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開車順著路走到一個高大的建築物前。等下了車以後,陳玉纔看到這好像是一傢俬人醫院。

“你身體不舒服嗎?”陳玉頓時緊張了起來。尤其是經過夏悠悠那次警告以後。她確實是把身體看得比較重要,但是冇想到夏爾文字身還有什麼問題。

“不是,我冇生病。來這裡稍微有點事情,不要問,你跟著走就行。”夏爾文說。

“哦,好的。”陳玉也不敢多問,因為夏爾文現在看上去脾氣越來越差了。

夏爾文一邊問路,一邊走到最裡麵的研究所。

“你好,先生,這裡不能再進去了。”有一個護士模樣的人把他們攔了下來。

“夏爾喬在嗎?我找夏爾喬。”夏爾文倒是冇有強行說要進去,反而如此說道。

“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去叫夏醫生。”穿著白大褂的護士說道。

他們等了幾分鐘,就看到一個長相跟夏爾文有五分相似的男人穿著白大褂走了過來。

男人臉上帶著十分稀奇的表情:“真是稀客。你居然也會從實驗室走出來,我還以為你已經失去了作為一個人類正常的行走功能,怎麼,是有哪裡不舒服?不會要掛了吧?”夏爾喬調侃道

“呸,你掛了我都不會掛。”夏爾文特彆嫌棄他這個弟弟。

“我可比你養生多了。“夏爾喬笑:“小李,我的杯子呢,我今天就要讓你看看什麼是枸杞。”

夏爾文翻白眼:“不用看到什麼枸杞,我倒是看到某人在狗叫呢。”

路過的護士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顯然,他們這種對話方式,總歸是讓人覺得有些太過直白。

“好了好了,究竟什麼問題?嚴不嚴重,快說,我待會兒還有手術忙,冇時間陪你在這兒嘮嗑。”夏爾喬說。

這時候夏爾文反倒沉默了片刻,然後從身後把陳玉拉到了麵前。

在陳玉一臉茫然的表情下,出聲道:“這是我新招的助理,我也挺喜歡,但是她性格就有點內斂,你看看她的臉,幫她檢查一下,出一份報告,看她需要什麼治療,給她先治一下。如果治不了,我就去找大哥試試。”夏爾文說。

“哦,這樣啊,我看看。”夏爾喬盯著陳玉的臉看。

而陳玉,則是完全僵硬在原地。

前天,夏爾文說是要帶她出來,她以為應該是夏爾文自己的事情要處理,但是萬萬冇想到,居然是帶她來醫院看臉。

陳玉鼻子一酸,差點當場就哭出來。

“初步判斷應該是痤瘡,再加一部分真菌感染。”夏爾喬說:“不過程度還是挺嚴重的,最好彆亂用藥,你跟我進來,先檢查完再說。”

“好。”陳玉跟著夏爾喬進去。

檢查的步驟很多,從抽血,到紮破化驗,到留樣本,甚至到體檢,甚至過敏檢驗。

夏爾喬一步一步都進行了檢查。

等全部弄完以後,他帶著陳玉出來,跟夏爾文道:“具體的結果還是得等到化驗出來以後再說。時間大概一週左右,現在的檢查設備都比較簡陋。到時候有結果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們吧。”

“行,改天我給你找點你最愛的枸杞。”夏爾文十分識相的對他進行感謝。

“咦,彆了吧,你給我把你新研究的那個弄出來,先讓我試試就行。”夏爾喬說。

“行,答應你了。”

兩人告彆。

等他們回去的時候,陳玉還是忍不住說道:“你怎麼會想到帶我來看醫生呢,不管怎麼說,我們也隻是雇傭關係,你還正常付我工資,工資比普通的工作標準要高好多,其實這些就已經足夠了,冇必要做到現在這種程度。而且,我最近還老是讓你生氣。”

她越說越感到忐忑。

其實說不驚訝是假的,說不感動也是假的。

在她人生前二十年裡麵,從來冇有感受過最近這麼多的善意。她甚至也有一種錯覺,覺得她自己也是被老天眷顧的人。

夏爾文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無所謂的道:我隻是討厭大哥用這件事情來威脅我。你看,如果我幫你治好了臉。以後你肯定會安心做我助理,不會莫名其妙跑到大哥那裡去。我就是不想讓我大哥得意罷了,你不用多想。”

陳玉忍不住笑了一聲。

她現在已經有些摸清楚這個男人的脾氣。他不會直白的對你表達自己的好,甚至語言有時候是有些傷人的,脾氣也不定,但是他做的事,往往又會讓你十分感動。就像是在寒冬裡,喝了一碗熱湯。

熨帖又溫柔。

陳玉笑了一下,道:“就算現在你大哥讓我去,我也不會去的。”

夏爾文看了她一眼,嫌棄的說:“我纔不相信,你們這些女人都是騙人的,我妹妹就整天說謊。”

“你彆在背後說她,我可是會偷偷告訴她的。”陳玉笑著說。

夏爾文一聽,臉上的表情控製不住的稀奇:”你居然也有一天會開玩笑?“

陳玉頓時收回笑容,不說話了。

夏爾文看她這樣也冇有多說什麼,帶著她回去繼續做自己的研究。

週一的時候,夏爾文把這兩天工作的工資按小時結給了她。

“是不是有些太多了?”陳玉拿著錢問他。

她數學很好,隻粗略算了一下,就發現已經是足足三天的工資了。甚至是按照24小時算的。而她滿打滿算來到夏家,也就兩天時間。

她的人生中,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錢呢。

“我懶得算什麼時候你工作了,什麼時候又冇工作,反正這兩天你不是都跟我在一起嗎?你就都拿著算了,而且,你現在身上這身,穿著也不太合適了吧,明天你自己拿著這些錢先去買點衣服,就當是我給你發的工作服吧。”

“又剩餘的話,你就再吃幾頓好吃的,下次見麵的時候,希望你能更精神一點,彆動不動就說自己熬不了夜。”夏爾文一臉不耐煩。

“好,謝謝你。”陳玉笑著跟他說。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陳玉已經要交學費了。

雖然她足夠優秀,但是現在的清大並冇有靠成績可以減免學費的程度。

她想,以後她總會好好做事,幫夏爾文把這個錢賺回來的,雖然他也不知道夏爾文究竟靠什麼賺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