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現在把本來應該自己做的事,說的好像是天大的功勞一樣,就她現在這個樣子,你看看她身體瘦的跟個竹竿似的,天天營養不良,昨天我遇見她的時候,她連個去的地方都冇有,你還好意思說你把她養這麼大。“

“你付出過什麼嗎?你隻是一個周扒皮,吸血鬼罷了。而且我告訴你,強製婚姻是犯法的,前兩天有一個人也想把女兒嫁給傻子,結果他去坐了十年牢,有種咱們現在就去警察局,我倒要看看你這種行為能判幾年。”

“你騙誰呢?老子長這麼大也不是被嚇大的。”陳爸爸扭曲著一張臉,但是他閃爍的眼神暴露了他的虛張聲勢。

“沒關係啊,既然這樣的話,那大家去警察局解決就可以了。你看警察怎麼判,你現在收了人家的彩禮錢是吧,我告訴你,你這就是買賣人口!”夏悠悠纔不怕。

“我纔不去什麼警察局,要解決就在這裡解決,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人還真能讓我女兒就在這裡,不跟我回家。你們這種行為也是不對的,我要告你們拐賣欺騙。”

陳爸爸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對,我女兒才20歲,就是因為你們這些顛倒是非的人,才讓我女兒不願意跟我回去,我要去告你們,我要讓你們承擔法律責任!”

夏悠悠已經完全不想跟他說話了。

這就是一個老潑皮。

講道理他完全不會聽,這就是浪費時間。

她跟顧霖霄揮了揮手:“霖宵,你去實驗室裡幫我喊一下三哥,順便去警察局報個警,既然他們今天要解決,那就在這裡解決,我就不信她今天能有什麼說法。”夏悠悠憤憤不平。

顧霖霄點頭。

“小丫頭,我勸你彆管閒事,這件事跟你什麼關係都冇有,你至於嗎還要報警,就算是報警,那我們這也是家務事!”陳爸爸指著她威脅。

“嘿,我今天還就要管了!”夏悠悠可不怕。

反倒是顧霖霄看著這兩個男人有些擔心,他湊過來,問夏悠悠:“我走了,萬一他們動手怎麼辦?”

他不關心陳玉,但是他怕夏悠悠受傷。

“沒關係,這麼多同學呢,大家都在,我還能被兩個男人打傷。”夏悠悠的聲音並不低。

在場的男孩子聽到以後反倒是懵了一下,然後紛紛說:“顧霖霄,你放心吧,在我們學校怎麼可能還會出事,我們又不是死的。”

“冇問題的,你先去吧。”周圍的人說。

顧霖霄應了一聲,扭頭走了。

陳爸爸看到顧霖霄離開以後,顯得更加焦急。

但是對他來說,顧霖霄走了也算是一件好事。

顧霖霄身材高大,雖然年紀不大,但是也練過兩年,基本上一把就把他給製住了,現在看到他走了,陳爸爸有恃無恐,上來去抓陳玉,他就想,趁著警察不在趕緊把人帶走。

“你乾什麼!”夏悠悠側身一站,一腳就落在了陳爸爸腳上,

她上輩子是練過跆拳道的,甚至當初四哥夏爾喬學中醫的時候,還去跟著學了一個月的穴道,所以一腳踩上去的位置模模糊糊在穴位附近。

陳爸爸立刻發生一聲豬叫。

陳弟弟見狀,張牙舞爪就向夏悠悠撲了過來。

其他男同學見狀,幾個人上去就把人給攔下了。

“誰在學校鬨事呢?”剛好這個時候,保安也過來了。

“大叔,就是他們。”學生指著陳爸爸跟陳弟弟說道。

保安見人已經給製住了,頓時犯難了:“這我該咋辦?”他還以為是打架,可以過來維持一下秩序。

“你找個繩子把他們捆起來啊,我們已經報警了,警察很快就過來了。”熱心同學說。

他們跟前確實冇有繩子,是他們喊了兩個男同學,把陳爸爸和陳弟弟圍在那裡緊緊的看著,確保他們不會出什麼幺蛾子。

“我跟你們說,在警察來之前你們一個都彆想走。”同學們還是有正義心的,此時也後知後覺想起來陳玉被帶回家以後會發生什麼。

就算這次不解決,估計下次還是這樣,既然夏悠悠願意管這件事,那他們就跟著負責到底。

陳爸爸跟陳弟弟恨恨的看著夏悠悠,隻覺得這個女人壞了他們的好事。

半個小時以後,顧霖霄終於帶著警察過來了。

他們最後麵跟著的事穿著白大褂臉色難看的夏爾文,顯然是剛從實驗室裡出來。

陳玉在看到夏爾文以後,臉色更加難看了,甚至低著頭的時候,眼裡不自覺溢位眼淚。

夏悠悠是最開始改變她生活的人,而夏爾文是真正給她自信,給他工作的人。她感激這兩個人,但是冇有想到自己最不堪的一麵,今天完完全全暴露在了這兩個人麵前。

“警察同誌,你先把他們綁起來,他們還打人呢!”有同學著急的說。

警察跟那個說話的學生擺了擺手,十分無奈:“冇有理由,你怎麼能隨便綁人呢?咱們今天過來是講道理的,不是像你們一樣用暴力服人,有什麼事咱們坐下來慢慢說。”

在冇有發生嚴重的事故之前,哪能直接把人綁了,到時候真要鬨到他們那裡也麻煩。

反倒是走在最後的夏爾文從後麵走過來。

在過來的路上,夏爾文已經聽顧霖霄跟他說了一個大概。此時,看著陳家這兩個男人眼裡的噁心幾乎要溢位來,他甚至冇有理會警察,上前對著陳爸爸道:“我就是想知道,你用多少錢把她給賣了。”他指了指站在旁邊的陳玉。

陳爸爸看到警察已經心虛了,這時候又被夏爾文問,頓時虛張聲勢:“跟你個小兔崽子有什麼關係?這可是我的家事!”他堅持是家事,這樣警察也管不著。

夏爾文也不生氣,他笑了笑,笑意冇有達到眼底:“我就是想問問你出了多少錢,我有錢,雙倍的錢也不是出不起。”

陳爸爸愣了一下,眼裡閃過幾絲貪婪,他眼珠子轉了兩圈伸手兩隻手,對夏爾文道:“1000塊錢。那家人家說是願意給1000。”

周圍同學都是吸氣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