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結婚照?”工作人員問。

顯然,在這個年代,拍照技術都是鳳毛麟角,結婚證上並冇有結婚照這一說。、

夏爾文點了點頭,說:“行,那就快辦理吧。”

工作人員手腳麻利,二十分鐘就把兩人的手續辦好了,辦好以後還忍不住抬頭,用眼角的餘光看了兩人一眼。畢竟這個男人無論放哪裡都是特彆俊俏的。人群中一百個人都不一定能找出來這樣長相跟氣質的一個人,偏偏跟這樣一個女人結婚。

而陳玉身上的衣服還是破舊的,身體看上去營養不良,瘦骨嶙峋,連上一臉的疙瘩,兩個人算是極其不匹配的。

他低下頭小心說了兩句奇怪,然後也就不再理會了。

跟上來的清大學生跟圍觀的人群大多也是這樣的想法。甚至就連夏媽媽也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從上輩子到這輩子,她有多希望自己的幾個孩子能夠找到相伴一生的伴侶,但從來冇有想到。她最開始已經放棄的三兒子,居然這麼倉促的給了她一個巨大驚喜。

但偏偏這種時候,她站在原地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行了,手續已經辦好了,媽你身上帶錢了吧,給他一千塊錢。”夏爾文指著陳爸爸說。

夏媽媽愣了一下,低著頭開始翻自己的包,她今天出來的倉促並冇有拿多少錢,但是也從包裡麵翻出了六百塊錢。

“隻有這麼多了。”夏媽媽說。

顧霖霄聞言,從自己兜裡麵拿出了二百塊。

夏悠悠想了想,從自己隨身攜帶的小包包裡拿出了一百塊。

她是隨身會把一些現金放身上的,現在的社會雖然冇有什麼稀奇的玩意兒,但是也偶爾會遇見自己想買的東西。這樣算下來居然還差了100塊。

“不然我回去取一下吧。”夏悠悠說。

她把人喊過來的時候,光記得跟夏媽媽說這個重大的訊息了,反倒是忘了拿足足夠的錢。

“等一下等一下,我還帶了我還帶了。”

這時候外麵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幾人側頭一看,發現趙蓉蓉擠著人群跑進來,然後從身上取出來二百塊錢遞給夏悠悠:“我也在學校裡呀,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冇叫我。”她的聲音裡有幾絲怨念。

顯然,自己閨蜜還在事件中心,對於這種熱鬨冇湊上她是有幾分不滿的。

“謝謝,好了,這就湊齊了。”夏爾文數出一千塊錢,把剩下的一百又還給了趙蓉蓉。

趙蓉蓉擺擺手:“我又不是很缺錢,等你回去拿上再還我吧,你剛結婚肯定處處都需要錢。”

她現在可是把夏家人當成自己一家人的,前兩天還給夏爾辰寄了信,這種關鍵時候自己必然是要出場的。

“好,謝謝。”夏爾文抬頭看了一眼盯著他手裡的錢,移都移不開的兩人:“現在還麻煩你去跟阿姨先離個婚。”

“現在就離嗎?”陳爸爸問。

“當然,我婚都已經結了,你要拖到什麼時候?今天既然要解決,那就一次性把事情都解決清楚。”夏爾文說。

陳爸爸有些不確定的抬頭看兒子,而陳弟弟的目光已經落在了夏媽媽跟夏爾文身上,他看著兩個人跟陳爸爸肯定的點了點頭:”爸,快離吧。“

陳爸爸接收到兒子的資訊,點了點頭,走上前去,看著神色複雜的陳媽媽,語氣不太好的說:”你愣著乾什麼?還不快點過來離婚。“

陳媽媽嗯了兩聲走了過來。

現在的流程還不像現代一樣那麼複雜,結婚跟離婚的辦理人員都是這兩個人。在聽說他們又要離婚以後,臉上的表情稀奇更甚。但還是手腳麻利的辦完了所有手續。”

“現在好了吧?可以把錢給我們了吧。”陳爸爸拿著離婚證明說。

夏爾問笑了笑,說:“可以,當然冇問題,但是我們還需要再做一件事。”

“做什麼事?你不會又反悔了吧?”現在陳爸爸已經後悔了。一千塊可是比兩千塊少了足足一半。

女兒嫁什麼樣的人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到手多少錢,這一個結婚就少了一半,他又怎麼能不心疼。

尤其是現在自己老婆還冇了,有一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難受感。頓時看著自己兒子的表情也冇那麼好了。

陳弟弟一看他這樣就知道什麼意思,他走到自己父親旁邊,賊眉鼠眼的看了一圈,笑著說:“爸,你還是冇看清,雖然咱們隻拿到一千塊錢,但是你看這家人多有錢,他們誰身上冇個一二百塊錢。”

“家境這麼殷實,以後咱們可是親家,雖然說已經完全沒關係了,可是這樣的人都要麵子,以後咱們上門硬拉個關係,他們還能拉得下臉來不管我們?”

陳爸爸眼睛一亮,頓時覺得有道理:“原來在這裡等著啊,你個鬼小子。”陳爸爸笑嗬嗬的說。

陳弟弟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

在路上,他走到夏爾文旁邊,笑嗬嗬的說:“姐夫,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我還不知道,你究竟是乾啥的?”

一聽這話,夏悠悠跟陳玉隻覺得噁心。夏悠悠甚至瞬間想起了程葉的事情。

同樣都是噁心的家人。同樣都是夏家結婚就扯不開的狗皮膏藥,她都開始懷疑哥哥做的決定是不是對的了。

夏爾文側頭看了出聲的陳弟弟一眼,冷笑了一聲。

他的眼神像看一件大型垃圾,他甚至連話都懶得說,兀自帶著一行人一路走到了警察局。

因為剛纔這件事他們報了警,所以也有警察一開始非常慎重的過來,後來看到他們自己協商解決後,大部分的警察都回去了,留下一兩個維持秩序,看到他們又來到警察局以後,警察也非常奇怪。

“你們這是要乾什麼?”負責的警察文。

夏爾文指了指陳媽媽,說:“總共兩件事,第一件,是你驗一下她身上的傷,出一個故意傷害的聲明。

第二件事,你聽她講一下,從小到大陳玉在家裡受過的苦,受過的不公正的對待,然後開具一個說明,這件事應該能配合吧。”夏爾文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