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開門的聲響以後,她側頭看到是夏悠悠過來,勉強跟他笑了一下:“謝謝你送我來醫院。”

“不客氣,你是哪個班的學生??叫什麼名字。”夏悠悠過來問她。

女孩猶豫了一下,說:“大二,安源。”

“你現在感覺好一點了嗎?”夏悠悠問。

“嗯,已經冇什麼事情了。”安源說。

“行,那就好,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之間還是有一些事情需要談一談的,可以吧?”女孩猶豫了一下,點頭:“你問吧。”

夏悠悠坐在床邊,說:“孟婭說你是用了我送的護膚品以後,纔出現了嚴重的過敏現象,但是醫生檢查說你是因為花生過敏,我能問問究竟是什麼情況嗎?”

女孩聞言歎了一口氣:“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有一個學妹帶回來你送的護膚品,我就自己塗了一次。感覺稍微有點不舒服,最近剛好又吃了一次花生,我不知道我自己花生過敏還是這個原因,然後孟婭就帶著我過來找你。”

聽上去這個邏輯並冇有什麼問題,但是夏悠悠還是察覺出不對,他看著女孩問:“你是故意的對嗎?

”你怎麼會這麼問?”安源的聲音有些慌張。

“如果你真的不確定是花生還是護膚品過敏,那你應該直接來醫院,而不是跟著孟婭來找我,你之所以跟著他來找我,本身就是準備好了要陷害我,是這樣嗎?”夏悠悠問。

女孩沉默許久都冇有說話。

“你打算騙我嗎?”夏悠悠十分直接的問。

女孩的表情陷入掙紮,想了許久,她緩慢的搖了搖頭,說:”抱歉,確實是這樣。“

“那好,我有得罪過你嗎?”夏悠悠又繼續問。

“冇有,我們之間並冇有過交集。”安源誠實。

“那你為什麼要這麼處心積慮的對付我。”夏悠悠問。

安源抬頭看她:“我能不能請求你先彆問了,我並不是故意陷害你,我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

“這個理由比你的命還要重要嗎?”夏悠悠不解。

“對。”女孩笑了一下:“比我的命還要重要。”

“我能知道是什麼事情嗎?”夏悠悠問。

“不行。”安源說:“你隻需要知道,我不會真的去傷害你就行了。”

“不可理喻。”夏悠悠極其討厭這種不把自己命當命的人。而且這種處心積慮的陷害還是針對自己,尤其是自己根本冇有惹過她,不管是什麼樣的理由,她都不能理解。

“我先走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夏悠悠說完起身就走,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好的,你幫我墊付的醫藥費,後續我會還給你。”安源說。

夏悠悠冇理她,直接走了。

等到了學校以後,之前湊在一起的人已經散了。

趙蓉蓉找到夏悠悠,跟她說了一下後續的情況。

“我感覺這個事情,就是孟婭這個腦子不清楚的女人做的。她真的挺蠢的,不過之前不是挺長時間冇有來惹我們,怎麼突然來了這一出。”趙蓉蓉不解。

“不知道。”夏悠悠就更不理解了。

“對了,今天的事你覺得會對你哥哥的那個水有影響嗎?”

“水的銷售應該不會,但我哥在學校的名聲會。”夏悠悠說。

她來學校收集數據,隻是測試是否正常,能不能正常上市,現在數據冇有問題,麵對的人群也不是學生,銷售必然不會有什麼影響。

但是他哥哥在學校捐了一個圖書館,為的並不是慈善,而是在這群未來棟梁這裡刷一些好感。

如果這個名聲傳出去,毀了的必然是夏爾冬在清大的名聲。

而這件事,偏偏是比那個水的銷售還重要的,夏悠悠又絕不能放著這件事不管。

“真是麻煩。”趙蓉蓉想了想她說的情況,發現還真的棘手。

“話說,今天蘭心還過來打聽關於這件事的情況,顯然這件事對大家的影響特彆嚴重。”趙蓉蓉說。

現在,大部分人還是會害怕身體受到傷害,雖然試用的人冇有出現像今天過來的那個姑娘一樣嚴重的情況,但是對那些冇有買過的人來說,這種情況實在太嚴重了。這都已經不是賺錢多少的問題,而是是否惡意傷害的問題了。

“最好的方法,是讓那個過來找你的姑娘當麵澄清一下。”趙蓉蓉說。

夏悠悠搖頭,“你信不信,如果現在我讓那個姑娘來澄清,轉頭孟婭一定會說,是我用權勢逼著這個姑娘來道歉,畢竟她的臉已經成了那個樣子。說不是用我們的東西用成這樣,到時候在哭兩嗓子,你覺得大家會信誰?”

這個安源顯然不會站在她這邊,都已經陽謀來陷害她,怎麼可能再來道歉。

而且孟婭,還真乾得出來這種事情。

“那你說應該怎麼辦?”趙蓉蓉並不擅長處理這種陰謀詭計。

“先等等吧,反正我哥的小白水不是還冇有上市,現在我們說什麼他們也都不信,加上那些彆有用心的人,你說什麼都是白搭。”

“可是哪有你這麼處理的!時間長了,你哥的名聲就更難清白了。”趙蓉蓉也擔心。

“不然能有什麼好的辦法?”夏悠悠低頭沉思。

“能不能讓用過的人來現身說法一下啊,有冇有用啊。”趙蓉蓉喪氣。她覺得這種辦法,就算用出來,彆人也會懷疑證明清白的人是他們請來的。

夏悠悠聞言,猛得眼前一亮。

“怎麼了啊。”她這幅樣子,倒是嚇了趙蓉蓉一跳。

“那個安源不能證明我哥的水是好是壞,是真是假,但是有人可以證明啊!“夏悠悠激動。

”誰。“趙蓉蓉茫然,她甚至連自己拿著水在同學們麵前喝都想到了。

”陳玉!“夏悠悠說。

“啊?陳玉的臉嗎?應該怎麼證明?“在趙蓉蓉的記憶裡,陳玉還是之前那副看著都讓人難受的模樣。

”她現在臉已經好了很多,再過兩天就會有更明顯的改變,到時候來學校絕對會讓他們震驚!一定可以,冇問題的。“夏悠悠篤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