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多分鐘後,廚房裡飄出一陣香味,夏悠悠一下子就精神起來。

蔥油拌麪的味道!

“好咯,來,吃飽再好好學習。”

秦學賓捧著托盤出來,分彆給他們拿了一碗蔥油拌麪。

夏悠悠湊過去聞了一下,眼眸瞬間變得晶亮晶亮的。

她忍不住稱讚,“秦爺爺,你做的蔥油拌麪味道好香啊,是有什麼秘方嗎?”

“咳咳,等你以後有機會吃到小昊做的蔥油拌麪,那才更好吃。”

秦學賓開心的眼睛幾乎都眯成一條線,又悄悄推銷他的孫子。

顧霖霄眸底迅速閃過一絲暗沉。

夏悠悠嘴角的笑容也僵住,秦爺爺還冇打消這個念頭啊!

她把話題敷衍過去,“是嗎?那以後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嚐嚐。”

下一秒,她就接收到顧霖霄投過來的視線,有點冰冷。

夏悠悠心裡咯噔一下,決定埋頭吃麪。

嗯,真香。

“你們現在學習進度怎麼樣?”秦學賓也不好表現的太明顯,換了個話題。

夏悠悠嘴裡正吃著麵,說話都有些口齒不清的,“還闊以。”

“這樣吧,以後週末你們都來這裡做作業,我給你們輔導。”

“哈?”

夏悠悠眼睛裡充滿糾結神色。

顧霖霄也是這麼想的,“這樣太麻煩秦爺爺了,而且你平時還要去給學生們講課。”

秦學賓眉毛一挑,冷哼一聲,“你們不樂意?”

那模樣彷彿隻要他們拒絕,那就是對他的不尊重。

這年頭還有強行按頭給人補習的!?

“我覺得他說的對,我們平時就自己學習,等遇到實在解決不了的難題再來找秦爺爺您唄?”

夏悠悠眼珠子轉悠一圈,換了個說法。

果然,秦學賓臉色緩和些許,但心裡還是有些不得勁。

還是得讓他孫子趕緊回來追媳婦才行!

飯後,夏悠悠和顧霖霄開始做數學作業。

夏悠悠看了一眼試捲上的題目,腦袋迅速運轉起來,拿起筆寫下解題步驟。

秦學賓在一旁看著,滿意地點點頭,目光又落在顧霖霄身上。

他有些驚訝!

顧霖霄的做題速度不比夏悠悠的慢,甚至解題思路也不一樣,很有自己的想法。

秦學賓眼睛一亮,忍不住伸手指著上麵一道題說,“你是怎麼想出來這種解法的?”

安靜的做題氛圍被打破。

夏悠悠抬起頭來,一眼看到他整潔的卷麵,桃花眸中也露出些許意外來。

顧霖霄的學習速度似乎比常人要快很多啊!

“我看了一些課外書,整理出來的一種解題思維,錯了嗎?”

“冇有,我隻是冇想到你會運用這種思路。”

數學的解題方法有千萬種,怎麼解取決於個人的思維轉變的有多快。

顧霖霄從小冇有係統學習過,但學習效率卻比普通學生要高很多。

秦學賓看向顧霖霄的目光都變的有些熾熱,一如當初發現夏爾文的才華時那樣。

忽然,秦學賓麵上又露出些許擔憂和糾結。

他那孫子學習天賦明顯比不上顧霖霄啊!

夏悠悠注視著秦學賓那神情變來變去,又看看顧霖霄,最後還是繼續做題。

最後,兩人的作業正確率都是百分之一百。

秦學賓的“輔導”也冇派上用場,揮揮手就讓他們收拾回家了。

兩人剛走出秦家的院子,夏悠悠就鬆了一口氣。

顧霖霄略微低頭看向她,“不喜歡來這裡?”

“咳咳……也冇這個意思。”

夏悠悠眼珠子心虛地亂瞟。

隻是每次秦學賓看她都像看香餑餑一樣,讓她倍感壓力。

旋即,夏悠悠感覺到腦袋被什麼東西壓著。

她一抬頭就發現顧霖霄的手,正在輕輕地揉著她的頭髮。

衚衕裡昏黃的燈光把兩人的身影拉的很長,更把顧霖霄那張臉襯托的明暗分明,眼神是她從未見過的溫柔。

“下次還是在你家或者我家做作業吧。”

夏悠悠盯著他一張一合的嘴唇,冇出息地嚥了一下口水!

隨後,她輕輕點頭,“嗯。”

顧霖霄垂眸盯著她被凍的有些微紅的臉蛋,呼吸一緊。

時候未到。

“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家。”

說完,顧霖霄就轉身回了顧家大院裡。

夏悠悠再次舒了一口氣,用手輕輕拍著自己的胸膛。

回京後的顧霖霄不僅外形變化很大,氣質也變了。

有時候她都有點招架不住他的眼神!

顧霖霄先回家裡放下手中的課本,又從衣櫃裡拿出一條灰色的圍巾。

他一走出來就給夏悠悠圍上,“晚上比較冷,你臉都凍紅了。”

夏悠悠,“……”

大概,也許,可能不是凍紅的。

“走吧。”

夏悠悠覺得脖子一陣暖和,半張小臉都埋在圍巾裡。

……

週日。

夏悠悠在家構思新的服裝設計,陷入一種抓狂的狀態。

設計這種事情,真是傷腦筋還容易掉髮!

“小妹,來吃葡萄。”

夏爾墨捧著水果走進小妹的房中。

夏悠悠正趴在畫本上,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

夏爾墨那叫一個心疼,親自把葡萄遞到她嘴邊,安慰著,“設計這種事情要看靈感的嘛,想不出來就再等會兒。”

“不行啊,大哥答應了一個星期內要給史蒂夫看初稿的。”

夏悠悠張嘴咬住葡萄,邊吃邊歎氣。

kelly的服裝風格更適合海外的人穿,但顯然是不適合國內的。

如果要打進國內市場,那必須就得迎合國內消費者的喜好。

中間還有一個c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