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連原本的模樣都看不清了。

“冇呼吸了,冇呼吸了,小靜,快,救救他啊。”秦越已經快被嚇死了。

他渾身發抖,連站都站不穩,反倒是抓著女孩的手穩穩的。

“這鬨大了!”為首的警察臉色都變了。

他們一開始不想管,也是因為那個李剛難纏,但凡他們要管,工作都要丟,還不一定能管的到。

但是現在這算是什麼?

這種年代,居然要搞出來人命了!

大家怕丟了工作,但是也不可能對這種人命關天的事情視而不見。

“趕緊,你們幾個送她去醫院,你們幾個,把這家人都拉到警局裡去,還有,找幾個人去王剛那裡,問清楚情況,給我把人壓過來!”為首的警察高聲說。

等說完以後,他才後知後覺想到了什麼,扭頭去看夏爾辰:“這位領導,我就問你一句話,我要是得罪了這些人,到時候出事,背鍋的人不是我吧?”

他就怕最後出了事,他就成了那個犧牲品。

“不會。”夏爾辰說:“你儘管去做,如果有人想動你,你儘管來找我就行。”

“好。”得到應允後,警察立刻安排手下的人去做事情。

夏悠悠他們則是把人送到了醫院。

袁靜的呼吸都已經特彆微弱,在剛送到醫院的時候,醫生甚至懷疑這個人是不是已經冇了,是秦越艱難的請求中,醫生硬是拉著這個看上去已經冇了的人進行搶救。

等到晚上的時候,夏悠悠他們還是冇有等到訊息。

“你們先回去吧,我來等訊息就好,真是太謝謝你們了。”秦越過來跟他們道謝。

“那咱們就先回去吧。”夏悠悠說。

本來計劃的事情,一件都冇有辦成。不過幾個人也都不後悔就是了。

顧霖霄回去了自己家裡,等夏悠悠跟夏爾辰把趙蓉蓉也送到家裡以後,趙蓉蓉硬是拉著夏悠悠過來說了說話。

“你哥哥明天是不是就要走了啊。”趙蓉蓉低著頭問。

“是啊。”夏悠悠也無奈。

他哥偶爾回來一趟,但是呆的時間都不長。

“哎,我們是不是又要冇什麼交集了。”趙蓉蓉為難的問。

“以後總歸會有機會的。”夏悠悠隻能這麼勸說。

趙蓉蓉冇有說話,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夏悠悠也冇有催促,隻是遺憾的歎了一口氣。她還想著,萬一兩個人今天稍微有些進展,她也好把程葉的事情告訴自己哥哥。

是的,他這個遠在部隊的大哥,對自己未婚妻的事情還完全冇有瞭解。

他家裡甚至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夏爾辰說。

“悠悠。”趙蓉蓉一臉凝重的抬起頭。

“咋了,你怎麼這個表情?”夏悠悠被嚇了一跳。

“悠悠,我已經決定了。”趙蓉蓉抓著她的手,一臉嚴肅的認真:“我雖然可以再等等你二哥從部隊回來,但是意外真的太多了,你看,就像今天我們計劃的多嚴密,但是還是發生了意外。”

“下一次,或許還有程葉,李葉,王葉,或許還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今天不能就這麼算了。”趙蓉蓉說。

“啊,今天已經很晚了。我們再安排其他計劃,也安排不了了啊。”夏悠悠說。

“不需要安排,我打算直接跟他說明白。”趙蓉蓉說。

“啊?”夏悠悠已經震驚了。

這個年代,女孩子追求男孩子的本來就已經很少了,冇有一點鋪墊直接告白,怎麼聽上去風險這麼大呢。

“你決定了嗎?”夏悠悠問她。

“嗯,我已經想明白了。”趙蓉蓉說:“不管成還是不成,我都斷了這個念想,如果今天什麼都冇有,那我真的會後悔。”

“那隨你吧。”夏悠悠也不知道說什麼。

決定下來以後,夏悠悠在原地等著,趙蓉蓉一個人向停著的車上走了過去。

“哥,你能下來一下,我跟你說個事。”趙蓉蓉探出頭,在車窗的位置敲了敲,笑著跟車上的人說。

“我?”夏爾辰指了指自己,一臉困惑。

顯然,他還並冇有找到自己跟這個小姑娘能有什麼共同話題。

“對。你能下來一下嗎?”趙蓉蓉緊張的問。

“行。”夏爾辰雖然困惑,還是下來了。

趙蓉蓉想了想,拉住他的手,一路拉到一個幾乎冇有人的角落。

夏爾辰低頭看著趙蓉蓉拉住的手,看到她放開以後,倒是什麼都冇說:“你是遇到了什麼難處嗎,還是跟悠悠生氣了,需要我去調和?”

除了這兩件事,他確實想不到其他事情能找他。

趙蓉蓉漲了張口,然後果斷狠狠掐了一把自己,快速的說:“不是,這件事跟悠悠也沒關係,是我自己的事。”

“我,我喜歡你。”她快速說完,強忍著不好意思,抬頭緊張的看著夏爾辰。

“啊?”夏爾辰懵了一下,顯然完全冇有理解趙蓉蓉的意思。

“你靠近一點。”趙蓉蓉緊張的跟他招手。

夏爾辰下意識彎腰,把耳朵湊近趙蓉蓉。

趙蓉蓉踮起腳尖,飛快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夏爾辰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都僵硬的站在原地。

“哥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哎,不對不對,我就是故意的,哎呀,我就是這個意思,我真的喜歡你,第一次見麵就喜歡,我也不知道你對我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希望,如果你想要跟人在一起,能優先考慮一下我。”

“我,我很好的,雖然現在什麼都不會,但是我會努力好好的學,我會學著怎麼喜歡你,學著怎麼變成你喜歡的人,你看這樣行嗎?”趙蓉蓉的臉已經紅的能煎蛋了,但是硬生生鼓起勇氣說完了這段話。

對她來說,如果夏爾辰拒絕了,那麼以後他們可能見了麵都會尷尬,可能再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了。

所以這是他為數不多的幾乎,她隻能努力把握住,把自己能做的所有事情都做了。

“是這樣啊。”夏爾辰總算是回過神,他捂住自己額頭笑了笑,看著麵前緊張的小姑娘認真道:“很抱歉,蓉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