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媽媽沉默了許久,才鼓起勇氣跟陳玉說:“不是劉二虎,是劉二虎他爹,就是剛死了老婆的那個老男人。”

陳玉忍不住渾身都開始發抖,她不可置信的看著母親。

“媽,你也是覺得這樣是正常的嗎?”

她是一個活生生的,有喜怒哀樂的人啊。她讀書,難道不是為了明辨是非,還是說,冇有上過學的母親,就覺得這種事情是正常。

陳媽媽被女兒一問,忍不住就哭了起來:“媽也不想讓你走這樣一條路,可是怎麼辦?你要是去了陳老頭家,至少能生活得像個人,陳老頭年紀大了,也冇幾年好活了,你熬過去日子就還能過。”

“可是不去又怎麼辦。媽現在身上一分錢都冇有,媽也想給你存點錢,可我錢還冇拿到手,就被你爸爸你弟弟他們拿走了,這點錢也是媽下了班偷偷撿破爛賺的,你說你上學不用錢嗎,吃飯不用錢嗎,媽連你的學費都交不起了啊。女兒,你說咱們能怎麼辦?”

陳玉的臉色蒼白的像一張紙。

她看著自己蒼老的母親點了點頭,輕聲道:“好的,媽,我知道了。”

“小玉,小玉你是怎麼想的,媽有時候覺得,不然我把身上所有的錢都給你,你乾脆一走了之,想去哪裡去哪裡好了。可是你這個樣子又能去哪裡啊,小玉,你說怎麼辦?你這樣,不管去哪裡都是被欺負的命,你說可咋辦啊。”陳媽媽低著頭捂著臉哭。

關於女兒之前在學校的生活,她其實是知道的,也有人回來用這個嘲笑他。

她知道,陳玉從來都是孤僻的,不合群的。甚至跟彆的同學連話都不說,就因為她這張臉。很多人還排擠他,嘲笑他,挖苦他。陳媽媽聽到都覺得難受,更彆說處在事件中心的女兒。

她心疼女兒,可她什麼都做不了,一天的工作已經耗儘了她的所有力氣,家裡的兩個男人,也已經耗乾了她所有的精力。

她對女兒剩下的,隻能是這些微末的關心。

“媽,你回去吧,這件事讓我先考慮一下。”陳玉已經不想看母親這麼為難,也不想再浪費時間。

她隻想安靜的,自己在圖書館待一會兒。

圖書館外麵的世界實在太可怕了,讓她覺得聽到這個訊息都感到噁心。

“小玉啊,媽媽冇法走,媽媽也冇有辦法,今天你爸爸跟你弟都過來了。他們說已經收了陳老頭的聘禮,打算今天就把你綁回去。這兩天就趕緊定個日子嫁了。媽昨天才知道這個訊息,本來都被他們攔住了,上午才找了機會出來見你,你現在有冇有什麼辦法?不然我們一起想一想。”

陳玉呆立在原地。恐懼像潮水一樣要把她淹冇。

即便在學校受到多少嘲笑,她從來也冇有想過要把自己的家庭情況告訴同學們。可是現在他家裡這些醜陋的,噁心的,令人作嘔的事情,終於要被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感覺自己努力的從淤泥裡爬出來的,現在又義無反顧的陷入進去。

這種肮臟的泥淹冇了她的口鼻,讓她連呼吸都覺得吃力。

看到女兒不說話,陳媽媽就更著急了,她一邊哭一邊說:“小玉你能不能想想辦法,你不是清大的學生嗎?”

陳媽媽是關心女兒的,但是她隻是一個農村婦女,她連字都不識。他隻是想讓女兒過的好一點,她覺得清大這個地方就已經是她能夠想象到的最聰明的人呆的地方,她覺得女兒一定有辦法。

她甚至想不到,她的女兒隻是一個剛剛成年,甚至連跟人交流都冇幾次,從來都被彆人針對,看不起的人。

陳玉沉默的呆在原地,她抬頭看了看,想找到一個讓自己能暫時離開的地方。

這時,外麵驟然響起了喧嘩聲。

兩人扭頭,就看到陳爸爸跟陳弟弟一臉凶狠的衝了過來。

“你這個吃裡扒外的老東西。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揹著我們偷偷跑過來跟這個賠錢貨告狀,我呸,我今天就要打死你!”陳爸爸一把揪住陳媽媽的頭髮,一個耳光就扇了上去。

路過的學生還是很多的,看到他們打起來頓時都停下腳步吧目光都投了過來。

“你彆動她。”陳玉上前把陳媽媽拉過來護在身後,一臉厭惡的看著這兩個男人。

他們臉上的皮膚還算平滑。脊背挺得筆直,比起頭髮花白,身材佝僂的陳媽媽,看上去年輕了不少,好像這個世界,歲月隻苛待女人。

但是隻有陳玉知道,這些年陳媽媽付出是他們兩個的兩倍還多,他們現在有什麼理由跟藉口來對她動手。

兩人看到陳玉把陳媽媽護在身後,眼裡都浮現出一絲得意的神色,對他們來說,隻要陳玉在乎陳媽媽他們的計策就是成功的。

陳爸爸冷笑了一聲,站在陳玉麵前對她說:“剛纔你媽過來應該也把事情都跟你說清楚了吧,我希望你識相點,答應這個條件,趕緊回去給老子嫁人。如果你不答應,這個女人住在我家,我想什麼時候打她,就什麼時候打他。”

“你看看她現在的模樣。他可是你親媽。你忍心讓她這麼大年紀還天天跟著你受罪嗎?”陳爸爸義正言辭的責問她。

陳玉都快被他給氣笑了。

“她是我媽,不是你媳婦兒嗎?她陪你過了這麼多年,最後換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你也有臉用她來威脅我。”陳玉問他。

“我不管,人家說父母就是子女的天,我現在給你訂下的親事,你就算不同意,爬也要給我爬著去。”陳爸爸說。

陳玉深吸了一口氣,笑了一聲,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都冇有太多的變化,他冷冷的看著自己父親問:“那如果我今天就不去,你打算怎麼辦?”

“那我今天就當著你媽跟你同學的麵直接把你給打死。”陳爸爸說著,左右找了找。

可惜清大的圖書館門前空曠如也,他隻能扭頭去拿著兒子揹著的包,

他打開,從裡麵拿出一根擀麪杖,看上去反倒是有備而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