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不經意地往蘇茉那邊一看,便看見那有些蒼白但又嫉妒的嘴臉。

這個人,一如既往的拎不清。

“真好吃,不過你這一整天都不見,到底忙什麼去了?”

夏悠悠左邊臉頰含著巧克力,微微鼓起,眼裡帶著幾分不高興。

自己一個人做流水線真的好無聊!

其餘人也豎著耳朵偷聽,想知道顧霖霄到底幫什麼忙可以拿到這麼貴的糖果和巧克力。

顧霖霄眼裡掠過一絲糾結,“這是廠裡的機密。”

“那不問了,我們去吃飯吧。”

夏悠悠聳肩,絲毫不失落。

車間裡那些八卦的工友們則好奇的心癢癢,一時之間又開始胡亂猜測起來。

工廠離他們家有一定距離,七點要上課,一個半小時的時間不夠來回加吃飯。

兩人就在工廠的飯堂裡吃飯。

夏悠悠盯著麵前滿滿的一盤飯,微歎一口氣,麻木地吃著飯。

顧霖霄神情頓時緊張起來,“怎麼了?不喜歡吃這些?”

“不是,你明天還要去幫忙嗎?”

夏悠悠搖了搖頭,又問出一個關鍵的點。

顧霖霄從她臉上讀出一些難以言喻的神色,緩慢地點了一下頭。

果然!

夏悠悠垮下臉,眼角和嘴角十分默契地拉聳下來。

從今天這件事中可以得知,顧霖霄的工廠生活跟她工廠生活是不一樣的!

顧霖霄似是猜出些什麼,“不喜歡在工廠上班?”

“也不是不喜歡……”

夏悠悠支支吾吾的。

重複性的流水線工作讓她覺得有點冇有挑戰性,這還不如學習快樂。

顧霖霄目光直盯著眼前的人,用眼神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夏悠悠輕咳一聲,用商量的語氣問,“我想白天在家學習,晚上再過來上夜校。”

反正顧霖霄不在車間裡,她也不用擔心。

“當然可以。”

顧霖霄心裡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她在車間裡被欺負了。

夏悠悠瞬間滿血複活,拿起筷子繼續吃飯。

顧霖霄仔細觀察著她的神色,又問一句,“他們冇有欺負你吧?”

“冇有,他們還冇這個本事。”

夏悠悠頗為自信地搖搖頭。

倒是那兩個礙眼的人,今天一直想作妖都被她給懟回去了。

……

晚上,七點。

工廠空置的廠房裡安置著一些桌椅,還有簡陋的黑板。

打算參加高考的工人們都聚集在這裡,大概有二十來個人。

上麵分配了一些老師下來,特地給上夜校的學生講課。

夏悠悠和顧霖霄抵達的時候,人已經來的七七八八,包括蘇茉和呂子明也在其中。

夏悠悠倒不意外,早上見到他們時就猜到了。

“同學們趕緊找位置坐好,接下來我給大家上課。”

一個身穿著中山裝的老爺爺站在講台上,手裡還拿著一本有些破舊的書本。

頓時,教室就安靜下來。

夏悠悠和顧霖霄依舊選擇比較後排的位置,把帶來的書本放在桌麵上。

第一節課主要還是講在夜校期間該遵守什麼規矩,學習任務和目標等等。

夜校跟普通高中有一點不同,上課進度也不一樣。

因為上課時間有限,更多的還是個人怎麼安排課外的學習時間。

夏悠悠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果,放在顧霖霄的掌心中。

顧霖霄感受到她指尖的柔軟,心頭微顫。

她壓著聲音在他耳邊說,“這個味道比較好吃。”

“那你吃。”

顧霖霄想把最好的都給她,放回到她的掌心裡。

夏悠悠乾脆把外麵那層包裝紙給撕開,把糖果遞到他的嘴邊,強行餵食。

兩人在最後排,動靜很小,附近的同學都冇有發現。

唯有蘇茉和呂子明,一直盯著他們!

尤其是蘇茉,直接舉起手叫喊,“老師。”

“這位同學有什麼事嗎?”

老師正好在黑板上寫完一首唐詩,用手背推了推滑下來的老花眼鏡。

蘇茉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投訴夏悠悠和顧霖霄,“他們兩個自己不認真學習,還打擾彆人。”

夏悠悠擰緊秀眉看向她那邊,眼神漸冷。

忽然,她感覺到有什麼柔軟的東西觸碰到她的指尖,下意識轉頭。

原本被糖果紙包裹著的糖不見蹤影,顧霖霄嘴裡似乎含著什麼東西。

一道道目光看來,她迅速收回手,一臉無辜地迴應那些視線。

“老師,我冇有,我們剛纔在很認真的學習。”

蘇茉那陰狠的眼神,彷彿要跟把她給生吞活剝一樣,“我剛纔明明看見你們兩個在吃東西。”

夏悠悠故作出一副慌張害怕的樣子,擺動雙手,“冇有,我冇有。”

那驚慌失措的樣子一下子就引起同學們的同情。

眾人的目光又聚集在蘇茉身上,神情帶著幾分憤怒。

“我剛纔分明看到了!”

蘇茉氣急,恨不得衝上去搜她身。

夏悠悠十分配合地縮了縮腦袋,被嚇得小臉都有些蒼白。

一些同學看不下去,站出來維護夏悠悠。

“我就坐在她附近也冇有看見,你離她這麼遠還能看清?”

“好好上課不行嗎?非要整出這麼多事情來。”

“今天在車間的時候,你就老找她麻煩。”

……

蘇茉成為班上公敵,她身形踉蹌了一下,死咬著下唇十分不甘心。

怎麼會這樣?明明是夏悠悠這村姑做錯了事!

呂子明坐在蘇茉的旁邊,同樣承受著那些責備的目光,讓他感覺很丟臉。

他不動聲色地用手扯了一下蘇茉的衣襬,示意讓她坐下。

“好了,安靜!”

老師用手拍了拍講台,控製場麵。

蘇茉帶著那滿腔的不甘心坐了下來,心裡還有一點點的慌張。

她在夏悠悠這裡碰了一天的硬釘子,發熱的腦袋也逐漸冷靜下來。

不過一個月不見,這村姑的手段變得更高明瞭。

老師不滿地看了蘇茉一眼,提醒兩句,“大家是來學習的,要懂得專注自身,戒驕戒躁。”

蘇茉臉色更是僵硬,低頭看書本。

這一次,她又輸了!

夏悠悠收回目光,桃花眸閃過一絲厲色,不經意地轉動把玩著手中的筆。

她在想,怎樣才能給這個聖母白蓮婊深刻的教訓呢?

“咚咚。”

忽然,教師的門被敲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