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你們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顧霖霄在說起這件事的時候,遠比她更緊張。

夏悠悠更是像傻了一樣站在原地。

顧霖霄看著她的表情,臉上帶著更加僵硬的笑容,襯著那張俊美的臉都特彆可憐。

“我今天之所以參加麵試,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麼看我們這樣原本生活在這裡的人的,也不知道你們來這裡的計劃是什麼樣的,未來會不會離開,畢竟如果能選擇更加先進的社會,有更好的生活,誰也不願意保持現狀。”

“所以我也想讓你知道,也想提醒一下你,即便我跟你在一起,我還是這個世界的人,我還是這個時代的人,我未來必然是會留在這個時代的。你明白嗎?”

而他去參加企業麵試所證明的另一件事情,也不過是:他即便再努力,也不過是在這個時代選擇一家最好的企業去上班,認識這個時代最優秀的一批人罷了。

而對於夏悠悠他們的認知,是完全空白的,即便他再厲害,他人生的所有可能性就放在了這裡。

他說到最後的時候,甚至有些可憐。

因為他現在最恐慌的,也不過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會被莫名其妙的拋棄,就像夏悠悠他們莫名其妙的到來一樣。

外麵的天氣是很冷的,冷到顧霖霄整個人都開始發抖。

夏悠悠看著他的樣子,驟然心疼到無以複加。

她一直以為,自己家裡人穿越這件事是一件隱藏很深的秘密,甚至這個秘密會伴隨著她自己的死亡永遠不被人知道。

但是萬萬冇有想到,在他們剛剛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人發現了。

那麼這段時間顧霖霄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所經曆的忐忑跟不安究竟該有多少呢?

想到這裡,夏悠悠伸手抱住顧霖霄,認真的說:“霖霄,不會的,我不會突然離開你,我的所有家人都在這裡。另一個世界我們早就已經什麼冇有了,這裡就是我們的家,有你的地方纔是我的家。”

顧霖霄伸手把人反抱住:“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究竟來自哪裡?”

夏悠悠想了一下,誠實的說:“來自21世紀,2021年.”

顧霖霄仔細回想了一下:”大概也不過40年的時間。好像並不算太遠.”他還以為差距要在百年以後。

夏悠悠點頭:“冇錯,不過還有一件事,你猜的冇錯。“

她也陷入過糾結,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顧霖霄,可顧霖霄太聰明瞭,即便現在不說,難免不會在未來某一刻,像是現在一樣,這件事成為了橫亙在彼此心頭的刺,所以夏悠悠選擇了坦誠。

“其實這個世界,是一本書籍。“

“書的主角是蘇茉跟呂子明,這本書講述的就是他們的故事。“

夏悠悠把書籍的大概內容告訴了他,而他們就是所謂的書中的男配跟女配,最後的結局都不儘如人意。

“蘇茉啊。“顧霖霄悵然。

他已經有好久冇有聽過這個名字。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我最後的結局是什麼?”顧霖霄問。

既然是一個故事,總歸是有自己的結局吧。

夏悠悠想了想,糾結了一瞬,還是說:“最後的結局是,蘇茉跟呂子明生了兩個孩子,我嫉妒蘇茉,去找她算賬,被呂子明揍了一頓,最後回鄉的路上失足落到了水裡,然後淹死了。”

“你一開始是壞分子,後來平反了以後回到了京裡,各方麵的發展都很好,但是後來你發現蘇茉隻是把你當成備胎,你很生氣就去找人找呂子明的麻煩,然後被人陷害,打斷了一條腿,然後自覺配不上蘇茉,最後孤苦一生。”

這就是原著中的結局,最後得到幸福的,隻有蘇茉跟呂子明這對原書中的男女主。

他仔細想了想夏悠悠給他描述的結局,忍不住又把人抱緊了一些:“悠悠。我是說,如果最後留給我的結局是你從此消失,我擁有更好的生活,我寧願不要這樣的結局,我寧願像故事裡的那個顧霖霄一樣,從一開始就孤獨的死去。”

“不會的,既然我都好好的在這裡,你必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夏悠悠說。

她最近一次見到蘇茉,是蘇茉挺著一個大肚子,在學校門口找呂子明的樣子。

她像極了那種高中輟學在家嫁人,從此以後隻能圍著丈夫轉的模樣,就連呂子明也好像失去了所有光彩,而他們兩個對這一對情侶更是毫無感情,必然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那40年以後,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顧霖霄好奇的問。

“是一個比現在發展的快,迅速的多的世界。”一想到未來的模樣,夏悠悠忍不住笑著回憶之前的場景。她指著學校外麵的路說:“你看,像這種馬路都會變成柏油路,路麵特彆寬闊,上麵還有環路,人人都會有汽車,車來人往。這裡會變成最繁華的地界。”

“而清大依舊是最頂尖的學府。像咱們現在看到的,萬可地產,格裡空調這些企業,那時候也都是最出名的企業,品質的象征,那個時候還會有飛機。比如今天我還在首都,明天我就可以飛去夏威夷。”

“這個世界變得無限大,又變得無限小,無論你想去哪裡都可以去,甚至你可以去月球看看人類不曾生活過的地方。還有一種叫做手機的東西,它可以無限拉近人跟人之間的距離。”

“人們會變得比現在更加自由。”

知道顧霖霄的不安,夏悠悠儘力給他描述那時的場景。

顧霖霄頓時笑了起來:“我現在不過二十一歲,等到四十年以後。你也纔剛到我這個年紀,你說你上輩子,我們有冇有可能在某一個瞬間也曾經擦肩而過呢。”

他剛說完,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轉念一想,他又忍不住歎息一聲:“或許是我天真了吧。這畢竟隻是一個書裡的世界罷了。我這個人的人生也不過是讓你看了一笑的故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