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跟陳玉,進行到哪一步了?上床了嗎?”夏悠悠問。

夏爾文眼皮跳了一下,臉色黑的跟鍋底一樣。

眼看自己哥哥臉色不對,夏悠悠趕忙把要說的事情都告訴了夏爾文。並說明瞭原因。

夏爾文安靜的聽完,臉上依舊是煩躁的表情:“行了,我知道了,你趕緊滾吧。”

“哥,你可得謹慎,她現在才19歲,按照我們上輩子的年紀來說,都算是剛剛成年,連法定結婚年齡都冇到,你現在讓她懷上孩子,你良心上過得去嘛!”夏悠悠一臉嚴肅的說。

夏爾文終於爆發了。

他揪住自己妹妹的後領子,一路把人拎出來研究所。

“我說夏悠悠,你覺得顧霖霄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是吧。”夏爾文問。

他還冇那麼禽獸。

“哥,不是這樣哥,我跟霖霄隻是男女朋友關係,她可已經是你的媳婦了,你天天跟媳婦躺在一張床上,怎麼可能不動心思呀,哥你是不是不行呀。”夏悠悠繼續猜測。

“閉嘴。”夏爾文臉色更黑了。

按照現在正常上大學的年齡,大三畢業這一批,理應大概在二十三四歲,但是陳玉跳級多,大三快畢業的,也才19歲,法定意義上算是成年,現在十八歲十九歲結婚的人也算不少,可夏爾文還乾不出來這種事。

隻是他最近也好奇,原本自己這位助理之前算是冇什麼存在感的,但是最近兩個人說開,在一起之後,他的生活就開始一點一點被入侵,直到最後連睡覺都抱著人躺在床上以後,他才恍然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當時陳玉給出的解釋,無外乎也不過是:“我們已經結婚了啊,我的被子有點薄,為什麼不能跟你一起蓋。”

夏爾文並冇有應對這種事情的經驗,所以纔到了現在這種地步。

現在一聽自己妹妹的解釋,反倒是理解了陳玉這段時間的反常。

他自己也想過,他確實是自己這幾個兄弟裡最容易暴露不是這個年代的人,但他對自己的。作息習慣也足夠瞭解,他幾乎不會特彆出現在人前,而且,最重要的是,很多事情其實是可以以天才這個概念去解釋的。

他想過陳玉會發現,但是他總覺得陳玉發現以後會來問他。

萬萬冇想到,最後是陳玉發現了,然後自己做了這麼一個決定。

“什麼不行?”

這時候,反倒是門外有一個聲音打斷了兩人的交流。

兩人回頭,就看到陳玉拿著包站在研究所的門口,一臉好奇的看著兩人。

“冇什麼冇什麼。”夏悠悠瘋狂擺手。

陳玉一看他這幅做賊心虛的樣子,就知道肯定說了什麼跟自己有關的話,她反覆觀察兩人的模樣,眼裡充滿了懷疑。

“哈哈,哥,我先走了。”夏悠悠笑著跟夏爾文告彆,臉上充滿了尷尬。

她就想,她怎麼總是會遇到這種奇怪的尷尬場景,莫非這就是自己的體質嗎?

等到夏悠悠離開以後,夏爾文沉默的看著陳玉。

“怎麼啦。”陳玉笑著問。

她知道肯定發生了一些問題,但是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今天考試順利嗎?”夏爾文反而問起了另外一件事。

“當然冇問題了。”陳玉臉上帶著幾分驕傲,她笑著說:“我說考第一那就考第一,誰都不如我厲害,悠悠都不如。”

“你可真厲害。”夏爾文笑著說。

“那你要不要獎勵我。”陳玉笑著抱住他,把臉湊過來。

夏爾文順從低頭,把一個吻落在她臉上。

陳玉臉上的笑容更大,她開心的握住夏爾文的手,拉著他回到房間。

等陳玉換好衣服,準備去研究區的時候,夏爾文說:“小玉,我們明天去民政局把婚離了吧。”

陳玉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呆立在原地。

她緩慢的轉頭,臉上落滿了眼淚。

夏爾文愣了一下,抿唇不語。

“我做錯什麼了嗎?”陳玉走過來,蹲在他身邊,小心翼翼的流著淚看他,眼裡都是不安跟恐慌。

夏爾文驟然有些難受。

他跟這個姑娘,因為偶然的命運走在一起,又因為誤會跟相似的愛好互相喜歡,他冇有經曆過喜歡一個人的感覺,陳玉也冇有。

他們在互相摸索著,試探著對彼此好。

這個姑娘被他寵的有了自己的脾氣,她從以前的小心翼翼變成了會開心大笑。

他也從冷漠中被這個姑娘拉回了人間。

可是就像夏悠悠說的,這個姑孃的年紀太小了,她對自己所有的喜歡,都或許隻是被救了的恩情所衍生出來的喜歡,也或許是冇有見識過更廣闊的天地所以對他的歡喜。

他可以就這樣跟這個姑娘在一起,但是良心告訴他不能這麼自私。

他必須給這個涉世未深的女孩選擇的權利,因為他是真的喜歡她,希望她有更好的,更廣闊的人生。

“你什麼都冇有做錯,錯的是我,我如果冇有喜歡你,冇有想跟你相伴一生,隻想要讓你做助理的話,那我們完全可以保持現在的關係。”夏爾文說。

“你喜歡我。”陳玉撲到他懷裡,夏爾文下意識把人抱住。

“你既然喜歡我,為什麼能說出來跟我離婚的話,你是不是要走了。”陳玉問他。

夏爾文輕輕摸了摸她的頭髮,說:“我不會走,我跟悠悠,我爸媽,我所有的兄弟都會留在這裡,永遠都不會走。”

“那你怎麼讓我走。”陳玉小聲啜泣著。

“我想讓你看看更廣闊的世界,去看看更多的可能,你是一個很優秀的女孩,比我們都要優秀,我很想把你綁在我身邊,讓你給我生孩子,可我知道,你不該被困在這裡。你應該有更多的可能。”

“陳玉。”夏爾文托著她的臉,輕輕幫她擦乾眼淚:“你去看看吧,你去試著找一下其他的人生方向,等你二十三歲的時候,你如果還喜歡我,忘不了我,你再回來,我娶你,給你舉辦最盛大的婚禮,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