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警察親自帶著一群人來到了小袁家裡。

小袁家裡是袁爸爸他們單位分的房子,五口人擠在了兩間臥室裡,一間是袁爸爸袁媽媽住著,另一間是袁家兩兄弟住著,小袁一個女人,就被關在客廳。每天一群人看著。

他們家住的條件也不好,在六層。

一行人過來的時候,看到樓下的台階上坐著一個滿臉焦急坐立不安的男孩。

這個男孩看上去十分疲憊,臉上憔悴像是兩天冇有睡覺,穿著白襯衫,白襯衫的下襬也被蹭臟了,他顯然顧不得。

他長著一張清秀的臉,看上去年齡比他們都要小。

他旁邊是一個跟他長相有七八分相似的女孩,就是他的妹妹,秦雨。

男孩看到兩人,激動的跑到兩人前麵,指著後麵的警察跟他們說清楚事情原委。

秦越很快過來,跟幾個人鞠躬:“謝謝,謝謝你們。”

“冇事,等事情解決了,咱們再一起去玩就好了。”夏悠悠笑著說。

“嗯,一定。”

幾個人上了樓。

“咚咚咚——”

警察率先把門敲響。

“誰啊?”

裡麵顯然是有人的,站在門口喊了一嗓子,嗓子裡充滿了不耐煩,顯然這兩天秦越時不時上來敲門。

這麼大一個小夥子,又不能打人,隻能罵人趕走。

“我們是警察,過來有點事要處理,你開一下門。”警察說。

“有什麼事,我們都是好人,冇犯過事!”裡麵的人粗聲粗氣的說。

“不是你犯事我們才能上門,有事,你要不開我們直接開鎖了。”警察直接說。

“你等等,你等等。”裡麵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也不知道在忙什麼。

警察越聽越覺得不對,他揮了揮手:“不等了,直接開。”

幾個人合力就去撞門。

“你們乾什麼!”裡麵的聲音有些驚慌。

“砰——”的一聲,門被撞開了。

裡麵的屋子並不算大,但是裡麵堆滿了各式各樣零碎物品,裡麵還有剛做完飯的味道。混雜在一起,讓人覺得難聞。

“小靜呢?”秦越衝進來焦急的就去找人。

這兩天,袁靜是被關在客廳裡的,他在樓下,偶爾在陽台上還能看到人,隻要看到袁靜安全他就安心了。

但是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一次也冇有見過,秦越實在是太擔心了。

“你怎麼進來了,我告訴你,這是我家,趕快給我滾出去,警察同誌,你看我也不知道啥情況,我們都是好人,冇乾什麼事,你就這麼衝進來,實在也不合適吧。”一個矮胖的男人笑嗬嗬的湊過來,隻是臉上帶著幾分緊張。

警察一開始是接到命令這個事情不能管,現在又接到命令管到底,他見識的人也太多了,一看這個男人就知道有問題,冷著臉揮手:“給我搜,仔細點搜,先把那個姑娘找到!”

幾個人聽到以後,直接就衝到了屋子裡。

兩居室的房子並不算大,幾個人走了一圈就走完了,出來以後臉上都有一些凝重:“冇找到啊。”

“那麼大個人怎麼都不見了。”

“都找了?”

秦越一開始是忍著的,看到這樣再也忍不住,衝進去就去翻找各種地方。

“你再乾什麼,你這個小雜種,勾引我女兒,現在還在我家裡亂找!”矮胖男人破口大罵。

“這裡,快來這裡,這裡是空的!”秦越著急的跑過來跟他們說。

警察們聽到以後,趕緊過去。

等走到秦越在的地方以後,看到是一麵牆。

“這是承重牆吧,這裡怎麼可能有人,是不是弄錯了。”

“承重牆壞了以後,這個樓都成了危樓,這可是犯罪啊!”警察們可知道問題在哪裡。

“不對,這個牆的厚度不對,比正常的牆厚,快砸快砸!”領頭的警察高聲說。

有人跑過來本來要砸,但是碰上去以後才發現質感不對:“這不是牆,這是染色嗯木板。”

“那肯定能弄開,人呢,把那個男人給我送過來!”領頭的警察說。

矮胖男人被一把拉過來。

看到麵前的場景以後,他額頭的冷汗也下來了。

“你也看到了,識相的快弄開,不然我就找你們單位,跟你們領導說一聲,讓他把你給開除了,你這房子也是單位分的房子吧,到時候冇了工作,冇了房子,我看你們一家人去哪裡喝西北風!”警察說。

“警察同誌,這就是個牆!這真的隻是一麵牆,什麼都冇有。”男人全身都開始抖。

“去他單位,直接說明白,小劉,你去局裡開了蓋了章的字據,跟他們廠長說明白事情,還有這個房子,我要看到明天就收回來。”警察直接說。

“彆彆彆,我來,求你彆這樣。”男人一聽工作要冇了,頓時臉色都白的可怕。

他雙腿一軟,直接撲通一聲就給跪下了。

“起來,弄開!”警察硬是單手把人拎起來,拎到麵前的牆上。

矮胖男人抖著手,湊過去走到一邊的牆上,不斷在牆上摸索這,等摸到一個位置以後,左顧右盼的從下麵拿出一根鐵絲,然後插到一個看不到小孔裡,反覆試了幾次以後,拉下來一塊木板。

這個板子並不能像普通的門一樣拉開,而是順著直接“啪”的一聲落了下來。

等落下來以後,一股令人噁心的臭味從裡麵傳了出來。

在場的幾個人臉色都變了。

“嘔——”有一個警察更是受不了,差點直接吐地上。

秦越則是兩步跑過去,走到裡麵,從裡麵拖出來一個渾身被綁著的女孩。

女孩的頭髮很長,蓋住了整張臉。她的雙手被綁在後麵,身上本來穿著的是淺色的校服,但是現在已經被血染成了深紅的顏色。

雙腿上有一道特彆長的傷口,皮開肉綻,現在天氣也熱,那塊地方直接發臭,上麵還爬著一些不知名的蟲子。

“小靜,小靜你醒醒,我過來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秦越一臉流淚,一把吧頭髮弗起來。

等到頭髮弄起來以後,大家才發現,這個女孩臉色已經發青,就連臉上也有好幾道鞭子打出來的痕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