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走了一段路後,總算髮現顧霖霄心情不佳。

她用手肘碰了一下他,“你怎麼了?”

“冇事。”

顧霖霄薄唇抿成一條線,頭偏向另一邊。

下次他一定要搶先把她保護好。

夏悠悠疑惑地眨眨眼睛,這分明是有事嘛。

不過她又看了一眼五哥,說不定是五哥在這,他纔不好意思說。

夏悠悠腳步一頓,“五哥,你先回去吧。”

夏爾墨,“……?”

他們不是纔出來冇多久嗎?

“我們去秦爺爺家補習,你要一起去嗎?”

夏悠悠乖巧地眨眨眼睛,編造了一個理由擊中五哥的軟肋。

果不其然,夏爾墨臉色突變。

他擺擺手道,“那你們去學習吧,我正好約了一個試鏡,過去看看。”

說完,夏爾墨轉身就往街道的另一邊走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巷口。

顧霖霄不動聲色地鬆開眉心,心道:兄妹倆的撒謊技術都一樣差。

夏悠悠湊近顧霖霄,小聲吐槽,“我五哥可是最不喜歡學習的。”

“看出來了。”

顧霖霄注視著她那張臉蛋。

她似乎也不太愛學習。

夏悠悠一把拉著顧霖霄的手臂往前走,卻不是回家的方向。

顧霖霄敏銳感知不對,便問,“去哪?”

“你上次不是說想要去看戲劇嗎?我陪你去啊。”

夏悠悠轉頭,笑容漸深。

戲劇?

顧霖霄想起放學時候,夏悠悠一個勁的問他喜歡什麼。

他把自己心思埋葬在心底,隨口說了戲劇。

冇想到她一直記得這件事。

顧霖霄輕微點頭,至少現在是兩個人,看戲劇也不錯。

夕陽西下。

兩人從劇場離開,一路回到夏家院子。

夏悠悠側頭打量著顧霖霄的臉色,俏皮地眨眨眼睛,“怎麼樣?開心了嗎?”

“嗯?”

顧霖霄被問的有些措手不及。

夏悠悠站定在他麵前,用一種知心好友的語氣勸說,“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不開心,但是做人嘛,還是得看開點,你說是不是?”

唉,一定是顧家少爺的身份給他太大的壓力了。

顧霖霄,“……”

他凝視著麵前張合的朱唇,眼神微微暗下來,內心是隱約有一種衝動。

很想擁抱她,壓住她的粉唇,一定很甜。

夏悠悠半晌冇得到迴應,疑惑地抬眸。

她一眼衝撞進他複雜深邃的眼眸深處,有些不安,“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冇有。”

顧霖霄深呼吸一口氣,搖頭否認。

夏悠悠冇什麼安慰人的經驗,讓她懟人倒是扛把子。

她伸出手拉著顧霖霄的手晃了晃,一臉真摯,“我希望你開心。”

顧霖霄心跳漏跳一拍,“嗯,我也是。”

“我先回家了,你也回去吧。”

夏悠悠看著天都要黑下來了,讓他也趕緊回家。

顧霖霄點頭,目送她進屋後也冇有離開。

在黑暗中,他的眼眸一點一點冷卻下來,瞳孔深處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他已經不想再等下去了。

……

此時,屋裡。

夏悠悠一進門就看見爸爸媽媽還有幾個哥哥都在,連忙一陣小跑進去。

“慢點走,小心摔著。”

夏振國最近都在籌備公司的事情,一天好幾天都早出晚歸,跟閨女相處時間都少了。

今天他難得早點回來,還特地給夏悠悠買了好吃的糕點。

夏悠悠像隻花蝴蝶那樣跑到夏振國身邊,“爸爸,你今天這麼早回來啦?”

“想爸爸了嗎?”

夏振國非常享受貼心小棉襖的關注。

夏悠悠二話不說點頭,“當然想啊。”

大哥夏爾冬瞥了老爸一眼,故意說道,“聽小五說,你今天特地在家裡等大哥回來?”

誒?

她有說嗎?

夏悠悠對上大哥那雙濯濯生輝的眼睛,非常給麵子地點頭,“對呀。”

“秦老師說你有題不會想讓三哥教你?”

夏爾文不甘示弱,加入這一場戰鬥。

夏悠悠,“……”

空氣中瀰漫著一絲火藥味,這熟悉的配方讓她想溜!

偏偏四哥夏爾喬也要插一隻腳進來,“小妹明明更想我。”

“哈哈哈你們格局小了吧,我今天可是陪小妹出去逛街了。”

夏爾墨得瑟的眉眼飛揚,翹著二郎腿的模樣有些過於欠揍。

瞬間,一道道冷眼向他飛去。

夏媽媽不屑地冷哼一聲,“幼稚。”

夏悠悠不能再認同了,趕緊點頭附和,“就是!”

“來,媽媽今天給你買了一些衣服,去試試。”

說完,夏媽媽就拉著夏悠悠回房。

幼稚的人們,“……”

臥槽?不講武德啊!

夏悠悠的房間裡。

夏媽媽把買回來的衣服都掛在衣架上,一件件呈現在夏悠悠麵前。

這些衣服都是當下最流行的款式,有偏複古風的,也有摩登風的……

“哇,媽媽你怎麼買了這麼多?”

夏悠悠抱著媽媽的手臂,語氣不知不覺有些撒嬌。

夏媽媽寵溺地摸摸她的腦袋,“不多,還冇你以前的百分之一呢。”

夏悠悠倏然一笑,“那也是。”

不過現在哪能跟以前比啊。

夏悠悠興致沖沖地開始試衣服,先選了一件帶著一些旗袍風格的衣裙。

等她穿好走出來,夏媽媽眼睛亮了一下,旋即眼裡又帶著一些可惜。

“怎麼了?不好看?”

“不是。”

夏媽媽神色有些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這把夏悠悠的好奇心都給激起來了,“那到底是什麼啊?”

“聽媽媽的,以後多吃點飯,你現在正在發育期懂不懂?”

夏悠悠,“……?”

這回她總算聽明白媽媽的弦外之音了。

夏悠悠心裡一陣苦澀無奈,以前她發育得可好了!

現在這身體從小就冇吃過什麼有營養的東西,跟不上也正常。

夏媽媽以為她傷到自尊心了,連忙安慰,“年紀還小,不礙事。”

“媽媽,你彆說了。”

夏悠悠倒也冇有真的很在意,但被媽媽這麼說,心裡總覺得怪怪的!

旗袍確實更適合一些成熟有韻味的女人去穿,不然很難穿出那種旗袍的精髓。

夏悠悠又去換了幾套,其他的明顯更適合她。

夏悠悠試完一排衣服後,有些累了,坐下來喝了口水。

“今天和顧霖霄出去玩了?”

夏媽媽等她緩過來,纔開口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