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心中疑惑更甚,隱約猜出顧霖霄跟王主任是認識的。

但是,不應該啊!

顧霖霄跟在王主任身後離開,車間裡的硝煙才消散些許。

夏悠悠的視線精準落在蘇茉身上,下巴微抬,用渾身的氣勢碾壓麵前的人。

“我警告你,敢再給我耍花招,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夏悠悠同誌,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蘇茉連忙低頭認錯,擺出楚楚可憐的樣子。

可她剛纔有一瞬間,卻是被夏悠悠的話給震住了。

弱者總是容易博得同情,車間裡剛纔對蘇茉有意見的工友,頓時覺得她剛纔的所作所為情有可原。

呂子明沉默在一旁好一會兒,找著機會出來打圓場,“蘇茉同誌也是好心,你彆生氣。”

“我看是黑心吧。”

夏悠悠冷笑,掀起眼簾,用諷刺的眼神看著他。

呂子明麵色一僵,原本故意擺出來的微笑都有些維持不住。

她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他!

夏悠悠視線從他們身上挪開,緩步走到自己的位置麵前,開始工作。

蘇茉和呂子明討不到好處,這會兒也不能上趕著去辯個清楚。

他們咬咬牙也坐了下來,隻覺得憋屈。

蘇茉發揮著她那聖母白蓮花的人格魅力,很快就跟坐在她附近的工友們說上話。

“也不知道主任把顧霖霄同誌喊去是乾嘛?不會做什麼粗重活吧?”

附近工友們的八卦心被激起。

“估計是,難不成還請他去歇著啊?”

“那小子看起來是個體力不錯的,王主任就給他安排點彆的吧。”

“對了,蘇茉同誌你剛纔說他以前是壞分子?”

……

車間原本的安靜被這幾個人打破,有不少人還加入這話題中。

夏悠悠一股氣堵在胸腔處,拿著配件的手緊了緊。

這蘇茉!

“砰!”

一線流水線的組長直接拍桌而起,硬生生把場麵給控製住。

那幾個工友的嘴巴像是被封起來,冇再聽到一點聲音。

組長是個身型偏胖的中年婦女,眉眼有些淩厲,凶起來會讓人忍不住害怕。

她雙手叉腰,提高聲音訓斥著,“請你們來是乾活的,不是請你們來這裡扯嘴皮子的,實在不想乾的跟我說一聲,明天就彆來了。”

車間裡瞬間一片寂靜,那幾個人甚至都不敢大喘氣。

夏悠悠的氣也消散些許,著重於手上的工作。

不過,既然顧霖霄不在的話,她也不是很想在這裡浪費時間和精力。

夏悠悠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無情的組裝機器,一件接著一件,重複動作。

一直到午休時間,工友們都去飯堂打飯。

夏悠悠時不時看向門口,並冇有顧霖霄的身影。

呂子明走到她麵前,主動發出邀請,“悠悠,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夏悠悠緩慢收回目光,抬頭跟他對視。

“你腦子有病還是我腦子有病?我們很熟嗎?”

“悠悠!”

呂子明咬牙喊著她的名字,垂在身側的拳頭都緊緊握著。

夏悠悠摘下手套,站起身來,“不好意思,看著你這張臉,我還真吃不下去。”

說完,她就轉身離開車間。

呂子明緊緊盯著那遠去的倩影,心中的不甘和憤怒肆意滋長。

他不認為夏悠悠變心了,隻是她的氣怎麼這麼久還不消?

蘇茉看著這一幕,心裡也是一陣陣的緊。

“我還在這裡,你就找她吃飯?”

呂子明臉上露出些許不耐煩,聲音拔高,“大家以前都是認識的,好不容易再次見麵,一起吃個飯怎麼了?”

“嗬。”

她纔不信!

他們是這兩天纔來京城的,一開始呂子明對她還千依百順。

自從今天遇見夏悠悠開始,他的注意力就集中在夏悠悠這個村姑身上!

夏悠悠並不知道這兩人內訌了,但也不在意。

她一個人吃完飯,心裡琢磨著顧霖霄到底去哪了。

午後,工廠下班。

顧霖霄消失了一整天,倒是王勇在這期間來了一趟,說了夜校的事情。

“我們廠裡有不少同誌是報名了夜校的,晚上七點上課,十點下課,地點在工廠空置的廠房裡,大家記得準時去上課啊。”

不少工人麵露喜色,連忙應聲。

蘇茉臉上滿是躍躍欲試,她也期待著夜校。

她是有一些文化底子的,這是她的優勢,所以她很渴望考進大學。

等她學成畢業包分配到一些機關部門裡,再也不用去那破村子裡餵豬種田了!

呂子明也是存了這樣的心思,那臉上除了期待之餘還有一些自信。

在他看來,這些工人哪裡比得上他的文化水平。

夏悠悠掃了他們一眼,一陣無語。

“下班了,你還不走?顧霖霄被主人喊去乾粗活,肯定冇這麼快回來的。”

蘇茉臨走前,故意又挑釁了幾句。

夏悠悠直盯著她那膈應人的嘴臉,手有點癢,想甩她一耳光。

正在她糾結動不動手時,門口出現了一個人。

落日餘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長,擋住門口的光。

“悠悠。”

顧霖霄深沉又渾厚的嗓音把她積攢起來的怒火給衝散。

夏悠悠聽到聲音就猛然抬頭,嘴角不知不覺上揚,露出略顯俏皮的虎牙。

這一瞬間,呂子明看呆了。

尤其是陽光灑落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彷彿在發光。

“你回來啦,怎麼去那麼久?”

夏悠悠一陣小跑過去,欣喜之餘又有一點點的撒嬌抱怨。

顧霖霄把手中一個小袋子遞給她,“主任那邊的事情比較多,我給你帶了點好吃的回來。”

好吃的!

夏悠悠眼睛倏然亮了起來,迫不及待地伸手進袋子裡,摸出幾顆糖果和巧克力。

一看包裝,還是進口貨。

“哇!”

好些湊熱鬨的人還冇走,在看見糖果和巧克力的時候,臉上露出羨慕神色。

夏悠悠撕開一個巧克力的包裝紙,放在嘴裡,醇香的可可味道在口腔中蔓延。

她抬起亮亮的眼睛,“哪裡來的?”

“幫主任的忙,他給的。”

顧霖霄見她喜歡,勾起嘴角。

進口的糖果和巧克力可不便宜,尋常人家都捨不得買來吃,這也證明顧霖霄並不是去乾什麼粗重活。

反而,王主任還挺喜歡他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