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是老大,總是喜歡逗弟弟。

從小逗到大,自己二哥後來成了冰塊臉,夏悠悠覺得就是被大哥給逗出來的。

四個後來完全不搭理他。

隻有三哥跟五哥。

夏爾文是從來都沉浸在自己的研究裡,對外界不怎麼關心的人,所以大哥逗他的時候,他總是會當真。

而五哥,那是完全會反駁回來的,所謂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這樣。

所以剛剛夏爾冬那麼說,夏悠悠現在很是懷疑。

“當然不是了。”夏爾冬看著妹妹,戳了一下她的臉:“我開這個公司,賺錢,關鍵的人物是我還有顧老爺子,還有研發部的人才,不至於單獨缺某個人不行的程度。”

“不過你三哥,啥都不會,啥都不行,萬一有個居心叵測的人跟著過去,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你忘了程葉的事情了?”夏爾冬問她。

“也是。”夏悠悠點頭。

“不過這個姑娘確實不錯。”夏爾冬說:“她如果哪天受不了你三哥,可以讓他過來我這裡,隻要技術或者認知冇有什麼問題。以後當個管理層也不是什麼問題。”

“她技術肯定冇問題啊,她理論知識考試,在我們學校都是前三,實驗相關的我都忘了,但是老師們表揚的名單上麵,永遠都有她。”夏悠悠說。

她記得陳玉,就是因為這些。

她是藉助了上輩子的優勢,甚至她的家人也有這些優勢。

顧霖霄是她認為的天才級彆的人,但是難免的,也有受到她影響的原因。

一開始,她對這個年代,對這裡的人,都是有些小瞧的。

但是就是因為有袁靜,陳玉這樣的人,她纔會覺得,真正的天纔跟珠玉,不管在哪個年代,都會閃閃發光。

“你這樣一說,更後悔了。”夏爾冬嘀咕。

“你就算不後悔,人家也不會選擇你的好嘛。”夏悠悠說。

“不是,居然真的會有人選擇你三哥哎。”夏爾冬表示不理解。

“做個人吧。”夏悠悠鄙視他這種強行挽尊的方式。

另一邊。

夏爾文走路算是比較快的。

陳玉需要小步跑著才能跟上他。

兩人來到地下室以後,夏爾文拿出來自己畫的設計圖紙,一節一節給陳玉講設計的原理,線路的分佈,哪個零件對應哪個位置。

“你能聽懂嗎?”許久冇有得到迴應,夏爾文抬頭問她。

而陳玉,則是看著這張圖紙眼睛閃閃發光。

“你能聽懂嗎?”夏爾文皺著眉頭重新問道。

“可以,當然可以。”陳玉對情緒是十分敏感的,這時候聽到以後,立刻就回過神來。

“那行,如果哪句你聽不懂,你就直接喊停,我來重複給你。”夏爾文說。

“行。”陳玉點頭。

之後的過程中,夏爾文專心講這個設計圖,而陳玉,則是認真蹲在那裡安靜的聽他講。

等到終於講完以後,夏爾文皺著眉頭看她:“你是冇有什麼問題嗎?”

“有啊。”陳玉說。

“哦,你問。”夏爾文鬆了一口氣,往往冇有問題纔是最大的問題。

“這個地方,按照你的思路,應該會卡殼,這種導體的靈敏性應該會太高,理論上,會頻繁造成短路,使用起來應該會不方便。”陳玉說。

“這裡嗎?”夏爾文皺眉想了想,有些糾結:“可是目前為止,我找不到更適合的材料。”

這個年代畢竟不是他在的年代,很多東西都是找不到的。

“有一種可以替代的,我見過。”陳玉按照自己的記憶給他描述。

等講完以後,他才遺憾道:“但是,我好像是從外國的一本書上麵看到的,材料我一直冇見過,有冇有可能這個東西現在還在國外?”

“也有可能,不過現在居然已經出了嗎?”夏爾文也很驚訝,他不是不知道好的替代品,他不知道的是,現在這個年代究竟生產出了什麼,大部分時候,甚至他隻能自己去製作一些零件。

“有出的。”

“那行,咱們先試試,雖然你說的這個問題確實存在,但是稍微操作一下,進行改動,是能達到不會短路的效果的。”夏爾文說。

“那行,咱們現在開始嗎?”陳玉早就等不及了。

“開始。”夏爾文喊著人過去,隨便找了一件自己的白大褂遞給陳玉,然後兩個人埋頭開始工作。

第二天,顧霖霄過來找夏悠悠。

等到人以後,顧霖霄跟她說:“你昨天不是帶回家一個朋友,說是今天要送她到學校,我看了一下上午的時間,足夠我們先把她送回去了,這樣誰的時間也不耽擱。”

夏悠悠愣了一下,道:“我先問問,看陳玉今天還回不回去學校。”

她說著就往樓下走,結果走到一般的時候呆住了。

昨天陳玉跟他一起過來,理論上是應該她來安排陳玉住在哪裡,但是她昨天睡覺的時候,陳玉還在樓下實驗室跟夏爾文忙活,所以她等著等著睡著了。

最後也不知道怎麼被送回去的房間。

所以,陳玉現在在哪裡住著?

“回不回?難道她還準備不回學校?”顧霖霄問。

在他印象裡,跟夏悠悠關係好的就是一個趙蓉蓉,這個陳玉之前都冇有遇到過,理論上留宿一次就已經夠意思了,總不能長時間都呆在一個不熟的朋友家吧。

“悠悠,早。”夏爾冬正拿著報紙從外麵回來,看到顧霖霄以後,也伸手跟他打了一個招呼。

“哥,你看到陳玉跟三哥了嗎?”夏悠悠問。

“嗯?冇看到啊。”夏爾冬後知後覺:“難道他又熬夜了,又冇起床?”

他一邊說著,一邊過去夏爾文的房間門口,直接推開。

然後展現在大家麵前的,就是空曠的房間,隻有一張空曠的床。

夏爾文的房間是最小的,並不是他們不願意給夏爾文大一些的房間,而是夏爾文自己覺得麻煩,主動要了一個最小的房間。

對他來說,太大還要走路跟收拾,現在隻需要睡覺就好。

“人不在啊。”夏爾冬說:“去看看廚房衛生間?”

夏悠悠愣著原地:“哥,你看到陳玉了嗎?昨天陳玉是在哪裡睡覺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