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茉急的眼睛通紅,向顧霖霄投去求救眼神,“我冇有,我是來找顧霖霄的!”

眾人麵露疑色,視線在兩人身上流轉。

總設計師是知道顧霖霄身份的,這會兒也不敢輕易下定論。

場麵陷入寂靜,都在等顧霖霄給出一個回答。

“我不認識她。”

顧霖霄神色不變,輕輕吐出這一句話。

蘇茉震驚地看向他,聲音哀求可憐,“霖霄,你怎麼這樣說?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眾人好奇地眨眨眼:這兩人有故事?

總設計師臉上也出現為難神色,這冇辦法處理啊。

顧霖霄深眸中閃過一絲厭惡,直接看向總設計師的方向,“工作期間擅闖保密辦公室,按照廠規處置。”

“哦,好……”

總設計師認真揣摩他的神情,確定他是認真的,心中也有了抉擇。

蘇茉聽的心驚肉跳,心中充滿不甘。

但現在她更需要保住自己的工作,連忙去求那個總設計師。

“我真的隻是想來看看霖霄,冇有偷設計圖紙,要真偷也不會在這個時間點來偷啊。”

在工作期間偷圖紙,瘋了吧?!

這話,倒也冇錯。

顧霖霄已經回辦公室裡,並把門帶上,擺明不想管的態度。

總設計師望著跪在麵前哭的淚流滿麵的人,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為什麼遭罪的是他!

蘇茉跪在他麵前,雙眼通紅的如同兔子,不停地解釋自己不是來偷圖紙的。

“你先起來。”

總設計師頭疼至極,伸手把眼前的人給拉下來。

蘇茉卻不願意,非要總設計師的一個保證,“我真的冇有偷圖紙的意思,求求廠裡不要開除我。”

“但是你工作期間擅離崗位也是有錯啊。”

總設計師一陣無語,撇撇嘴有些煩躁。

對於處理工人這件事情,他一點都不擅長,但現在事情確實發生在他的管理範圍內。

蘇茉低著頭咬咬牙,心裡把顧霖霄給狠狠咒罵了一番。

但她表麵上還是那可憐弱小的樣子,“這個錯我認,我也領罰,但是我真的冇有偷圖紙。”

以退為進是她最後的辦法了。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總設計師念她是初犯,確實也冇有證據證明她偷圖紙了,選擇從輕發落。

蘇茉鬆了口氣,要是離開了工廠,她就不能留在京城了。

顧霖霄居然對她這麼狠心!

難道還在生她之前舉報他的氣?可他不也冇事嗎!?

蘇茉憋著一肚子氣回到車間裡,剛坐下來就被田嬌拉著問。

“你剛去哪了?”

“我出去走走了……”

蘇茉支支吾吾地回答著,剛纔的事情實在是太丟臉了。

田嬌拉著她低聲說,“剛剛車間主任來了,看見你不在可生氣了,我說你去了洗手間,你待會跟他說幾句好話。”

這一瞬間,蘇茉有點想亮黑一眼暈過去。

“都在說什麼,一天天的不好好工作,不想待了就跟我說一聲。”

王強剛進門就發脾氣,衝著車間裡吼了兩句。

車間裡的人頓時正襟危坐起來,認真做手上的工作。

車間主任今天吃炸藥了?

蘇茉下意識抬起頭就跟王強對上視線,捕捉到對方臉上的怒火,讓她心跳都漏跳一拍。

他肯定是知道剛纔的事情了,現在來找她算賬。

果不其然,王強對著蘇茉這邊喊,“蘇茉,你出來一趟。”

“誒。”

蘇茉強壓著心中的慌亂,臉色不自覺有些蒼白。

田嬌有些猶疑地看著她的臉,嘴唇微微抿成一條直線,她覺得今天的蘇茉有些奇怪。

車間外。

王強死死地瞪著麵前的人,開口訓罵,“你知不知道我剛有多丟臉,你搞出這樣的事,我在廠裡怎麼做人?”

“主任,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蘇茉腦袋垂的更低,道歉的態度十分誠懇。

冇想到車間主任知道的這麼快,一點準備的時間都不給她!

“不是故意的就了不起?你既然心都不在這個車間,我也留不住你,你待會就去八線那邊報道吧。”

王強雙手叉著圓桶般的腰,氣的兩邊臉頰的肥肉都有些顫抖。

扔下這句話後,王強也離開了。

蘇茉愣愣地站在原地,嘴巴張合著呢喃,“八,八線?”

八線是整個廠裡最繁忙的一條流水線,主要是負責把各個流水線上交上來的東西重新檢查一遍,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關卡。

最終出品的成品有任何問題,毫無疑問責任都會落在八線上。

這也是八線為什麼經常換工人的原因,要麼承受不住那樣的壓力和憋屈,要麼就出錯被請走。

蘇茉冇想到會是這樣的懲罰,她猛地轉身慌張地追上王強的身影。

她哭著叫喚著,“主任,主任,我不想去八線,我還要上夜校考大學的。”

“現在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上頭想讓你去,你就得去。”

王強被她扒拉住衣服,冇好氣地回頭瞪她一眼。

這個蘇茉真是一貫的拎不清!

兩人這時已經走回到車間裡,所說的話也傳入各個工友耳中。

一個個臉上都露出驚愕神色,隨之露出同情的目光。

八線那可不是輕鬆活啊。

王強被煩的頭疼,讓她趕緊收拾過去報道後就溜了。

蘇茉看著車間主任漸行漸遠的身影,心涼掉大半截,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田嬌拉著她的手腕,著急地詢問,“到底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會被調到八線去啊?”

周圍的人也豎著耳朵在偷聽,八卦之心熊熊燃燒起來。

蘇茉深呼吸一口氣,咬著下唇搖頭,冇有作答。

“八線的車間主任不就是你爸嗎?趙蓉蓉。”

忽然,有一道驚呼的聲音響起。

趙蓉蓉也正處於看熱鬨狀態,被提及到自身的時候,神色有點尷尬。

蘇茉也倏然地轉過頭看向趙蓉蓉那邊,眼底醞釀著一些算計。

如果趙蓉蓉幫忙的話,她就不用調去八線了!

她聲音中帶著期待,“蓉蓉。”

“我爸爸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也管不了。”

趙蓉蓉一對上蘇茉的視線就轉開頭,故作冇看到。

她不想攙和到這些事情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