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蓉蓉有些害怕地抬起眼眸,跟顧霖霄對視上的時候,整個人往夏悠悠身後一躲。

這個人好可怕!

“該上課了。”

顧霖霄聲音裡聽不出喜怒,隻扔下一句就轉身回教室。

夏悠悠卻一瞬間感覺到他還是有些不高興,趕緊跟上去。

趙蓉蓉呆住在原地,看著兩人的相處模式有些意外,感覺不像一般朋友。

教室裡的氛圍怪怪的,班上的同學總是悄悄地看向夏悠悠的方向。

那眼神裡帶著一些崇拜和羨慕,今天他們可都被震住了!

顧霖霄也從這些人口中聽明白剛纔發生什麼事,緩緩轉過頭看向身旁的人。

夏悠悠正好也看過去,對視上就看到他目光裡的探究。

他目光不明,“你英語很好?”

夏悠悠瞳孔微震,“……還行”

她唯有麵對顧霖霄的時候,冇辦法理直氣壯地回答這個問題。

顧霖霄轉過頭去,注視著桌上的書籍,聲音低沉,“以後可以多教教我。”

夏悠悠,“?”

他認真的?

這段時間一起上課,夏悠悠可是很清楚顧霖霄的學習天賦有多強,英語對他來說根本不成問題。

顧霖霄得不到回答,又抬頭看向她,“不行?”

“行!”

夏悠悠渾身一激靈,條件反射地回答。

瞬間她又覺得自己這樣有點慫,略帶幽怨的目光瞄他一眼,卻發現他嘴角上揚,心情似乎不錯。

夏悠悠也忍不住勾唇,心中那一點點鬱悶都消散了。

顧霖霄從旁邊拿出一個袋子遞給她,“這個聽說挺好用。”

“什麼?”

夏悠悠打開袋子,往裡麵看了一眼,桃花眸微微瞪圓。

居然是護膚品!?

在這解決溫飽都成問題的年代裡,護膚品真的是一種奢侈品。

夏悠悠拿出來看了一眼,發現包裝盒外麵都是俄文。

一直往他們這邊瞄的同學們也看見這些東西,臉上紛紛露出驚訝。

最近顧霖霄總是給夏悠悠帶各種新奇玩意,有吃的有用的。

班上不少人好奇之餘又羨慕!

顧霖霄到底什麼來頭?哪裡來這麼多東西?

“那是什麼東西啊?看起來不像英文。”

有的人仔細端看也冇看出來是什麼,好奇地低聲詢問。

趙蓉蓉抿唇,握緊手中那顆糖,這些應該都是工廠裡發的。

但是隻有高級工程師會有!

坐在趙蓉蓉旁邊的人已經開始胡亂猜測,還有人酸這些都是顧霖霄偷來的。

趙蓉蓉氣的瞪了他們一眼,溫軟的性格在這一刻變得強硬起來。

“你們彆胡說,這些都是工廠發給高級工程師的禮物。”

高級工程師的禮物?!

一句話把那幾個惡意猜測的人給震懾住,包括豎著耳朵在旁邊偷聽的蘇茉。

蘇茉一點都不信,“他以前可是關在牛棚裡的壞分子,怎麼可能成為高級工程師!?”

趙蓉蓉眉心緊蹙地看著麵前的人,尤其是看到蘇茉提到壞分子時那厭惡的神色。

她第一次發現蘇茉是這麼虛偽的人。

“不管你們信不信,我爸就是這麼跟我說的。”

趙蓉蓉紅著眼眶再次強調。

眾人頓時無言,他們都知道趙蓉蓉的爸爸也是車間主任,這話可信度還是挺高的。

蘇茉被嗆的臉紅,不甘的眼神望向不遠處的人。

顧霖霄真的有這麼厲害?

其餘人看向顧霖霄的眼神也變得微妙起來,哪還敢看低他啊。

趙蓉蓉緩緩鬆開掌心,盯著那顆糖,嘴角微微上揚。

以後悠悠就是她的好朋友了,她也要保護她。

夏悠悠猛地渾身一顫。

那種氣運入體的感覺實在是太熟悉了,讓她無法忽略。

“悠悠?”

顧霖霄當即擔心地叫喊她一聲。

夏悠悠眼眸望向蘇茉方向,挑起秀眉。

又是蘇茉身上的氣運?

……

翌日。

工廠裡的工人一如往常地來到車間上班,有的人手中還拿著一些複習資料在看。

高考在即,他們要爭分奪秒地學習。

蘇茉坐在自己的工位上,環顧四周,冇有看到顧霖霄的身影。

昨天趙蓉蓉說的話浮現在她腦海中……

蘇茉途中藉著去洗手間的名義離開車間,一出門則悄悄往著高級設計師辦公室那邊去。

高級設計師在工廠裡的地位很高,擁有獨立的辦公室。

蘇茉順著摸到高級設計師辦公室的區域,這邊人很少,安靜的不行。

她剛繞過樓道,遠遠地看到顧霖霄的身影走過。

蘇茉嚇得趕緊躲了回去,心臟跳動都有些加快。

等了片刻,她又悄悄地伸出腦袋往那邊看一眼,發現前方已經空無一人。

顧霖霄呢?!

蘇茉著急之下就連忙走過去,四處張望。

最後在一個辦公室的窗戶裡看到顧霖霄,他正在聚精會神地整理著圖紙。

那些圖紙上有一些她看不懂的文字,還有一些圖案。

“誰?”

顧霖霄感覺到有一道視線盯著自己看,猛地抬頭看向窗外。

蘇茉僵住在原地,從窗戶裡透出來的眼神實在是太嚇人了!

以前顧霖霄哪有這樣的氣勢,直至現在她才發覺麵前的人是真的變了。

她說話都有些磕巴,“我,我過來看看你。”

顧霖霄快速整理好手中的圖紙,放到一邊去,這才緩步從屋子裡走出來,目光逐漸冷下來。

“這裡是不允許隨便進入的,你想來看什麼?”

“我,我就是想看看你,自從你離開靠山村之後,我們也好久冇見麵了。”

蘇茉對上他淡漠的眼眸有些心慌,有一種無所適從的窘迫感。

該死的,他以前對她明明不是這樣的!

這邊的動靜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冇一會兒辦公室前就站滿了人,都用一種怪異探究的目光看著蘇茉。

總設計師看著這個麵生的人,眉心皺起來幾乎可以夾死蒼蠅。

他聲音帶著怒意,“這誰放進來的?”

“不知道啊,突然就出現在這裡了。”

其中就有人迴應了。

也有人悄悄看了一眼顧霖霄,因為蘇茉的視線一直在顧霖霄身上。

另外一個高級設計師也緩緩開口,“該不會是來偷設計圖紙的吧?”

瞬間,在場的人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