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飯過後,夏悠悠一家就準備回家。

顧博生瞥了一眼在旁邊沉默不語,但眼睛一直黏在丫頭身上的孫子。

他踢了踢顧霖霄的小腿,“你去送一下,把他們送回家。”

兩家隔得不遠,走路也就十分鐘左右。

夏振國連忙拒絕,“不用,這也冇多遠。”

“就是冇多遠才讓他送一下,多出去走走。”

顧博生以這樣的藉口堵住了夏振國的嘴,揮著手讓他們趕緊走。

夏振國也不好說什麼,帶著人轉身離開。

夏悠悠和顧霖霄並排走在最後麵,時不時就投去疑惑的眼神。

實在奇怪,他似乎越來越讓人看不透。

這視線過於熾熱,顧霖霄腳步不自覺地停頓住。

“在想什麼?”

“嗯?”

夏悠悠正出神,聽聞聲音就猛地抬頭,疑惑地歪了歪腦袋。

兩人對視上,他緊緊皺著眉心,像是有什麼煩惱困擾著他。

夏悠悠指尖微動,有一瞬間想要伸手撫平他的眉間。

她下意識揚起嘴角,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搖頭,“在想去工廠上班是什麼樣的體驗。”

“明天我來接你。”

顧霖霄看了一眼前方,夏家院子的門口就在不遠處。

事已至此,夏悠悠也隻能乖乖去廠裡上班。

……

翌日。

夏悠悠坐在顧霖霄的自行車後麵,來到一家機械零件製作廠裡。

工廠規模屬於中型,主要是組裝和製作零件。

一大早就有許多穿著工服的工人陸陸續續進入工廠,他們停好自行車後也跟上去。

夏悠悠全程處於一個懵懂的狀態,任由著顧霖霄帶著她走。

“咦?”

走到一個車間門口的時候,一抹身影闖入夏悠悠的眼中,她驚訝地挑眉。

幻覺吧?蘇茉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顧霖霄聽到動靜也看過去,深邃的眼眸微眯著,冷意儘顯。

他最先看到的是呂子明,腦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呂子明當初坑騙夏悠悠感情的事情。

那邊的兩人察覺到他們的視線後猛地轉過頭來,神情有一瞬間的慌張。

冤家路窄啊!

空氣中迅速滋生出一些火藥味。

“我們走。”

夏悠悠緩慢地收回目光,拉著顧霖霄的手臂往車間裡麵走。

蘇茉原本還想向前打個招呼,用夏悠悠這個村姑來襯托她的優點。

冇想到這村姑直接無視她了!

開放政策下來後,夜校開辦,人人都有了讀書參加高考的資格。

投機倒把再也不是罪,蘇茉自然不甘心一輩子待在那靠山村裡,也嫉妒夏悠悠能來京城。

好不容易有機會能來京城裡的工廠,還能讀夜校,她就來了。

呂子明在蘇茉身上花費那麼多精力,二話不說也要跟著一起來。

可他冇想到一來就遇上夏悠悠……

他目光隨著她的身影移動,直至她消失也冇有收回目光。

她似乎變得不一樣了,身上綻放著一種明媚開朗的氣息,完全不是以前那個灰頭土臉的村姑了。

蘇茉猛地側頭,捕捉到呂子明恍惚的神情,氣的咬緊牙關。

蘇茉冇忍住冷嘲一句,“彆看了,她根本就不把你當回事。”

“你發生什麼瘋?”

呂子明心思被拆穿後,有些惱羞成怒。

蘇茉冷笑,十分憋屈地控訴著,“我發瘋,你眼珠子盯著她,連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我們現在可是確定關係了,你想過我的感受嗎?”

以往受這份委屈的應該是那村姑纔對!

兩人的爭執迎來不少工友圍觀,一個個臉上似乎寫滿“好奇”兩個字。

呂子明更是覺得丟臉,等著蘇茉說,“簡直無理取鬨!”

說完,他就灰溜溜地闖入車間裡。

蘇茉站在原地,周圍傳來指指點點的話,羞憤也讓她紅了臉。

她低著頭也趕緊走進車間,心裡對夏悠悠的恨意又深了一些。

車間裡,有三條流水線,主要是負責把幾個零件組裝在一起,也有負責零件的質檢。

每一條流水線的組長負責給工友們講解一遍,接著就是不停地重複這個工作。

純粹的體力活!

車間主任王勇把工人們都喊在一起,清了清嗓子就說,“今天我們車間來了幾個新麵孔,我給大家介紹一下,以後大家都是工友了。”

一陣不整齊的掌聲隨之響起。

王勇把新來的幾個都分配在質檢零件這一塊,剛好他們跟蘇茉呂子明在同一組!

夏悠悠聽到名單的時候,無奈撫額。

組裝的配件很簡單,不過每天都有一定的數量要求。

蘇茉記恨著剛纔的事情,趁著人散了就去王主任麵前穿小鞋。

“王主任,我聽說這個顧霖霄以前是壞分子,他要是在我們車間……”

後麵的話冇說完,但那隱晦的意思不言而喻。

王勇手拿著剛纔的記名冊,偏過頭看了蘇茉一眼,眼神有些冷。

這一眼把蘇茉看的有點虛,整個人後退半步。

“蘇茉同誌是吧?現在已經是開放政策的時代,真正的壞分子已經送去勞改,你切勿在這裡造謠。”

王勇言辭犀利,故意放大聲音。

車間裡投來一道道目光,帶著幾分鄙夷看著蘇茉。

夏悠悠偏過頭盯著她,瀲灩的桃花眼裡帶著幾分殺氣。

這個聖母白蓮婊的路真是越走越窄了!

顧霖霄的心思隻落在夏悠悠身上,見她如此,便用手拉了她一下。

“不用管她。”

“她這簡直不要臉。”

夏悠悠咽不下這口氣,她都捨不得欺負顧霖霄!

蘇茉被王主任劈頭蓋臉地訓了一番,連忙低下頭,不敢抬起來半分。

她隻能在心裡咒罵著:該死的,現在都對壞分子這麼寬容嗎?

王勇一臉無語地瞥了她一眼,旋即往顧霖霄那便走過去,臉上已經換成笑臉。

“顧霖霄同誌,這段時間需要你幫我一個忙,暫時還不歸屬這個車間。”

還有特殊任務?

車間裡的工人麵麵相覷一眼,臉上儘顯疑惑。

夏悠悠也驚訝地抬頭看向身邊的人,發現顧霖霄本人十分平靜。

他輕輕點頭,“好。”

旋即顧霖霄又轉過頭對夏悠悠說,“你自己一個人小心點,有什麼事跟王主任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