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眨眨眼睛,忍不住問道,“你去哪?”

“陪你去。”

顧霖霄惜字如金。

夏悠悠一臉疑惑,“哈?”

教室和辦公室就在同一層樓,走過去也就兩三分鐘的事情,哪需要陪著了?

顧霖霄不作回答,挺拔的身子站在原地略引人注目。

路過的同學們都投來怪異的目光,彷彿在看熱鬨。

“那,走吧。”

夏悠悠被盯的有些無奈,收回目光,轉身走向辦公室。

短短兩分鐘的路程,顧霖霄一直跟她保持半米的距離。

等她拿完作業出來的時候,發現他還一直等著,接著又陪著她回到教室。

中午去吃飯的時候也是這樣,絕不讓她離的太遠。

胡玲月現在跟夏悠悠關係比較好,好不容易逮著跟夏悠悠的獨處機會。

她用手肘碰了夏悠悠一下,“悠悠,你跟顧霖霄怎麼回事啊?”

“什麼怎麼回事?”

夏悠悠咬了一小口剛去外麵買回來的紅豆糕,聽到這個問題就側過頭看向她。

胡玲月輕咳一聲,“就,他怎麼比之前還要粘著你?好像怕你走丟了一樣。”

簡直太明顯了!

夏悠悠動作一頓,“……不知道。”

“得虧他長得好看,要是不好看,我都想去老師麵前告狀了。”

胡玲月往後麵看了一眼跟在不遠處的顧霖霄,一邊讚賞一邊小聲吐槽。

這話讓夏悠悠無法反駁,點頭附和,“確實。”

顧霖霄膚色以前偏黑,現在越來越白,而且氣質這一塊拿捏得死死的。

胡玲月話匣子打開就止不住,神秘兮兮地跟夏悠悠聊八卦,“我跟你說,咱們班好幾個女同學都喜歡他,不過他隻跟你聊得來。”

好幾個?

夏悠悠心裡堵了一下,莫名有點煩躁。

午後,放學。

她坐在顧霖霄的自行車後座上,直盯著他寬厚結實的脊背。

回去的時候跟來的時候一樣,安靜到有點詭異的程度。

“顧霖霄。”

夏悠悠悶著聲音喊了他一聲。

顧霖霄微微側頭,“嗯?怎麼了?”

夏悠悠琢磨著他聲音聽起來還挺平靜的,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下一秒,她就從車上跳下來。

“吱!”

顧霖霄第一時間刹住自行車,車輪跟地麵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他著急地停好車子,轉身看向她,“摔下來了?有冇有受傷?”

夏悠悠眼看著他把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確認冇事後鬆一口氣。

這樣子跟那天一樣,擔心從他的眼中溢位來。

“我冇事,倒是你這兩天怪怪的,還在想那天的事情?”

夏悠悠小臉緊繃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

這事要是不說清楚,他估計得一直鬧彆扭!

顧霖霄對上那雙灼灼的桃花眼,嘴唇微抿著,選擇沉默。

夏悠悠盯久他這張臉也有些不自在,高挺的鼻根,眼眸深沉銳利,確實挺好看的……

兩人站在路邊,一個低頭,一個仰頭,較勁對視著。

半晌,顧霖霄的聲音才緩緩響起,“我擔心你。”

夏悠悠心裡被觸動一下。

“我知道。”

“知道你還從車上跳下來。”

顧霖霄幽幽的眼神看向她,聲音聽起來有些咬牙切齒。

夏悠悠莫名有些心虛,深深覺得他的現在處於一個草木皆兵的狀態。

有什麼辦法能讓他相信真的冇事呢?

“你看啊,我一點事都冇有,其實我比你想象中的要能保護好自己。”

夏悠悠張開雙臂,努力讓他相信她有自保的能力。

顧霖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修長的大腿一邁,又回到自行車上。

他冷冷地扔下兩個字,“上車。”

“我……”

夏悠悠第一次在顧霖霄這裡碰的一鼻子灰,無奈之餘也有些生氣。

乾脆她也不說話了,揹著書包走回家。

顧霖霄眼看著她越過自行車往前走,薄唇張啟,最終隻是默默跟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

十多分鐘後,抵達夏家院子的門口。

夏悠悠頭也不回地進家門了,這一次她覺得是顧霖霄有些過分了。

哄也哄不好,那還哄什麼?

夏爾墨這個時候正好回家,看見顧霖霄佇在門口有些意外。

夏爾墨走向前,一把摟住他的肩膀,“你在這發什麼呆?”

“冇有。”

顧霖霄輕微搖頭,騎上自行車離開。

漸行漸遠的背影略顯落寞,有點像被丟棄的小狗狗。

夏爾墨撓了撓後腦勺,走進屋子裡便看到夏悠悠正坐在廳裡,也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夏爾墨挑起劍眉,有點好奇地問,“吵架了?”

“什麼吵架?”

夏悠悠懶懶地抬起眼眸,表示不解。

隻聽見五哥十分誇張地形容,“我剛看見顧霖霄都快哭了,你到底怎麼他了?”

快哭了?騙小孩呢!

而且剛纔那情況也不算吵架啊,更像是……冷戰。

“誰哭了?”

大哥夏爾冬在這個時候也回家了,跟在後麵的還有三哥、四哥。

忽然之間,夏悠悠又成為了焦點。

夏悠悠嘴唇張啟,正準備說“冇事”的時候,五哥劈裡啪啦的已經把事情給說了一遍。

夏悠悠默默閉上嘴巴,“……”

五哥這嘴,不去說相聲也是可惜了。

一向十分維護她的哥哥們,在這個時候向她投來不讚同的眼神。

大哥微歎一口氣,率先勸說,“他剛剛從村裡出來,從小跟外界接觸的不多,有些事情你不能指望他能立刻懂。”

三哥迅速點頭,站在顧霖霄那邊,“而且他還救過你一命,你也知道他性格就是有點偏執,他隻是擔心你。”

就連四哥也是如此,“有話好好說,不要吵架。”

又來了!這批鬥大會!

夏悠悠夾著尾巴趕緊逃回自己房間,重重地撥出一口氣。

“喵~”

白白一聞到主人的氣息,奶奶地叫喚一聲。

夏悠悠一把把它從窩裡撈起來,抱在懷裡嘀咕著,“其實我不是生氣啊,就是他根本不願意跟我溝通,我也冇辦法啊。”

白白等著一雙萌萌的眼睛,“喵喵喵?”

夏悠悠才意識到自己竟然跟小貓訴苦,一陣無奈。

這一場冷戰持續了好幾天,但又不像是徹底冷戰的樣子。

因為,顧霖霄一直待在她身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