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茉被拆台,欲要發火,想到在場那麼多人看著。

她強忍著這口氣,紅著眼眶控訴,“悠悠你彆生氣,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你。”

夏悠悠,“……”

這標準的綠茶婊發言,讓她十分嫌棄。

“茉茉,你彆理這種人,她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村姑。”

站在蘇茉身邊的一個微胖女生瞪著夏悠悠,一邊安慰蘇茉。

蘇茉這段時間不懈努力地給彆人洗腦,成功讓夜校這些人認為夏悠悠就是一個從村裡來,目不識字的野蠻村姑。

蘇茉垂著腦袋,用頭髮遮住那得意上揚的嘴角。

她拉了一下田嬌的手,假惺惺地道,“嬌嬌,你彆這樣說,夏悠悠同誌隻是不喜歡我。”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夏悠悠挑眉,不可置否地承認這個事實。

田嬌見好友被針對,猛地站在蘇茉麵前,“夏悠悠你太過分了,快給茉茉道歉!”

夏悠悠那雙桃花眸裡冷冽下來,一步一步地順著樓梯往下走。

那氣勢逼的在場的人都後退了半步,有點害怕。

夏悠悠剛走下去,下麵的人就自覺地往兩邊站,空出一條路來。

夏悠悠站在趙蓉蓉麵前,冷眼掃過麵前的人,“我有你們過分嗎?彆人怎麼學習關你們什麼事,家住海邊的啊?管那麼寬。”

趙蓉蓉抬起原本垂下的腦袋,一雙被淚水洗刷過的眼睛看著夏悠悠。

她冇想到會有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幫她!

“我們隻是想讓她學一些自己擅長的科目,這是出於好心。”

田嬌不服地反駁。

田嬌是京城人,從小家庭富裕,她的文化底子還不錯。

所以她也更欣賞蘇茉這種三好學生,跟她纔是同一類人,而夏悠悠這種目不識字的村姑就是異類。

夏悠悠語調緩慢,“你們有什麼資格教彆人學習?”

“因為我們學習比較好,所以有義務幫助學習不好的同學。”

田嬌在說這話時,那骨子裡的優越感儘顯出來。

甚至還把她自己給抬到一個很高的位置,是關愛同學的人。

而相對的,夏悠悠則是愚蠢並且對學習冇有上進心的人。

眾人臉上紛紛呈現出附和的神情,看向夏悠悠的眼神都有些難以言喻。

趙蓉蓉輕輕拉扯著夏悠悠的衣袖,低聲道,“謝謝,但是你彆管我了。”

“冇事。”

夏悠悠偏頭看向她,輕微搖頭。

下一刻,夏悠悠輕啟粉唇,張口說出一大段的英文。

正宗的英倫口音,直接把在場的人震住。

夏悠悠說完最後一個單詞,場麵陷入安靜氛圍。

他們一個字都不敢說,因為夏悠悠的語調太好聽了,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蘇茉臉色瞬間蒼白下來,嘴唇微微顫抖。

怎麼會這樣!

夏悠悠怎麼會說英文?!

“怎麼樣?我有資格說剛纔的話了吧?”

夏悠悠眼裡的傲意將她整個人自信展現的淋漓儘致,讓人忍不住慌張地嚥了一下口水。

蘇茉死死握拳,指甲幾乎都要陷入掌心的肉中。

她依舊不死心,“你怎麼知道你英文說得好?這跟英語老師說的分明不一樣!”

“噗。”

夏悠悠一個冇忍住笑了出來,那雙桃花眸彎成弦月。

這笑聲分明就是在打蘇茉的臉,**裸的嘲諷。

夏悠悠也不跟她的無知計較,目光落在她身旁的田嬌身上,“你說說,我的英文說的怎麼樣?”

唰!

一道道目光落在田嬌身上,有的人帶著好奇,有的人則替她尷尬。

在場英文學的比較好的都知道夏悠悠的口音非常正宗,這哪是什麼野蠻村姑說得出來的?

田嬌十分難堪地低著頭,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偏偏蘇茉還著急地催促著,“嬌嬌。”

“她的發音是很正宗的。”

田嬌被逼的無可奈何,冷聲扔下這句話後就上樓離開了。

再待下去得多丟臉!

蘇茉留在原地,整個人僵住。

原本站在她身邊的兩個人也不知不覺後退兩步,假裝不認識蘇茉。

蘇茉狠狠瞪了夏悠悠一眼,旋即也狼狽逃走。

其餘人小心翼翼地瞄了夏悠悠一眼,對她已經產生了畏懼心理,也趕緊離開了。

很快,樓梯間裡隻剩夏悠悠和趙蓉蓉兩人。

“剛纔謝謝你。”

趙蓉蓉用手背擦了一下淚水,露出笑容。

夏悠悠轉身跟她對視,嘴角勾起,“你還是笑起來比較好看,以後遇到這種事情不要哭,你越哭,她們就越開心。”

趙蓉蓉怔怔地看著她那雙桃花眸,心裡產生一絲羨慕。

“我知道,不過你的英語真的說得很好。”

“還行還行。”

夏悠悠謙虛地擺擺手。

以前她經常跟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出去遊玩,學了很多種語言,英文算是說的最好的了。

趙蓉蓉臉上又有些失落,她難道真的不適合學英文嗎?

忽然,一顆糖映入她的眼簾,她猛地抬頭對上夏悠悠那雙含笑的眼眸。

夏悠悠抬起下巴示意她拿走,“先吃顆糖,學習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們剛纔說的話都是忽悠你的,英文不難的。”

顧霖霄幾乎每天都給她帶糖果和巧克力回來,夏悠悠都吃得有點膩了。

但對上他那張臉時,她一句拒絕的話都說不出來。

趙蓉蓉認出來那是昂貴的進口糖果,她爸爸偶爾也會帶一些回來。

她緩緩伸出手拿起那糖果,臉蛋浮起一點點的紅潤。

“謝謝。”

“不用這麼客氣。”

夏悠悠心想:吃不完還得浪費。

正在此時,樓梯間上麵出現了顧霖霄的身影。

他神色有些不悅,“悠悠。”

夏悠悠渾身一震,原本還自信張揚的人,瞬間收斂渾身氣勢。

夏悠悠一抬頭就對上顧霖霄深沉的臉色,心裡更是閃過些許慌張。

她把他送的糖果,借花獻佛送給彆人,他不會生氣吧?

“我,那個……”

“怎麼去這麼久?”

顧霖霄一直冇有等到人回來,根本放心不下。

誒?

夏悠悠本還想解釋,卻發現他跟她說的不是同一件事。

她指了指身邊的趙蓉蓉,“剛剛遇到一些事情,所以就耽誤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