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拿到零花錢就打算出門轉悠一圈。

不過她不敢從廳裡光明正大地走出去,免得又被顧博生和秦學賓纏上。

決定翻牆出去!

夏悠悠以前學過一些防身的格鬥武術,身手還不錯,三兩下就踩著石頭爬上去。

“你乾嘛?”

忽然,下麵傳來一道緊張的聲音。

夏悠悠轉頭一看,發現顧霖霄站在下麵,眼裡流溢著一些擔心。

夏悠悠被抓包有那麼一點點尷尬,乾笑兩聲。

她回答,“出去玩玩。”

下一秒,她看見顧霖霄雙手扶住圍牆邊,一個用力就上來了,再一翻身又下去了。

好傢夥!

夏悠悠坐在牆上都看愣了,冇想到顧霖霄身手這麼敏捷。

顧霖霄雙手伸出,“下來。”

“我不用……”

這點高度根本難不倒她。

不過夏悠悠在觸碰到顧霖霄的眼神後冇再說話,往他那方向跳下去。她跌入一個結實的懷抱中,他用雙手穩穩地抱住她。

夏悠悠跳下來後才反應過來,她為什麼這麼聽話?

顧霖霄抱著她嬌軟的身軀,臉上有些發熱,但還是故作淡定把人放下來。他還叮囑一句,“以後不準翻牆。”

“哦。”

夏悠悠敷衍地應一聲。

顧霖霄用雙眼睛注視著她,一言不發。

夏悠悠頓時有一種脊梁骨發涼的感覺,連忙擺出一個認真的表情,“放心,我以後一定走大門!”

他變了!以前在靠山村的時候是他聽她話的。

可顧霖霄由始至終也冇說一句重話,隻是跟那雙眼睛對視的時候,她有些扛不住。

莫名其妙的心虛……!

顧霖霄滿意地露出一個笑容,“走吧,去哪玩?”

“我聽說城西那邊有一條小吃街,走,我請你吃好吃的。”

夏悠悠想到顧霖霄從小就在牛棚,有一點點心疼。

顧霖霄眉眼笑開,“好。”

夏悠悠一看,暗道:他果然是想吃的。

兩人兜兜轉轉,走出衚衕巷子,往城西那邊走去。

大概走了半個小時,空氣中就瀰漫著食物的香氣!

夏悠悠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拉著顧霖霄就往那邊一陣跑過去。

很快一條小吃街就映入眼簾,其實就是各式各樣的小攤販,最近在搞開放政策,城管特地劃了一塊地方給他們做這些小本生意。

夏悠悠正拉著他過去的時候,有一道黑影向這邊衝過來。

她立刻想躲開,有一隻手卻更快速把她拉到身後護著。

“哎喲!”

一個年紀跟她差不多的女生摔倒在地上,剛買的糕點也散落在地上。

許娟兒抬頭就狠狠瞪著他們,“你們太過分了吧?!”

夏悠悠難以置信,“哈?”

明明是她橫衝直撞過來,差點把他們給撞了,居然說他們過分?

“你們剛纔要是扶我一把,我也不會摔倒!”

許娟兒手臂破皮了,痛的她更是憤怒。

這兩人也太狠毒了!

夏悠悠氣笑了,從顧霖霄身後走出來,“這位大姐,你是來碰瓷的吧?”

許娟兒氣的臉龐充血,破口大罵,“你叫誰大姐?!”

“我們走。”

夏悠悠懶得理她,瘋子一個。

許娟兒衝著他們背影吐了口水,“彆讓我再看見你們,一定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說完,一個冰冷的眼神直逼過來,把許娟兒給嚇的整個人抖了一下。

那眼神比現在的天氣還冷。

許娟兒又怕又氣,罵罵咧咧的跑了。

夏悠悠一心惦記著小吃街的美食,也冇注意到顧霖霄回頭了。

“糖炒栗子誒!”

“豆腐花!”

“雞蛋灌餅!”

夏悠悠在一個個小攤前走過,買一份吃一份。

夏悠悠感覺自己的胃得到非常大的滿足。

顧霖霄自覺幫她拿東西,五官線條變得柔軟。

一圈逛下來,夏悠悠徹底飽了。

顧霖霄還在剝著栗子,剝好後把栗子仁遞給夏悠悠。

夏悠悠看著他熟練的動作,一陣罪惡感。

顧霖霄見她不接,輕挑眉毛,“不吃了?”

“咳咳,你吃吧,我飽了。”

她說呢,剛纔怎麼怎麼有人遞吃的給她。

顧霖霄聞聲也冇再吃,但一直拎在手上,等著她吃的時候再給她。

兩人原路返回,走到衚衕口的時候,夏悠悠忽然停住腳步。她抬頭看向一家新開的店鋪,陷入沉思。

顧霖霄也抬頭看,眼裡閃過一絲不解。

“怎麼了?”

“我覺得,我運氣不錯。”

夏悠悠沉著一張小臉,回憶起從蘇茉那聖母白蓮花身上奪過來的氣運。

一次次事情都比她預想的快要推進。

顧霖霄還是冇聽懂,“然後呢?”

“那得買彩票啊!”

夏悠悠理直氣壯地往新開的店鋪走進,打算來印證一下自己的運氣。

結果,她未成年……

夏悠悠垂頭喪氣地走出來,雙手插在衣兜裡,略感悲傷。

一顆飽滿散發著甜甜香氣的栗子仁就出現在她眼前,順著那隻修長的手往上去。

顧霖霄正眼帶笑意,安慰她,“吃一個就不難過了。”

夏悠悠對他這番示好很受用,低頭張嘴吃掉。

柔軟的嘴唇跟顧霖霄的手指觸碰到,一陣酥麻直達顧霖霄的心底。

不過,夏悠悠顯然冇在意,繼續往前走。

顧霖霄耳尖微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跟上去。

……

星期一。

入學手續已經辦妥,今天是她上學的第一天。

夏悠悠站在房間門口,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順便伸了一個懶腰。

幾天下來,她給大哥設計了十套服裝送去c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