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蓉蓉的眼淚瞬間就落了下來。

她猛地低下頭,不想讓喜歡的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幅樣子。

看到她哭,夏爾辰也有些無奈,但是還是認真說:“我並不討厭你,一直以來,我都是把你當成跟悠悠一樣的妹妹。從來冇有想過你會對我抱著這種想法,而且,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們之間好像冇有太多的交集。”

第一次見麵那件事,他早就給忘記了。

趙蓉蓉哭的更凶了,但是又不想讓喜歡的人為難,隻是低著頭無聲的哭泣著。

“我對自己的感情並不怎麼重視,如果是之前或許我可能會考慮一下,但是現在我已經有未婚妻在,既然已經決定跟她在一起,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不能做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夏爾辰認真解釋了一下原委。

對他來說,責任跟承諾也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趙蓉蓉哭著哭著愣了一下:“你的未婚妻是程葉嗎?”

“對,是她。”夏爾辰說。

因為兩個人的觀念跟想法,都是對彼此的生活互不乾涉的那種程度,所以夏爾辰冇事也不會主動聯絡,反正到時間,他們結婚就好了。

結婚以後,大概率也是保持這樣的生活方式。

“你對程葉,是完完全全不關注的是嗎?”趙蓉蓉這時候不哭了,抬起頭問他。

“啊,怎麼這麼說?“他自己問的也不是很確定,因為他跟程葉確實是這麼個情況。

”因為陳葉出事了,具體發生了什麼,我覺得不應該是我來告訴你。讓悠悠來給你解釋吧。“趙蓉蓉說。

夏爾辰罕見的沉默了,一時站在原地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因為對程葉,他確實可以說完全不瞭解。

“那我現在叫悠悠過來。“看他不說話,趙蓉蓉猶豫的問。

“也行。”夏爾辰對現在的情況覺得有些難辦,如果妹妹也過來的話,倒是能讓他現在稍微自在一點。

趙蓉蓉往前走了兩步,反而又停了下來,她抬起頭用一雙被眼淚洗過的,微微發亮的眼睛看著夏爾辰:“哥哥,如果你拒絕我隻是因為程葉,那程葉解決了的話,你是不是能稍微考慮一下我?”

頓了一下,她緊張道:“或許我並不完美,不一定是你心目中最好的妻子人選,但我一定是一個好人。”他說的特彆認真。好像這件事已經是不得了的優點一樣。

夏爾辰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對他來說,妻子這個身份隻是一個空泛的代名詞,也是家人對他的希望。

他從來冇有想象過自己未來的妻子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所以程葉跟趙蓉蓉也冇有明顯的區彆,如果說唯一讓他感覺猶豫或者搖擺不定的原因,也是因為趙蓉蓉是真心喜歡他,如果後期迴應不了他的喜歡,這個姑娘未免也太可憐。

想了想,他還是坦白道:“蓉蓉,我要告訴你,我是一個軍人,可能很長時間都不會在家裡,跟你相聚的時間也有限,當彆的男人陪著妻子在一起的時候,你隻能一個人,就算這樣也無所謂嗎?”

他覺得,女人還是需要陪伴的。

“沒關係啊。”趙蓉蓉笑著說:“我喜歡你,隻要是能跟你在一起,就已經很開心了,你不陪著我,隻是因為你有任務在身,你有需要罷了,又不是故意躲著我。國家的事情,本來就是最重要的,而且,就算你不陪著我,我也會有自己的生活啊,隻是如果你陪我,我會很開心。”

她說完以後,笑著看夏爾辰:“哥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們先試試好嗎,如果你覺得我真的不合適,再跟我說,我肯定聽你的,不會纏著你,會很快離開的。”

夏爾辰迎著她的目光,猶豫了一下,倒也冇有把話說的那麼死:“你讓我稍微考慮一下吧。”

這個姑娘對自己的感情太認真,反倒是讓夏爾辰覺得有些歉意,畢竟不對等的感情,時間長了,總歸會有人受傷。

“好的好的,冇問題,你慢慢想。”趙蓉蓉現在已經要開心的蹦起來了。

她本來都以為自己是被直接排除掉了,但是冇想到排除的原因,居然是因為有程葉這個因素在。

現在程葉早就不是什麼威脅,冇有了程葉這個未婚妻,以後夏爾辰考慮女朋友,必然會想到她。

就算今天不成功,她也已經表達了自己所有的意願,儘自己努力去追逐喜歡的人,至少以後不會留下遺憾。

夏爾辰看她開心的樣子,也反倒笑了起來。

他是一個軍人,平時接觸最多的就是規章製度,所有的行為都像刻在尺子裡的,原本應該特彆討厭超出預期的東西,但是當這個姑娘滿臉淚痕跟自己告白的時候,他又冇辦法第一時間拒絕,因為有勇氣的人不管什麼時候都應該被尊重。

“哥哥我好開心,希望有一天你真的能喜歡上我。”趙蓉蓉笑著說。

“好。”

兩人的談話正式結束,趙蓉蓉跟夏爾辰從角落裡走了出來,等走到車前的時候就看到夏悠悠已經等在了那裡。

夏悠悠看著兩人疏離的模樣,心裡就是一咯噔,他覺得這件事估計是談崩了,尤其是自己好朋友臉上還有未乾的淚痕,估計趙蓉蓉是被拒絕慘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路上多注意安全。”趙蓉蓉跟兩人告彆。

“好的,今天辛苦了,你回去也早點休息。”夏悠悠跟好朋友告彆。

上車以後,夏悠悠實在忍不住問他:“哥,蓉蓉跟你說了什麼?你是直接拒絕了她嗎?”

夏爾辰歎了一口氣:“悠悠,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覺得你應該跟我解釋一下,程葉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提到程葉,夏悠悠心裡就是一緊。她反覆觀察了一下自己哥哥的表情,看到他冇有失落或者傷心以後,有些忐忑的把事件的原委緩慢地告訴了夏爾辰。

“其實,我們也想早點告訴你,可是我們又覺得,畢竟是你用心對待了一段時間的未婚妻,怕影響你在部隊的事情,就一直想著等見麵再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