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子是顧博生幫忙找的,離顧家大院不遠。

大概就是靠山村村口到村尾的距離,走一段路就能到。

夏悠悠也很滿意這件院子,周圍都是住宅區,環境片幽靜,比不上顧家大院那麼大,但比秦家的院子要大。

賣家一開始以為是顧博生要買房子,都打算直接送了。

顧博生知道夏振國的脾氣,還是通過正常的買賣手續進行交易。

有顧家這層關係在,整個流程非常順利。

經過幾天的裝修和裝置東西,終於搬進來了。

一家人各自把行李收拾回自己的房間,再出來時發現顧霖霄還在。

“你還不回去嗎?”

夏悠悠走到麵前發出疑問。

顧霖霄眼眸裡掠過一絲失望,微微垂頭。

大哥走過來主持公道,“悠悠你怎麼說話的,顧爺爺幫我們找了房子,霖霄也幫我們把東西搬過來了,怎麼也應該留他下來吃一頓飯啊。”

三哥也跟著附和,“就是。”

“那顧爺爺自己在家吃飯多寂寞。”

夏悠悠一臉無辜地解釋。

這時,門外走進來一道身影。

“所以我想了一下,今晚來你們這兒吃頓飯。”

眾人聞聲看過去。

顧博生雙手背在身後,眼裡的笑意幾乎都要溢位來。

大家錯愕一下,旋即笑開。

兩家在靠山村結下來的緣分不淺,尤其現在又住在附近,日後免不了經常串門。

顧博生走過孫子身邊的時候,犀利的眼眸瞪了他一眼。

還得他親自出馬!

“悠悠丫頭,看秦爺爺給你帶了什麼?”

秦學賓也知道夏家今天搬家的事情,估摸著時間差不多就找上門來。

夏悠悠眼角瞄了顧博生一眼,果然沉下臉色了。

得,今天她又要在這兩人之間周旋。

秦學賓拎著一個盒子進來,目光在觸及到顧博生的時候,笑容淡了下去。

他心裡那個氣啊,居然來晚了!

顧博生略微抬起下巴,儘顯驕傲得瑟之意。

夏悠悠生怕兩人又開始拌嘴,趕緊轉移話題,“秦爺爺,你給我帶了什麼呀啊?”

“棋子啊,秦爺爺教你下棋。”

秦學賓心思立刻被轉移,打開自己的禮物獻寶似的給她看。

盒子裡是兩個晶瑩剔透的琥珀琉璃碗,一邊是黑棋,一邊是白棋,每一粒棋子都十分通透,可見材質不錯。

這應該價格不菲啊。

夏悠悠不好收下這麼貴重的禮物,“無緣無故怎麼送我禮物啊?”

“你這不是要去學校了嗎?開學禮物。”

秦學賓非要送,還是以老師的名義。

夏悠悠無奈收下。

不過秦學賓也算是提醒她了,入學的手續已經辦好,她和顧霖霄準備去學校讀書了。

隨著政策的放鬆,高考製度已經恢複了。

秦學賓打算再幫孫子多說幾句,奈何顧博生不樂意。

“丫頭,爺爺也給你準備了開學禮物,不過工期需要久一點,要過兩天才能到。”

“不用這麼麻煩……”

還要工期?這得是什麼啊?

夏悠悠實在是架不住兩個秦學賓和顧博生的幼稚較勁,幸虧大哥關鍵時刻把她喊走。

“哼!”

兩老頭頓時冷哼一聲,扭頭不看對方。

顧博生瞄了一眼不善言辭的孫子,打從心底著急。

不主動點怎麼得到丫頭的心?

秦學賓環顧這院子一圈,咬牙低聲警告顧博生,“顧老頭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丫頭可是我看中的未來孫媳婦。”

顧博生扭過頭反駁,“丫頭答應你了?”

一句話噎住秦學賓。

當然冇答應!

“我不管,反正就是我未來孫媳婦。”

“大家都是有孫子的人,到底是誰孫媳婦,各憑本事。”

顧博生毫不退讓。

在牛棚的時候,顧博生就看出自己孫子那點心思,不過那時候他們還揹負著壞分子的罪名,給不了小姑娘幸福。

可現在不一樣,顧家能成為丫頭的後盾。

秦學賓見他露出狐狸尾巴,瞪圓眼睛,“你欺人太善!”

他孫子還在部隊裡呢,怎麼爭取嘛?

顧博生不再搭理他,去找他的忘年之交敘舊。

另一邊。

夏悠悠離開大廳後鬆了口氣,總覺得自己有一種逃難的感覺。

夏爾冬眼眸帶著寵溺的笑容,“秦爺爺和顧爺爺很喜歡你,你怕什麼?”

“哥,你以前冇看過那種宮鬥劇嗎?爭寵真的太可怕了,”

夏悠悠十分感慨。

大哥的笑容更甚,帶著她一路走到自己房子裡。

這次下南洋,他收穫了不少。

夏悠悠的注意力也回到正經事上,“上次你在電話裡說投資了一家服裝公司是嗎?”

“嗯,海外注資的一件服裝公司,不過我手上的錢隻能占百分之五的股份。”

“c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