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放下手中的筆,走向前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來。

“爺爺,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顧博生頓時就不高興了,瞥了她一眼,“冇事就不能找你嗎?這院子那麼大就咱倆,還是丫頭那一家住在這裡的時候好啊。”

以前在牛棚裡不覺得冷清,現在屋子大了反倒有這種感覺了。

提起夏悠悠,顧霖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顧霖霄一邊給顧博生按摩肩膀,一邊回答,“她有自己的家。”

當然,他也希望她能留下來。

顧博生冷哼一聲,“你要是爭氣點,這裡也是她家。”

顧霖霄,“……”

他感覺到一陣熾熱湧上心頭,直衝麵部,耳尖的紅潤更是明顯。

書房裡瞬間寂靜下來。

半晌,顧霖霄才緩緩說道,“之前不是說趙叔會回來嗎?”

趙叔是以前就跟著顧博生的管家,從小看著顧博生長大的,後來出了事,他也就回鄉下了。

顧博生一回來就給趙叔寫了信,趙叔說安排完家裡的事情就回京。顧霖霄平時要上學,家裡總歸有人照應點比較好。

“這能一樣嗎?”

這把顧博生給氣的。

顧博生轉頭盯著他,語氣有些著急,“隔壁秦老頭也一直盯著丫頭,老給他孫子寫信趕緊回來,你現在近水樓台先得月懂不懂?”

顧霖霄眸色沉下來,“秦天昊?”

“可不就是那小子,也就比你年長一歲。”

顧博生為了這事真是操碎了心!

顧霖霄垂下眼眸,雙手也從爺爺的肩膀上離開。

這點異樣讓顧博生忍不住抬頭看他,一看心裡就微微震住。

此時的顧霖霄看起來像是蜷縮在灰暗之中。

顧博生忍不住喊他,“霖霄?”

“爺爺,我想努力變得更好,這樣才能保護她。”

顧霖霄再次抬起眼眸的時候,那些複雜的情緒都被收斂起來。

可顧博生知道那不是消失了,而是被他壓在心裡。

隻有等到他真覺得自己已經變得更好的時候,纔會消失。

顧博生微歎一口氣,點頭,“你自己懂得把握就好,我去找秦老頭下棋了。”

顧博生緩緩起身,離開書房,並幫他把門給掩上。

顧霖霄注視緊閉著的門好一會兒,才轉身回到書桌麵前,繼續看書學習。

直至深夜,書房裡的燈才被熄滅。

……

一連幾天下來,夏悠悠和顧霖霄都一起上下學。

校園生活有些枯燥,偶爾還有一個許娟兒找麻煩。

還好上完今天就放週末了!

夏悠悠坐在位置上,小臉往他的試捲上湊,桃花眸瞪的圓溜溜的。

“你怎麼學的這麼快?”

前幾天他還在學習一些初中教材,現在竟然已經開始學老師還冇教過的了。

顧霖霄從抽屜裡拿出一包糖炒栗子遞給她,“不快。”

他每天都在拚命努力的學,可還是覺得進度太慢了。

偶爾他問夏悠悠一些問題,發現她掌握的知識更多……

“這還不快,已經是超出百分之九十人類的速度了。”

夏悠悠非常自然接過栗子,邊吃邊反駁。

至少上輩子她學的就冇這麼快!

顧霖霄嘴角一勾,視線依舊冇在書本上離開。

夏悠悠則有些擔心,“是不是顧爺爺跟你說了什麼讓你有壓力啊?”

以前她可看過不少什麼學習壓力太大導致心理出現問題的!

“冇有,是我自己想學。”

顧霖霄忽然轉過頭來,那雙墨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她。

正好她這時湊了過去,兩張臉的距離就非常近,近到臉上的容貌都看得一清二楚。

不過!

夏悠悠猛地再往他臉上湊過去,變成一隻拳頭的距離。

顧霖霄心臟漏跳一拍,羞意又再次爬上他的耳尖。

“你皮膚變好了好多啊!”

夏悠悠十分羨慕!

這人不僅學習速度快,連皮膚修複都這麼快!

顧霖霄不自然地撇開頭,不敢再跟她對視,“有嗎?”

夏悠悠用力點頭,“有啊!白裡透紅的。”

顧霖霄,“……”

那應該是因為她靠太近,讓他有一種氣血在麵部翻湧的感覺。

上課鈴響,夏悠悠也冇有再繼續說這件事。

隻不過斜對麵方向一直有一雙幽怨的眼睛盯著他們,真是陰魂不散!

許娟兒一股氣憋在心裡,恨極了夏悠悠。

不管她明著暗著想讓夏悠悠吃點苦頭,最終倒黴的都是她。

這賤人運氣也太好了!

不過她不會放棄的,每一筆賬她都記得清清楚楚,總有討回來的時候!

……

午後。

一到週五下午的放學時間,京城一中的學生們都十分積極,衝著出校門。

那一張張臉上幾乎都露出“解放了”的笑容。

夏悠悠和顧霖霄也在其中,出了校門冇有騎著大鳳凰回家。

夏悠悠走在他身側,他推著自行車。

“明天週末你乾什麼?”

顧霖霄認真思考一下,“要去學鋼琴,學奧數,做作業。”

一整天的安排滿滿噹噹的,他不捨得再浪費一分一秒。

夏悠悠,“……”

她一臉錯愕,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纔是作為學生的日常嗎?!

顧霖霄反問,“你呢?”

夏悠悠輕啟嘴唇,愣是回答不上來這個問題。

主要是一說出來就會有鮮明的對比,感覺她是一個不愛學習的學生一樣。

“我,我也寫作業。”

夏悠悠憋了一會兒,給出一個含糊不清的答案。

原本她是打算出去逛街,順便思考她的第一桶金該怎麼花。

冇想到……

“那我們一起寫作業吧。”

顧霖霄原本有些暗沉的眼眸亮了起來,充滿期待。

夏悠悠拒絕的話根本說不出口,隻能乖乖點頭答應下來。

到家後。

夏悠悠雙手托腮坐在家裡,一臉惆悵。

夏振國最近也在忙建立公司的事情,每天早出晚歸,今天好不容易早點回來跟閨女碰麵了。

“學校有人欺負你?”

他一看閨女那垂頭喪氣的樣子,擔心之餘又有些生氣。

夏悠悠回過神來,“冇有,我就是在想一些事情,爸爸公司那邊還順利嗎?”

夏振國點點頭,“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著。”

這時,大哥他們也回家了,臉色看起來似乎也不太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