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娟兒雙手叉腰,瞪圓雙眼,“什麼叫搞事?你不借我書就算了,同學一場,我也不跟你計較。”

啥?

夏悠悠眨動著無辜的桃花眼,一臉茫然,“所以你到底找我乾嘛?”

“你週末有冇有空?我請你和你五哥去看電影。”

夏悠悠正準備下樓梯,聽到這話時被嚇得險些踩空。

關鍵時刻一隻白皙修長的手穩穩地……拎住她的帽子!

夏悠悠轉頭就看見顧霖霄眸中寒意儘顯,用力一拉就把她拉了回去。

呼。

果然她運氣還是很好的。

許娟兒看見出現在這裡的顧霖霄,先是一愣,埋葬在內心深處的嫉妒更甚。

憑什麼這些人都圍著夏悠悠轉!

許娟兒握緊拳頭,要不是看在她五哥的麵子上……

顧霖霄捕捉到她眼中的陰狠毒辣,眉心緊皺,一陣殺氣漸漸湧現。

許娟兒像是被定住一樣,慌張席捲她所有理智。

“週末記得來。”

許娟兒扔下一句話就落荒而逃,那速度彷彿身後有猛獸在追她一樣。

夏悠悠一陣無語。

顧霖霄轉頭看向她,眸中寒意退散,取而代之的是擔憂。

“有冇有受傷?”

“冇有,不過她最近神經兮兮的,不知道在搞什麼。”

剛纔還提到她五哥,那樣子……該不會!?

夏悠悠陷入自己的猜測中,一下子驚恐,一下子錯愕的。

天啊,她五哥還冇出道就有粉絲了!

而且還是有發展成私生粉潛質的許娟兒,夏悠悠眼眸瞪圓。

“走,我們趕緊回家。”

夏悠悠急著回去告訴五哥這件事,讓他提防一點。顧霖霄任由她拉著走,目光落在兩人握緊的手上,嘴角微勾。

“嗯,回家。”

另一邊,許娟兒坐上一輛黑色小汽車,臉上的嫉恨神色還冇散去。

夏悠悠這賤人!等她成為她嫂子,看她還敢不敢這樣對他。

坐在她旁邊的是負責港口運輸的稽覈人,許國峰。

“怎麼了?學校有人欺負你?”

許國峰最近工作上也碰到硬釘子,最近海外貿易變多,港口運輸工作量也多。

他從中獲得的利益也隨之增多,但就是有那種不識好歹的人!不僅不私下跟他走關係,還搶走他一大批貨。

許國峰動用關係查了很久也冇有查出來是誰,這纔是最氣人的。

許娟兒咬緊牙關,“是有那麼一個不識相的人,不過沒關係,她很快就得跟我認錯道歉了。”

“最近風聲比較嚴,不要搞出太大動靜來。”

許國峰知道這個女兒一向囂張跋扈,提前警告兩句。許娟兒卻冇放在心上,她要的就絕對要得到!

她嘴上敷衍著,“知道了,爸爸。”

夏家。

夏悠悠一回到家就想找五哥說這件事,冇想到五哥今天去拍衣服模特了,還冇回來。家裡隻有大哥和爸爸在,三哥四哥也在忙。

“你五哥一向粉絲多,不用擔心。”夏爾冬絲毫不擔心夏爾墨會出什麼事。

夏振國附和地點頭,“你自己小心注意點就好。”

夏悠悠迷茫地眨動那雙桃花眸,這可是私生粉啊!

大概是被大哥和爸爸的淡定所感染,很快她就壓下心中煩躁的情緒。

“港口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

夏振國近幾日一直奔波海外貿易這一塊的事情,眉宇之間儘是疲倦。

夏爾冬喝茶的動作一頓,眼中閃過厲色,“許國峰一直拖著我們,想讓我們私下給他塞錢。”

他們一家來到這裡快半年了,從靠山村到京城。

這段時間夏爾冬依靠著賣雞蛋糕起家,看準時機乘上開放政策的東風,賺到第一桶金。

除了投資c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