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試試吧。”夏爾文說。

他想象不到自己未來結婚以後是一種什麼樣的場景。但如果未來結婚的對象是陳玉,他也冇有那麼排斥,畢竟這麼長時間已經相處過來了,往後大不了也隻是這樣罷了。

“好。”陳玉開心。

研究告一段落後,兩個人回到夏家住一段時間。

於是夏悠悠下課回家,就看到兩個人坐在沙發上說著什麼,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明顯有些不一樣。

以前陳玉看他哥的時候,是帶著下級對上級的尊敬跟欽佩。而現在已經放在了平等的位置上,即便是聊家常也是開心的。

等到夏爾文去廚房拿水果的時候,夏悠悠終於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走過來坐到陳玉旁邊,問:“你們在一起啦?”

陳玉猶豫了一下,搖頭說:“不算吧,隻是比之前的關係要親近一點,他現在已經願意讓我拉手跟親吻了。”

夏悠悠都驚呆了:“不是吧?進度這麼快。”她跟顧霖霄都冇有進行到這一步。

“我也覺得好像有些快。”陳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覺得以他的性格如果不快一點,他會一直把你當成一個普通助理。對付他這樣直接的人,就應該直接一點。”

夏悠悠忍不住伸出一根大拇指:“太強了。”他是真心這麼覺得。

“謝謝你,悠悠。”陳玉頗為認真的跟他道謝:“對了,你上次好像跟我提了一下作業的事,你等一等我整理出了一份,我拿給你。”

陳玉說完,小跑著走到門口,拿出自己的包,從裡麵拿出一份作業遞給夏悠悠。

“你還專門去做這個呀。”夏悠悠翻了一下,看到裡麵詳細的備註,顯然是花費了極大的心思:“其實也冇有必要,你平時那麼忙,還浪費時間做。“

陳玉聞言,彎著眼睛笑著看她:“不麻煩,都是值得的,你知道嗎悠悠,我覺得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那天我餓的走不動路的時候,你跟我伸出來的手。遇見你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而我能為你做的其實並不是很多,所以以後隻要是學業上的事,你都可以來問我。“

“畢竟如果冇有意外的話,我大概率可能會是你的嫂子。”陳玉說。

“你已經確定了嗎?”夏悠悠問。上輩子她死的時候,不過也24歲,那時候她也覺得結婚不是什麼著急的事情。而陳玉年齡她記得還是19歲。她19歲的時候,做出來的任何決定,現在看來都是幼稚的。

更何況還是這種人生大事。

“嗯,他就是我唯一會喜歡的人。我能確定,不會再像喜歡他一樣喜歡其他人。”陳玉說。

“好吧,你加油!”夏悠悠說。

陳玉的事情算是正式告一段落,夏悠悠到了學校以後依稀還能聽到他們在討論陳玉。不過討論的已經不是他跟哪個男人在一起,或者受到了多麼大的歡迎,而是那天她在學校跟一個男人做出來親密行為的事情。

夏悠悠到了學校以後,接收的另一個訊息就是趙林休息了三天。

三天以後,趙林來上學做的第一件事情並不是來找陳玉的麻煩,而是直接宣佈,他對陳玉不感興趣了,以後再也不會去找陳玉。

這個宣告倒是讓人驚掉了下巴。

趙蓉蓉去打聽了一圈後才知道情況。

“好像是你大哥去找了他爸媽,兩個人商業上還涉及一些合作關係。跟他警告了一番以後,他就吸取了教訓。”

“哦,原來是這樣呀。”夏悠悠恍然大悟。

大哥之所以會出麵,必然是因為夏爾文去找過他。

顯然最終解決事情。還是自己的兩個哥哥出了麵。

陳玉最終還是冇有辦理休學,而是選擇正常上課。隻是由以前經常一個人出現,變成了夏爾文偶爾會過來,接她下課。

半個月以後。兩個人已經很自然的能牽手走在路上,再也冇有之前那種彆扭跟生疏感。

夏悠悠有一次就看到,夏爾文握著陳玉的手,微微彎著腰,低頭跟她說著什麼,嘴角帶著簡單的笑意,眼裡都是溫柔。夏悠悠很難想象,這居然是自己那個生人勿近的哥哥能做出來的表情。

一個月以後。夏大哥的產品終於上市了,他去了以後把蘭心的訴求告訴了夏大哥,然後給當時試用的同學一人留了一套。

等到了學校以後,夏悠悠把拿來的護膚品一套一套送給了同學。

“這是真的嗎?免費送給我們。”有一個同學驚訝的問。

“當然,冇有你們產品的數據也做不出來,必然是冇法上市的。”

“可我們就這樣收著是不是不太好?”

“沒關係,你們收下吧。”

“謝謝,真的太謝謝了。”

嶄新的套裝拿到手以後,做的越發精緻。

就連盒子,上麵都有雕刻的紋路,他們甚至都不用問價格,就知道這個肯定很貴。

蘭心在拿到手以後十分滿意。對她來說,效果很好是加分項,重要的是送出去有麵子。

一週以後,開始了期末考,等到成績出來,夏悠悠的成績已經到了年級前幾。

而大三年級,原本穩定的前三名也換了位置。

第一名的趙林變成了第二,陳玉第一,而且成績超出第二名的趙林將近四十分。

大家頓時覺得這個成績挺離譜,因為趙林本來就挺高分。

結果仔細看了題目以後,發現陳玉幾乎都到了接近滿分的程度。

一開始,大家都挺佩服,覺得陳玉臉治好了以後,終於開始在學業上更加努力了。

結果轉頭就變味了。

等到夏悠悠知道的時候,就成了:因為夏大哥給學校捐了一個圖書館,所以學校額外給機會,讓夏家這幾個人看了考題,所以夏悠悠也是年級前幾,陳玉也是。

不然怎麼能短時間考的這麼高。

於是,最近他們看陳玉的眼光越來越不對,陳玉本人根本不在意,但是緊接著就開始小聲議論夏悠悠。

夏悠悠甚至被老師約談了。

“你看,情況目前就是這樣,咱們是不是解決一下?”老師皺著眉頭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