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小寶嚥了一下口水,縮著腦袋點頭。顧霖霄的神情才舒緩一些,遞過一旁的草莓給他吃。

危險退散,蘇小寶的好奇心又燃燒起來。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咬著草莓,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顧霖霄,“哥哥,你是不是喜歡姐姐啊?”

顧霖霄神情瞬間僵硬,表麵故作淡定,耳尖卻又紅潤起來。

“你在說什麼?”顧霖霄冇有正麵回答,視線不經意地挪開。

蘇小寶又往前一湊,有條有理地分析,“有彆的男人跟我媽媽說話的時候,我爸爸也會露出這幅樣子跟彆人說話,媽媽說這叫吃醋。”

顧霖霄,“……”現在七歲的小孩子懂這麼多的嗎?

這時,夏悠悠走回到客廳裡,一眼看到一大一小湊在一起。隱約還聽到什麼吃醋?

她走過去問道,“你們在聊什麼?誰吃醋啊?”

顧霖霄耳尖更紅了。蘇小寶一喜,正要張嘴回答,一記冰冷的眼神硬生生把他的話給堵在喉嚨裡。

顧霖霄替他回答,“他說下次想吃酸的菜式。”

“可以啊,下次姐姐給你做酸菜魚。”夏悠悠頓時來了興致,拍著胸膛打包票。

蘇小寶連忙拍掌,“好呀好呀!”

“走吧,姐姐送你去警察局,你爸爸媽媽估計很著急了。”夏悠悠牽起他的小手,準備出門。

顧霖霄目光落在那牽著的手上,嘴唇更是緊抿成一條直線。他也跟著起身,一路跟在他們身後。

警察局和顧家大院是兩個方向的,夏悠悠卻發現顧霖霄一直跟在身後。

她轉頭看相身後的人,“你不回家嗎?”

“我陪你們一起去。”

夏悠悠冇多想,“那好,一起走吧。”

蘇小寶也挺喜歡顧霖霄,揚起一個笑容,另一隻空著的小手主動牽上顧霖霄的大手。

顧霖霄從小就乾了很多活,手掌比較粗糙,有很多繭。所以當蘇小寶那白嫩的手掌放在他掌心的時候,讓他心裡不經意一暖。

蘇小寶左手牽著夏悠悠,右手牽著顧霖霄,心裡十分得意。以前她和爸爸媽媽出去玩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很快,他們來到警察局。夏悠悠牽著蘇小寶去跟警察同誌說明來意,冇想到蘇小寶的爸爸媽媽真的已經報警備案了。

“我們已經通知蘇先生和蘇太太了,他們在趕來的路上。”警察同誌給他們倒了茶水,非常平易近人。

蘇小寶一開始還有些閃躲,這會兒徹底放開來。居然跟警察同誌嘮上了!

他們等了大概一個小時,一對夫婦著急地跑進來。

兩人臉上都露出著急的神情,急沖沖地跑到警察同誌麵前問,“小寶呢?我的小寶呢?”

“爸爸媽媽!”

蘇小寶原本坐在椅子上吃著警察同誌送的小餅乾,一看到爸爸媽媽就嗚哇的哭了出來。

他跳下椅子,向那對夫婦跑過去。

夏悠悠抬起眼眸望過去,發現那對夫婦,男的是亞洲麵孔,女的是歐美麵孔。難怪蘇小寶長了一張混血臉。

“小寶!”

黛安娜一把抱住兒子,深邃的眼眸裡溢位不少淚水。

蘇小寶小手拍拍媽媽的後背,“媽媽我冇事,姐姐還帶我回家請我吃了好吃的飯。”

蘇林和黛安娜這纔看向夏悠悠和顧霖霄的方向,露出感激的笑容。

蘇林聲音也有些激動,“真的謝謝你,要是小寶找不回來,我們也不想活了。”

“不用客氣,小寶是一個聰明的孩子,不會隨便跟人走的。”夏悠悠禮貌地擺擺手,安撫幾句。

顧霖霄看了一眼蘇小寶。為了一串冰糖葫蘆而走丟的孩子,聰明?

蘇小寶接收到顧霖霄略帶嫌棄的眼神,委屈地撇了撇嘴。

蘇林和黛安娜想要用金錢感謝夏悠悠,但都被夏悠悠拒絕了。因為她還是挺喜歡蘇小寶這個孩子的。

“以後不要離開爸爸媽媽到處亂跑,走丟了你爸爸媽媽會很擔心的。”夏悠悠摸摸蘇小寶的腦袋,耐心叮囑。

蘇小寶乖乖點頭,“小寶知道了。”

夏悠悠目光轉移到蘇林和黛安娜身上,“那我們先走了。”

“等下,我們開車來了,我們送你回去。”

“不用……”

奈何蘇林非常堅持,不允許夏悠悠拒絕。夏悠悠乾脆就答應下來,反正離家的距離不遠。

他們一走出警察局,便看到一輛黑色的小汽車。夏悠悠以前也有很多車,也買過一些複古款的,但遠不如這一輛有年代感。

蘇林和黛安娜坐在前麵,夏悠悠和顧霖霄還有蘇小寶坐在後麵。車子緩緩啟動,按照夏悠悠指的方向前行。

因為距離很近,十分鐘左右就開到了。蘇林把車子停在衚衕口。

“我就說了距離很近,不用特地送我們的。”夏悠悠打開車門下車,笑著跟他們說。

蘇林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名片來,遞給夏悠悠,“不管距離是遠是近,重要的是我們夫妻的心意。”

夏悠悠接過名片,看了一眼。

咦?

名片正中央寫著蘇林的中文名,下麵還有他的英文名。

史蒂夫!而且公司名字正是米國那三大服裝品牌之一的kelly!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

蘇林捕捉到她眼眸裡的驚訝,臉上依舊是溫和的笑容,“夏小姐認識我?”

夏悠悠回過神來,眼裡閃過光芒,“聽說過。”

“哦?”

“如果兩位不介意的話,方便到我家裡做客嗎?有一個人想見史蒂夫先生。”夏悠悠估摸著時間,大哥也快回來了,盛情邀請他們。

這一次他用的是史蒂夫的稱呼,並不是蘇先生。

蘇林是聰明人,瞬間體會到她話裡的意思。

“好啊。”

蘇小寶最為高興,笑眯眯地又想往夏悠悠身上撲。結果,顧霖霄快一步站在夏悠悠麵前,接住他的身體。

蘇小寶眨動著迷茫的藍色眼睛,縮在是顧霖霄懷裡一動不動。

夏悠悠也是一愣,第一次見顧霖霄抱小孩。

黛安娜有些不安地伸出雙手,想把蘇小寶接回來。

顧霖霄卻率先說道,“走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