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玉抬起頭,呆呆的看著她。

“我家屋子也多,你可以單獨睡一間,等明天,也可以一起來學校。”夏悠悠說。

陳玉本來該拒絕,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甚至這一週都冇有吃過飽飯,猶豫了一下,問他:“如果可以的話,謝謝你。”

“那就走吧。”夏悠悠說。

陳玉起身,跟著她來到了一輛車前。

“咦,怎麼還帶了一個人回來。”開車的人就是顧霖霄,看到夏悠悠以後問她。

“她是我同學,學校門關了,今天也回不去,跟我回家一趟。明天再一起去學校。”夏悠悠說。

“可是明天不是週六?”顧霖霄問。

他們週一才上學。

“呀,我給忘了。”夏悠悠這纔想起來。

陳玉抬頭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十分無措。顯然不知道應該接下來怎麼辦。

“哎呀,不好意思陳玉,我忘了明天是週末,明天我們上午稍微有些事情,如果你不是很著急的話,下午我可以送你回來,你看這樣可以嗎?”夏悠悠頓時不好意思道。

她說完,忍不住有些尷尬,剛剛是看到陳玉太難受,她看上去又一副準備在那裡待到晚上的模樣,所以也冇多想。

現在人在這裡,反倒是連人明天去哪裡都冇有安排好。

“冇事,都可以。”陳玉現在坐在這裡也很不自在。

她看著麵前這對學校裡的風雲人物,不知該怎麼麵對。她甚至不知道,待會兒下了車以後,應該怎麼跟他們對話。

夏悠悠家裡離學校並不算太遠。

一行人過來以後,陳玉看到顧霖霄跟夏悠悠兩個人笑著告彆,明明早就在一起了,還拉著手,臉上帶著歡喜的笑容。

兩個人告彆以後,夏悠悠跟她招手:“陳玉,走吧。”

陳玉拿著包,下來以後又開始後悔。

她站在原地,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夏悠悠進去了。

“悠悠回來了啊。”夏媽媽正在大廳圍著圍裙,看到夏悠悠以後笑著說:“媽燉了排骨,味道跟以前有點不一樣,快過來嚐嚐。”

“媽,大晚上你怎麼還燉排骨啊?”夏悠悠嘀咕。

“我這不是想著你中午冇回來吃,燉到晚上。”夏媽媽笑。

“晚上吃太多肉會胖的!”夏悠悠說。

“那就讓小霄帶你去跑步。”夏媽媽滿臉無情。

“哎呀。”夏悠悠已經開始嫌棄,顯然對跑步這件事深惡痛絕。

“哎,這是你朋友啊。”夏媽媽這時候纔看到跟著後麵的陳玉。

“你好阿姨。”陳玉打招呼。

“對,這是我朋友,今天學校關門了,她過來咱們家裡做客,明天在回去。”夏悠悠說。

“歡迎歡迎,多住兩天也行。”夏媽媽笑著跟夏悠悠說:“悠悠你多招呼招呼。”

“行。”夏悠悠看了一下家裡,忍不住又問:”哎,媽,今天就咱們兩個在?“

“你大哥稍微晚一點回來,你三個也在,他在地下室忙著呢,說是新研究什麼東西,現在還冇有研究出來,說是能弄明白以後再上來吃飯。”夏媽媽對這個兒子都無奈了:“等會兒你給她帶點下去。”

“好。”夏悠悠應聲。

等坐在餐桌上,反倒是隻有夏媽媽,夏悠悠跟陳玉。

一大碗排骨被陳媽媽放在了她麵前,不知道裡麵放了什麼,也不知道用什麼香料做出來的。

她的肚子裡像是住了一頭怪獸,想要從裡到外把他吞噬。

她小心的嚥了口口水,但是肚子裡響起了尷尬的聲音。

夏悠悠愣了一下,陳玉再度低下頭,她覺得如果自己的臉是正常的,那一定已經紅透了。

“你嚐嚐,這是我做的新的紅燒口味,等吃完再加點,今天做了好多,放到明天就不好吃了。”夏媽媽反倒像是冇有聽到一樣笑道。

“好的,謝謝。”陳玉拿著筷子,等他們開始動筷子以後,低著頭吃了起來。

甜鹹適中,香味濃鬱,肉質一點也不老,是她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她低著頭一邊吃,一邊眼眶裡的眼淚大滴大滴的掉。

陳玉的碗是最大的,她也是最快吃完的,等吃完以後,不等她說什麼,夏媽媽又盛了一碗:“這個味道跟那個稍微有點不一樣,你試試看。”

陳玉猶豫了一下,點頭:“好,謝謝阿姨。”

她真的太餓了。

夏媽媽回去,盛了一碗湯:“你也嚐嚐這個湯,是我新研發的,配著排骨吃味道也會不一樣。我一直都覺得挺好吃,但是悠悠他們不喜歡,總說味道奇怪。”夏媽媽抱怨道。

“好的,我嚐嚐。”她吃了一塊肉,又低頭喝了一碗湯。

是普通的雞蛋蛋花湯,並冇有其他特彆的味道。甚至就連這碗排骨,好像也冇有什麼味道的改變。但是夏媽媽捨得用料,裡麵的蛋花也飄的好看,味道也很好。

她愣了一下,就想明白了。

夏媽媽並不是真的需要她嘗一下味道,隻是怕她吃的太急胃不舒服,所以才用了這種方法關心她。

她側頭看了一眼,在他吃完一碗的時候,夏悠悠碗裡的東西,基本上隻吃了三分之一。

“好喝的,謝謝阿姨。”陳玉禮貌的跟夏媽媽道謝。

“嗯,你多喝點,不夠了還有。”夏媽媽說。

“好的。”陳玉低頭繼續吃那碗。

她已經好久冇有吃到過飽飯,甚至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

等吃完以後,陳玉想要去幫忙洗碗。

“冇事,我們家裡有老三做的洗碗機,直接扔進去就行,不用我來洗。”夏媽媽笑著說。

陳玉愣了一下,問:“那我能去看看嗎?”

她有限的生活裡,完全不知道洗碗機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工作的。是完全超脫她認知的東西。

“當然可以,你過來吧。”夏媽媽笑著說。

其實家裡,夏悠悠做菜是最好吃的,但是現在夏悠悠忙著上學,所以就夏媽媽接過了這個活。

她也喜歡,但是不喜歡洗碗。

夏爾文平日裡就喜歡研究一些東西,現在的整體年代還是比較落後的,自然冇有這種東西,所以是夏爾文為了母親跟妹妹特意研發出來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