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那三人走進第一百貨後,她們纔回神。

許娟兒滿腦子都是夏爾墨的身影,目光緊盯著第一百貨的門口。

“走吧,我們不是也要進去買書嗎?”

三人也進入百貨公司裡。

夏悠悠帶著五哥和顧霖霄在商場裡轉悠著,最終來到一家書店門口。

這家書店京城最有名的,連鎖店開了不少。

心愈書店。

店鋪麵積還挺大,各個書架上擺放著琳琅滿目的書籍。

顧霖霄頗有興致地挑了幾本科普類的書籍。

夏悠悠在旁邊看了一眼,自覺地挪開視線,這種書更適合三哥看。

她環顧一圈,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宣傳招貼:《時之物語》今日到貨,貨量有限。

時之物語?

夏悠悠抬腳走過去,發現貨架上隻剩下一本,看來銷量不錯。

書本的封麵上有簡單的介紹,這是一本插畫書籍,裡麵有不少的精美插畫,配合著每個時代的經典物語。

為什麼賣這麼好?因為插畫好看!

“娟兒,書又冇了!”

王樂樂趕到這邊,看見空蕩蕩的貨架,失望又生氣。

時之物語在學生群體中最火,除了精緻的插畫還有一些心靈雞湯,每次書店一到貨,那叫一個搶手。

王樂樂、趙豔還有許娟兒都蹲著幾本書幾次了,每次都買不到!

夏悠悠對裡麵的心靈雞湯不感興趣,但這插畫卻讓她眼前一亮。

忽然,她知道自己的設計缺的是什麼了。

“等等,你手裡為什麼會有《時之物語》?”

王樂樂眼睛一轉,落在夏悠悠手上的書上,頓時驚呼起來。

趙豔和許娟兒也看過來,三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夏悠悠手上的書。

夏悠悠聞聲轉身,秀眉緊擰在一起。

京城也不小啊,怎麼哪哪都碰見這個煩人精?

夏悠悠懶得搭理他們,打算去找五哥和顧霖霄。

她身體剛動,一隻手就攔在她麵前。

趙豔抬起下巴,散發著一身的劫匪氣息,“把你這本書讓給我們。”

這下命令般的語氣。

“憑什麼?”

夏悠悠氣笑了,眼角向上一挑,露出不屑神情。

王樂樂想到她老霸占著顧霖霄,嫉妒的火焰就在她心裡熊熊燃燒。

“這本書你又冇有付錢,讓給我們怎麼了?”

簡直就是強盜言論啊?

夏悠悠揚了揚手中的書,故意挑釁,“我偏不讓。”

“你!”

趙豔氣急,直接上手搶。

夏悠悠敏捷地往旁邊躲了一下,趙豔撲空險些摔倒。

這回輪到夏悠悠無語了,“你們三個在公眾場合搶東西,要不要臉啊?”

“你還冇付錢,算什麼搶!”

“趕緊把這本書給我們!”

趙豔和王樂樂鐵了心要讓夏悠悠出醜,反倒是許娟兒站在後麵一言不發,眼神四處亂瞄。

這倒是稀奇了?平時她不是都搶著要當大姐頭的嗎?

許娟兒已經徹底被夏爾墨給迷住了,暫時冇心思找夏悠悠麻煩。

夏悠悠眼神倏然冰冷下來,一步一步走近他們,強大的氣勢壓製著麵前狐假虎威的兩人。

她冇走近一步,她們就後退一步。

夏悠悠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就這點膽子還敢來跟我搶東西?”

“你這賤人!”

王樂樂又羞又惱,再也不忍了,動手想扯夏悠悠頭髮。

趙豔也打算動手,二打一還是有勝算的。

夏悠悠正想反擊的時候,麵前忽然出現了兩堵牆,穩穩地擋在她麵前。

顧霖霄還有夏爾墨!

王樂樂和趙豔僵住在原地,神情錯愕地看著麵前兩個男人,臉頰悄悄變熱。

一個是冰冷俊毅,一個陽光清秀,這也太帥了吧!

許娟兒看見夏爾墨時,眼裡燃起熾熱的火,按耐不住瘋狂亂跳的心。

夏爾墨嘴角依舊上揚,笑意卻不達眼底,“賤人罵誰?”

“罵,罵她,她搶我們的書。”

趙豔瞬間委屈起來,向夏爾墨控訴夏悠悠。

一旁的王樂樂也神情認真地點頭,“明明是我們先看上這本書的,她非要搶。”

“我家小妹用得著搶你們東西?”

夏爾墨一臉無語,堅決不信。

小妹?!

許娟兒耳尖聽到這稱呼,心裡一顫抖。

下一秒,她就向前裝出衣服很大度的樣子,“既然悠悠這麼喜歡這本書,那就讓給悠悠吧,我們等下次書店再進貨的時候再買。”

“哈?”

夏悠悠懷疑自己幻聽了,滿臉錯愕。

這本書本來就是她先拿的啊,怎麼變成她們讓給她了?

王樂樂和趙豔也是一臉懵逼,十分不樂意。

“可是……”

“樂樂,大家都是同學,不要這麼計較。”

許娟兒瞪了她一眼,打斷她的話。

王樂樂本就怕她,撇了撇嘴,不甘心地扭過頭。

這一出自導自演的戲讓夏悠悠看的歎爲觀止,這就把她坑了?

夏悠悠從來不是吃悶虧的人,伸出手把麵前兩個男人給隔開。

“本來就是我先拿到這本書的,你們上來就想搶,現在還想跟我玩白蓮花那一套?”

對麵三人臉色一僵,眸底都閃過嫉恨神色。

這賤人非要跟她們做對嗎?

許娟兒不理她,眼神落在夏爾墨身上,“我們隻是想借悠悠的書看一下,冇有要搶的意思,她誤會了。”

夏悠悠,“……”

她人在這呢!為什麼跟她五哥解釋?

“借還需要動手?不借就是賤人?”

夏爾墨眸子冷冽地注視眼前的人,發出質問。

小妹是夏家捧在手心裡的寶貝,他們平時重話都捨不得說一句。

這些人居然敢罵她!

許娟兒被懟得啞口無言,“不是……”

“算了五哥,彆浪費時間了,我們還得去彆的地方逛。”

夏悠悠一看就知道這幾人冇安好心,果斷拉著顧霖霄和夏爾墨離開。

顧霖霄神情一直緊繃著,剛纔他每次想說話都被夏爾墨給搶先了。

他都冇來得及幫她找回場子!

許娟兒愣愣地望著夏爾墨的背影,他正低著頭對夏悠悠說話,神情格外溫柔寵溺。

憑什麼夏悠悠那個賤人能得到這樣的寵愛!

“娟兒,你剛纔為什麼要那樣說?”

“閉嘴!”

許娟兒瞪了王樂樂一眼,要不是這兩個蠢貨,她早就跟夏爾墨交上朋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