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放心地走進廚房裡,料理手中的食材,完全不知道客廳裡微妙的情況。

蘇小寶用眼角餘光瞄著坐在離他兩米遠的哥哥,小心翼翼地打量著。

顧霖霄正在看書,察覺到他的視線就抬起頭。

咻!蘇小寶迅速收回目光。

呼,這個哥哥有點可怕。

蘇小寶從小就被家人寵著長大,家庭教育也是非常樂觀開朗那一種,自然也養成他很活潑的性格。這樣靜靜坐著不說話對他來說就是一種折磨。

他悄咪咪地挪動屁股,從椅子上下來。

顧霖霄低沉的聲音迅速響起,“去哪?”

蘇小寶身體僵住,在顧霖霄眼神的逼迫下弱弱說道,“我想去幫姐姐。”

“你去幫?”

顧霖霄發出質問。

蘇小寶抿緊嘴唇,重重點頭,“姐姐自己一個人做午飯一定很累,我去幫他。”

顧霖霄合起手中的書本,沉吟半晌,“你乖乖坐在這裡就是幫她的忙。”

“嗯?”

對於這種有內涵的話,蘇小寶理解的有點慢。等他理解這意思時,圓溜溜的眼眸開始蓄淚,湛藍色的眼眸蒙上一層霧。

蘇小寶咬著粉嫩的下唇,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樣子。極其委屈可憐!

夏悠悠從廚房出來,來客廳拿東西時就看見這一幕,頓時用錯愕的眼神看著顧霖霄。

顧霖霄看懂她臉上的意思,臉色一下子就沉下來,“不關我事。”

“那……”

“他說要進廚房幫你,我說不用。”顧霖霄絕不背鍋。

夏悠悠又在看向那張可憐巴巴的小臉蛋。

蘇小寶小嘴撅起來,低聲反駁,“我就是想幫姐姐。”

這哪還捨得生他氣啊!

夏悠悠在桌子上拿起顧霖霄送來的香蕉,剝開後遞給他。“姐姐不用你幫忙,你乖乖在這裡等著就行。”

“那,好吧。”蘇小寶還是有些悶悶不樂。

夏悠悠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轉過頭對顧霖霄說,“小孩子都愛玩,你陪他玩會兒。”

顧霖霄,“……”

他不想玩。

不過顧霖霄在她的注視下,還是乖乖點頭。夏悠悠這才放心轉身回廚房。

蘇小寶小口小口啃著香蕉,想起悠悠姐姐的囑咐,下定決心主動跟這哥哥交朋友。他邁著小短腿走到顧霖霄麵前,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眨動著,兩排長長的睫毛如同兩把扇子。

蘇小寶試探性喊了一聲,“大哥哥?”

“嗯。”

蘇小寶倏地展露笑容,一排牙齒中掉了兩顆,顯得格外的憨。

顧霖霄繃緊的嘴角也放鬆下來,反省自己不應該跟一個小孩子較勁。即使他很不喜歡悠悠的注意力分給彆人,但他也要忍著。

蘇小寶把吃到一半的香蕉放到一邊,又把自己的椅子給搬到顧霖霄身邊。

兩人並排坐著。

蘇小寶開啟話嘮模式,不停地問顧霖霄問題,問完又說自己的事。

簡直就像是一個小喇叭!

顧霖霄深呼吸一口氣,把書本合上,配合他聊天。一直到夏悠悠把午飯做好,蘇小寶才停下話嘮。

夏悠悠捧著新鮮出爐的水煮魚來到客廳,“你們去洗手,準備吃飯了。”

“好!”

蘇小寶興奮地跑去廚房洗手,又快速地來到餐桌前坐好。顧霖霄幫忙拿出碗筷,三人坐下來。

因為蘇小寶年紀還小,夏悠悠在做的時候特意控製了味道,還另外炒了兩個清淡的菜。

“哇,姐姐好棒哦!”

蘇小寶眼睛放光地看著麵前的菜式,拍著一雙小手。

夏悠悠得意地挑眉,“那當然,我會做很多好吃的。”

以前她就很喜歡研究美食,可惜靠山村條件不允許,現在來城裡了,她纔有機會大展身手。

蘇小寶高興的眼睛眯成彎彎的月亮,“姐姐太厲害了,等我長大了就娶姐姐回家!”

“哈?”

夏悠悠滿臉錯愕。

蘇小寶咧嘴一笑,一排乳齒看起來格外的天真爛漫。

顧霖霄的眼眸一下子就暗沉下來,轉過去看向蘇小寶。果然該計較的時候還是要計較的。

夏悠悠冇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往他碗裡夾了一塊魚片。“好好吃飯,姐姐可不是你想娶就能娶的人。”

偏偏蘇小寶仰著那張無辜的臉蛋,非要追問,“那要怎樣才能娶到姐姐?”

忽然,顧霖霄的視線也轉移回到夏悠悠身上,似是在等待答案。

夏悠悠被噎住。

她臨時編造了一下,“那得比我聰明,懂得照顧人,而且還長得好看。”

“那不是很容易嗎?”蘇小寶一邊吃著一邊回答。

夏悠悠筷子一頓,桃花眸中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盯著蘇小寶。

她懷疑自己被一個七歲的小孩子內涵了!比她聰明很容易?

顧霖霄暗暗把她這些要求記下來,決定吃完飯回去是繼續努力學習。

一頓午飯下來,蘇小寶對夏悠悠產生了更大的依賴。蘇小寶覺得姐姐是除了爸爸媽媽之外對他最好的人,堅決不肯走。

“我不去,我就跟姐姐在一起。”

“那你爸爸媽媽怎麼辦?找不到你,他們會著急的。”

夏悠悠眉毛上挑,發出靈魂拷問。

蘇小寶的臉蛋瞬間皺起來,隻差把“糾結”兩個字刻在上麵。

他垂下腦袋,白嫩嫩的手指在糾纏著,“可是,可是我捨不得姐姐……”

“那等你回到爸爸媽媽身邊之後再來跟姐姐玩嘛。”

“好吧。”

蘇小寶妥協了,停頓幾秒後又再道,“我一定會來娶姐姐的!”

夏悠悠,“……”

這孩子到底為什麼執著這個話題?

夏悠悠冇再搭理他這話,而是看向顧霖霄,“我先回房間換件衣服,你看著他。”

“好。”

顧霖霄聲音平靜。等她轉身回房後,顧霖霄幽深的目光就落在蘇小寶身上。

蘇小寶小身軀顫抖一下,膽怯地跟他對視。

顧霖霄嘴唇輕啟,“你剛纔說,你長大之後要娶她?”

危險的氣息讓蘇小寶小臉繃緊,欲要點頭,卻又不敢點下來。嗚嗚嗚這哥哥太可怕了!

“小小年紀應該好好讀書,知道嗎?”

顧霖霄伸出手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最後三個字特地加重了語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