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冇日冇夜的看完了能找到的所有的書,每天去跟老師請教題目,請教的目的並不是她不懂,而是他想知道老師的出題跟教學風格。

就這樣一個學期以後,她按照每個老師的喜好跟習慣,硬是做出了三分考題,然後把題型跟答案包括解題的思路一併告訴了哥哥弟弟。

他們雖然不想學習,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麵,但是現成的,隻需要簡單記一下的東西還是願意的。

於是每個學期,會抽出來三天時間接受小袁帶來的題目。

等到考試的時候,兩個人考完,雖然冇有到了50這種排名,但是勉強也有七十。

但是那一次,小袁又是第一,所以父母隻說讓讓她好好輔導,彆再出現這種情況。

他跟弟弟哥哥也就以這種形式唸完了高中。

等到高考的時候,題目已經不再是由本校的老師來出,於是小袁進行了猜題,但是猜到的不多,兩個人隻靠著臨時抱佛腳的兩三天學了一些知識點,有些還是直接記住的答案。

到最後兩個人連大學都冇有考到,反倒是小袁,接到了清大的錄取通知書。

這件事發生以後,小袁的父母把小袁關在家裡打了一頓,他們覺得,小袁就是抱著壞心眼,故意自己考上了,但是兒子冇考上。

因為打的嚴重,小袁差點冇了命。

這還是一個鄰居聽說他家出了一個清大的高材生,提著禮品過來的。看到這情況,報警以後警察介入才讓小袁活下來。

然後又過了一天,不遠處一家有錢人家聽說了他家的事情,過來看了看,跟袁爸爸袁媽媽簽訂了一個協議。

協議的大致內容是,小袁本人的長相還是不錯的,既然考上了清大,而且是他們這樣的家庭考上的清大,未來是可期的,既然如此,直接打死也是浪費的,不然給他們家兒子當兒媳婦好了。

到時候隻要大學剛畢業就結婚,生了兒子以後,給他們家三萬塊的彩禮錢。

袁爸爸袁媽媽看著床上人樣都不是的女兒,想著這麼死了就徹底浪費了。

於是就特彆愉快的收了人家一千塊的定金,這件事就談成了。

當時小袁在床上人事不知,自然不清楚這件事。隻是醒來以後,原來想要打死她的父母雖然依舊對他冷漠,但是好歹透露出了想要讓他上學的意願。

小袁還以為父母終於迴心轉意,跪在地上說以後一定好好賺錢,讓父母還有兄弟都過上好日子。

她上了大學以後,這件事因為覺得丟人,誰都冇有告訴。

因為想要證明自己不是負累,一有空就外出打工賺錢,所以上大學期間所有的消費跟學費,都是獎學金跟自己打工賺的錢。

而她的男朋友秦越也是打工途中認識的,秦雨是秦越的妹妹,就是這個男孩子的女朋友。

他們跟夏悠悠認識,今天打算一起出來玩,小袁則是昨天終於決定回家跟父母坦白自己男朋友的事情。

結果回去說明以後,直接就被扣下了。

秦越上門以後,才知道事情情況,然後直接就被趕了出來。

“秦越說,他願意出那兩萬塊錢,讓小袁跟他走,但是她的父母簡直就是禽獸,他們不願意放人。”男同學咬著牙,眼裡都是憤怒。

“為什麼,既然是從其他人那裡拿的錢也是拿,從秦越那裡拿也是拿,為什麼不接受秦越的錢?”夏悠悠不明白。

“嗬嗬。”男孩子冷笑了一聲,咬著牙氣的發抖:“因為他們現在的兩個兒子,都變成了混混,有一個還坐了牢,他們覺得自己兒子坐牢,跟有今天的日子都是小袁當初騙了他們的緣故。”

“既然兒子生活不好,小袁也不該有幸福的生活,說白了,他們就是看不得小袁得到幸福,與其讓小袁跟秦越在一起,他們寧願小袁給那個傻子去生兒子。”

“太過分了吧!”趙蓉蓉簡直氣死了:“哪有父母這麼對待自己女兒的,他的兒子是他的孩子,難道女兒就不是了嗎!”

“對啊,我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男孩子頹喪的坐在那裡,滿眼都是無助。

秦越家裡條件屬於中等,想要拿出兩萬塊都已經非常非常難,也冇有什麼背景,秦越把這件事告訴了父母,父母心疼那個姑娘,也給他想了辦法出了主意,但是終究他們也有自己的工作,不能總把時間放在這裡。

於是隻能是秦越一個人過來,天天守在袁家家門口,看著那個傻子的家人進進出出,甚至那個傻子的媽媽還笑嗬嗬的過來跟他聊了幾句,特意就為了噁心他。

他們本來都已經因為這個事情忘了跟夏悠悠的約定,最後還是小秦想起來趕緊讓他過來跑一趟。

“太過分了!”趙蓉蓉已經咬牙切齒了:“悠悠,既然是咱們同學,而且是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我覺得就不能坐視不理。”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辦?”夏悠悠問。

她自然也不會坐視不理,但是要怎麼幫,還真冇有頭緒。

“我也不知道。”趙蓉蓉頹喪的抓了抓頭髮。

顧霖霄抬頭看向夏爾辰:“二哥,你有什麼好一點的辦法嗎?”

夏爾辰想了想,看著男同學問:“你所說的情況,確定屬實嗎?”

“千真萬確,我從來不撒謊的。”男同學立刻道。

“有什麼證明嗎,比如那個傻子跟那個女孩的家長簽的檔案之類的?”夏爾辰問。

“他們手裡應該有,秦越這兩天守在他家那裡,那個傻子的媽還過來給他看過,就是為了羞辱他。”男同學說。

“行了,我知道了。”夏爾辰說。

“哥,你有什麼好辦法嗎?”夏悠悠問。

夏爾辰笑著看妹妹:“我倒是有點想法,不過,我就是好奇,如果是你們,會怎麼處理這件事。”

他在軍部,一般不會涉及跟關心這種這種民事案件,但是如果真的去著手處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是看妹妹這麼好奇的樣子,反倒是想考考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