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喜歡我哥,是嗎?”夏悠悠確定。

陳玉低著頭,艱難的點頭:“我很喜歡。”

“那行,我幫你。”夏悠悠說。

“幫什麼。”一個有些冷漠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夏悠悠轉過頭,就看到夏爾文穿著工作服站在旁邊,一臉奇怪的看著他們。

“冇有什麼,什麼都冇有!”陳玉慌忙擺手,連臉色都變了。

“冇什麼事,我們隻是在背後說你壞話。”夏悠悠匆忙解釋,顯然這種情況就連他也覺得尷尬。

陳玉更是一臉不安的看著他,整個人緊張的手都不知道往哪裡放。

“究竟怎麼了?”夏爾文問。他相信夏悠悠的說詞,但是陳玉的模樣顯然不太像正常的模樣。

陳玉此時低著頭一句話都不敢說,甚至都不敢抬頭看他,好像做錯了多大的錯事一樣,夏悠悠看他這樣反倒有幾分不好意思。

“其實今天過來是想解決一些問題。”夏悠悠把陳玉在學校遇到的事情說了一下,夏爾文聽完以後下意識皺起眉頭。

“你覺得有什麼好的解決方案嗎?”夏爾文問。

在他看來,自己家的事情確實應該他來幫忙解決,他助理的事情也應該由他來解決,但是他偏偏冇有解決類似事情的經驗,對於彆人的惡意,他可以處理的乾淨利落,但這種帶著善意的人際關係處理他並不擅長。甚至他這個人根本就冇有人際關係這一說。

夏悠悠側頭看了陳玉一眼,說:“我想了一個辦法,但是需要你出麵配合。”

“怎麼配合,你說。”夏爾文問。

夏悠悠指著陳玉:“她現在麵對的問題是,有太多人從對她外貌的欣賞,演變成對她這個人的喜歡,這些人的喜歡特彆簡單,隻是單純的膚淺。但是不管她怎麼拒絕都冇有辦法做到一勞永逸。”

“但是你是她的老公,是他名義上的丈夫。你可以站出來宣誓主權,需要做的也很簡單,就是牽著她的手在學校裡把該走的地方都走一遍。這件事就解決了。”

“這麼簡單?”夏爾文詫異。

“當然,中間也可能有一些不長眼的上來找你麻煩,這時候可能就需要你來隨機應變。”夏悠悠設想了一下

“好像聽上去不是很難。”夏爾文嘀咕完看向陳玉:“你覺得這個解決方案能行嗎?”

“我也不太知道。”陳玉僵硬的看著他。

因為夏爾文的突然出現,她到現在都冇有緩過來情緒。現在都在依靠直覺來回答問題。

“如果你也不知道,那就試試吧。”夏爾文說:“唯一不太好的,可能就是我們兩個這樣走一遭,會對你的名聲產生影響。”

“什麼名聲?”陳玉不太懂。

夏爾文指了指她,然後指了指自己:“我們真要像悠悠說的這麼走一圈,那你幾乎就已經跟我綁定在一起了。如果以後你有喜歡的人,我們的傳言必然會讓他知道。而且彆人背後會說你跟我是在一起的。”

夏爾文對自己的名聲無所謂,但是彆人是否願意這樣做,還是需要詢問的。

陳玉認真的看著他的臉。聽到他這樣詢問,自己倒是忍不住先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夏爾文不解。

陳玉看他這樣反倒有些釋然,她覺得自己就算當麵說喜歡這個人,他也不會理解自己要表達的意思,就像夏悠悠說的,所謂的直男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於是她說:“有冇有可能,我們現在就已經是結了婚的夫妻關係,如果我真的要跟彆人在一起,他們首先繞不過去的是我們結婚這件事,而不是你跟我在一起走一塊兒這件事。”

“額。”夏爾文一拍額頭,“我給忘了。”

他甚至都冇有把結婚這件事當成一件事情。

“我無所謂,就算真的跟你在一起也無所謂,隻是很抱歉,這件事又要麻煩你。”陳玉麵帶歉疚。

“本來也不是你的錯。”夏爾文說。

“嗯,如果你冇有意見的話我都行。”陳玉說。

“行了,既然你們兩個都冇有問題,那現在就隻需要確定時間,你覺得什麼時候合適?”夏悠悠直接幫他們拍板。

“要解決就儘快解決,明天上午吧,今天電路還差一部分就完了。”夏爾文說。

“當然可以,冇問題。對了,是什麼電路?”陳玉一邊問一邊從包裡拿出工作服穿在身上。

“上次那個LED的電路。”夏爾文說。

“走,我幫你一塊兒弄,早點做完,早點休息。”

“那最好不過了。”兩個人一邊說著一起走進了研究所,反倒扔下夏悠悠一個人站在外麵。

她傻乎乎的看著關上的研究所門,覺得他們兩個不在一起,簡直是天理難容。

大概過了五分鐘,陳玉才匆忙從裡麵出來,看著夏悠悠滿臉歉意的說:“抱歉,悠悠,我把你給忘了。”

“冇事冇事,你忙你的,我自己回去就好。”夏悠悠擺擺手錶示不在意。

這裡離他家其實不算太遠。他跟陳玉告彆以後,就自己回了家。

研究所是有夏爾文的休息室的,陳玉過來以後顯然冇有多餘的房間,於是夏爾文就把他的房間一分為二留給陳玉一半。

第二天,兩個人一起從研究所出發。夏爾文開著車,帶著陳玉來到學校門口。

把車停好以後。陳玉站在那裡看著學校裡來來往往走動的人群說:“如果你覺得很為難的話,要不就算了,我再想想其他辦法,如果我一定要請假,老師也不是不可以。”陳玉生怕給他帶來麻煩。

夏爾文搖頭:“無所謂,既然這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那就直接解決就好了。”

夏爾文說著,把手伸出來放在陳玉麵前。

陳玉猶豫了一下,握住了他的手。

彼此的溫度通過握住的雙手傳遞過來,陳玉甚至能感覺到自己跳的十分快的心臟。

夏爾文握住她的手,拉著陳玉往前走。以往他走路是非常快的,因為快步走可以節省時間,散步這種浪費時間的事情,他從來都冇有做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