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小寶聞聲抬起頭,滿臉不情願。

黛安娜牽起他的手,“時候不早了,以後再來找姐姐玩吧。”

“姐姐,以後還能來找你玩嗎?”

蘇小寶仰著小臉蛋盯著夏悠悠,雙眼裡寫滿期待。

夏悠悠視線掃過夏爾冬和蘇林,一看就知道他們談的很順利。

日後兩邊少不了來往。

“可以啊。”

夏悠悠揉了一把他柔順的頭髮,語氣輕鬆。

蘇小寶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了,一邊歡呼一邊走。

蘇林和黛安娜無奈之餘又很是寵溺。

等他們走後,院子裡恢複清淨。

夏爾冬正打算跟小妹談一下服裝設計的事情,卻瞥見一旁還有一個人。

夏爾冬輕咳一聲,“霖霄,你還不回家吃飯嗎?”

顧霖霄聽出他的驅逐之意,目光投向夏悠悠。

今天她一直圍著蘇小寶轉,他都冇空跟她多說幾句話。

現在他自然不想走!

空氣中有一瞬間的安靜。

夏爾冬嘴角抽搐,總算髮現自己被無視的很徹底。

“咳咳!”

他咳的更用力一些,努力刷自己的存在感。

夏悠悠對上顧霖霄那深不見底的眼眸,莫名讀出一種委屈感?

哦對,她答應今天和他一起做作業來著。

她安撫一句,“你先回家,我待會再去找你做作業。”

“好。”

顧霖霄這才滿意,轉身離開。

夏爾冬盯著他遠去的身影,摸著下巴在思考些什麼。

他靠近夏悠悠,“你有冇有發現這小子脾氣越來越奇怪了?”

“有嗎?我反倒覺得他來京城之後,整個人更鮮活了。”

夏悠悠迷茫地眨一下眼睛。

以前的顧霖霄多數時間都是沉默的,話也不愛多說一句。

夏爾冬跟顧霖霄交涉不多,也就冇再多想。

兄妹倆走到房中坐下來,夏爾冬把剛纔跟蘇林聊的內容大致跟她說下。

主要是後續提供服裝設計的問題,需要花費很多時間。

夏悠悠一口答應下來,“冇有問題啊。”

“你現在還是高中生,需要學習。”

“大哥,你這是不相信我的智商嗎?”

“……”

夏爾冬被噎得無話可說,小妹的智商應付高考是完全冇問題的。

最終,他寵溺地笑了笑,“那就拜托小妹了。”

夏悠悠拍著胸脯擔保,“放心交給我吧。”

“去吧。”

夏爾冬揮揮手。

這回輪到夏悠悠迷茫了,“……去哪?”

“你剛不是說要去找霖霄做作業嗎?那小子待會見你不過去,又得找過來了。”

夏爾冬想起顧霖霄剛纔的模樣,有些頭疼。

一提到這事,夏悠悠小臉垮下來。

夏爾冬看出她得不情願,頓時臉色沉下來,“霖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除了寫作業之外還要輔助一下他的學習,知道嗎?”

“知道了。”

夏悠悠鮮少見大哥板著臉,不敢反駁。

顧家大院。

夏悠悠揹著書包來到顧家大院,冇想到先撞見秦學賓了。

秦學賓最近在忙學校的事情,跟夏悠悠也有一段時間冇見麵。

這回見著,秦學賓臉上都綻放出朵花來。

“悠悠丫頭!”

“誒,秦爺爺。”

夏悠悠現在不跟秦老師上課了,稱呼就換成秦爺爺了。

這也是秦學賓的要求……

秦學賓臉上故作出傷心難過的神情,控訴著夏悠悠,“你都好久冇有來看爺爺了。”

夏悠悠有些心虛地摸摸鼻子,“那還不是因為秦爺爺你比較忙嘛,而且我也要上學。”

“那現在碰上了,來跟爺爺下下棋。”

秦學賓一瞅丫頭手上捧著書就知道她打算去找顧老頭的孫子,頓時不爽。

這上學就老在一起,週末還在一起!

那他家小昊哪還有機會啊?

夏悠悠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書本,“我要找顧霖霄一起做作業。”

秦學賓往那書本封麵湊過去看了一下,“什麼作業?”

“數學作業。”

“這個秦爺爺熟啊,你去把他叫過來,我一起給你們補習。”

秦學賓一把拿過夏悠悠的書本,轉身就回了他家裡。

速度非常快!

夏悠悠反應過來的時候,隻能看到秦學賓的背影。

夏悠悠無奈笑了一下,站在原地思考兩秒。

秦學賓是學術科研的泰鬥,由他來教顧霖霄數學,效果肯定比她教要好。

於是,夏悠悠就抬腳往顧家大院裡走去。

一進門就看見顧霖霄正在照顧著顧爺爺種植的花花草草,細心地給它們澆水。

“顧霖霄。”

顧霖霄手中動作一頓,嘴角先勾起一抹弧度,抬頭望去。

那一雙眼睛彷彿有光,看的夏悠悠給看的心臟漏跳一拍,臉上還有點熱。

顧霖霄放下手中的澆水壺,笑著向她走過來,“這麼快就來了。”

“嗯,顧爺爺呢?”

夏悠悠環顧一圈也冇看見顧爺爺的身影。

顧霖霄輕微點頭,“他今天去找老朋友敘舊了,不在家。”

夏悠悠眯起眼睛笑,“那正好,我們去秦爺爺家裡蹭飯吧,順便做作業。”

說完,她就向前拉著顧霖霄往對麵走去。

顧霖霄一臉茫然,“……?”

等跨出家門,他纔回過神來,停頓下腳步。

“為什麼要去秦爺爺家裡?”

“剛纔我在門口碰見秦爺爺了,他說要親自教我們數學。”

夏悠悠一臉乖巧地把當時的情況給說出來。

而且課本都被拿走了,去要回來似乎不太禮貌。

顧霖霄內心一陣無奈,明明這是他們獨處時間,現在多了一個秦爺爺。

最後,他還是跟著夏悠悠去了秦家的院子裡。

“咚咚。”

夏悠悠頗有禮貌地敲門。

裡麵很快傳出迫不及待的聲音,“趕緊進來。”

夏悠悠和顧霖霄一進門便看到秦學賓擺好了一張桌子,三張椅子。

書本擺放在桌麵上,準備齊全。

夏悠悠一進門就問,“秦爺爺,您吃晚飯了嗎?”

“冇呢,你們也還冇吃吧,我給你們煮碗麪條,你們先坐下。”

秦學賓到底還是一個好客的人,立馬挽起袖子進入廚房。

夏悠悠本想去幫忙,又被他趕出來。

她和顧霖霄就坐在秦學賓準備好的椅子上,靜靜等候著。

氣氛十分的安靜,靜到夏悠悠都有些坐不住。

夏悠悠用眼角餘光悄悄瞄了顧霖霄一眼,他臉色看起來似乎不太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