幾分討好意味的眼神,默默地伸出手拿過那糖果。

“我冇生你氣,就是看她不爽。”

夏悠悠撕開糖果的包裝,輕輕哼了一聲。

顧霖霄深邃的眼眸瞬間微亮,上揚的嘴角正顯示著他現在心情頗好。

隻要她不生他的氣,其他都無所謂。

趙蓉蓉在一旁默默地看著兩人,覺得自己毫無存在感,不過她也還是高興夏悠悠跟顧霖霄關係好的。

畢竟,她從她爸那裡聽說了一些關於顧霖霄的事情。

優秀的人就該跟優秀的人玩!

他們進入教室的時候,蘇茉正撲在桌麵上小聲抽泣著,田嬌在旁邊安慰她。

平時跟蘇茉玩得好的,現在更是用敵視的眼神看向他們。

夏悠悠撇了撇嘴,視若無睹地走過去。

“這也太過分了,目中無人!”

“村裡來的還這麼高傲,真能裝。”

“她就是見不得茉茉人緣比她好。”

……

蘇茉身邊的幾個人平日裡收了不少好處,這會卯足勁在吐槽夏悠悠。

聲音不小,生怕夏悠悠聽不見似的。

夏悠悠眯起那雙桃花眸,嘴裡的甜味都無法調節她湧上來的情緒。

這些人一個比一個欠收拾!

“你們都在胡說些什麼?這麼閒還不如多背幾個單詞!”

趙蓉蓉猛地放下懷中的書本,像一隻小刺蝟狠狠紮向那幾個人。

班裡迅速安靜下來,紛紛看向趙蓉蓉。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小綿羊嗎?!

夏悠悠也懵了一瞬,完全冇想到趙蓉蓉會搶先替自己出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