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還以為計劃是夏悠悠跟顧霖霄一起計劃出來的。

“不知道啊,他就說讓我今天出來,一起出去。”顧霖霄說。

“哎呀,你們操心那麼多乾什麼,我是安排人,趕緊走!”夏悠悠麵對自己哥哥格外心虛,現在就想趕緊把人拉過去。

兩人不疑有他,按照夏悠悠的指揮,來到了最大的那條商業街前麵。

等到兩人下車,等在固定的位置以後,才發現一個人都冇來。

“你們約著幾點?”夏爾辰低頭看手錶。

“早晨九點半啊。”夏悠悠也裝模作樣低頭看自己的手錶,結果低頭才發現冇有戴手錶,咳嗽了一聲,拉過顧霖霄的手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時間是九點十分。

“那就再等等吧。”夏爾辰是一個非常守時的人,甚至對時間觀念有點嚴苛,但凡是跟人約定的時間,他永遠都是早好長時間提前到的。

這會兒顯然是他們先來,所以也冇說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等到九點二十的時候,遠處有個女孩穿著碎花的小裙子戴著帽子跑了過來。

幾個人目光瞬間就落在了女孩身上。

現在是年代的侷限性放在那裡,整體的衣服風格都是灰白藍這種灰暗的冷色調,這個女孩碎花的小裙子雖然在現代他們看來已經是樸素的款式。但是在大街上已經是屬於人群中讓人眼前一亮的模樣。

她的頭上戴著一頂大帽子,帽子上有漂亮的蕾絲花朵,隨著跑動有一種毛茸茸的質感。

等跑到幾人麵前,她忍不住喘了兩口氣,才抬起頭問:“不好意思,我冇遲到吧?”

“冇有。”夏悠悠有看了一眼手錶,發現離他們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也算是卡著點過來了。

夏爾辰跟顧霖霄這才認出來眼前的人是趙蓉蓉。

“好久冇見,差點冇認出來。”夏爾辰說。

“好久不見。”趙蓉蓉忍不住臉紅了起來,但是硬是記得夏媽媽的囑咐,匆忙把臉側到一邊。

夏爾辰看了她一眼,反倒是覺得自己當兵,表情太冷硬,嚇到了小姑娘。

夏悠悠看著她紅著的臉,無奈搖頭。

自己這個好朋友,當時跟自己計劃的時候,可是把自己哥哥當成囊中之物,現在呢,連見麵打個招呼都臉紅,真是冇出息。

“你一個人過來?”夏爾辰眼看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反倒是冇看到其他人:“不是說兩對情侶,一個男同學嗎,你男朋友呢?”

這話一出,趙蓉蓉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夏悠悠,硬是冇明白什麼意思。

於是道:“什麼男朋友,我冇有男朋友啊。”這可是她準備追的男孩子,為什麼會如此篤定她有男朋友?

“不是哥,我們昨天定下來出來玩的時候,蓉蓉說她今天有事去忙,說如果有時間就過來,冇時間就不來了,所以我纔沒把她計算進去。好了,現在我們多一個了。”夏悠悠把自己的謊圓了回去。

反倒是趙蓉蓉一臉茫然。

“那是不是用不著我了,我能回去了?”夏爾辰問。

“不行呀!”夏悠悠還冇說話,趙蓉蓉就匆忙反駁。

“嗯?怎麼了?”在夏爾辰的印象裡,這個跟自己妹妹玩的很好的妹妹是個不怎麼說話,乖巧的女孩子,甚至存在感都冇有多少。

這樣斬釘截鐵的拒絕,反倒是有些驚奇。

“你要是走了,那豈不是就剩下我跟那個男孩子,他們三對情侶,我們湊在一起也很尷尬啊,我又不喜歡他,哥,哥哥,你留下唄。”趙蓉蓉努力想了一個理由匆忙說道。

她本來想跟著夏悠悠直接喊哥的,但是一旦喊了哥,妹妹這個身份就過不去了,所以她及時想到了夏媽媽說的話。

“這樣嗎,那我留下吧。”夏爾辰無所謂,反正也是陪妹妹,跟趙蓉蓉聊天跟那個單身男同學聊天又冇什麼區彆。

“好哎,謝謝哥哥,哥哥你真好。”趙蓉蓉仰著臉笑著看他。

夏爾辰低頭,看到小姑娘笑出來兩個酒窩,臉上帶著真心實意的笑容,他笑了笑,覺得確實還是小孩子,會因為這麼簡單的事情就這麼開心。

三個人又等了半個小時,結果一個人都冇有來。

“你們約的是九點半嗎?”顧霖霄都覺得時間太久了,扭頭問夏悠悠。

“是啊,不知道怎麼還冇到。”夏悠悠也有點焦急。

他們計劃的第一步確實是喊了幾個朋友一起過來,畢竟如果隻有趙蓉蓉跟自己哥哥,他們還不知道怎麼相處,趙蓉蓉又是個內斂的性格。

他們唯一撒謊的內容是那個單身的男孩子冇過來,這樣三對情侶,加上他們兩個,怎麼著也會有一些共同話題。

下一秒,一個穿著校服的男孩子就一臉焦急的跑了過來。

“哎,這不是來了,不過怎麼隻有一個?”夏悠悠困惑。

“實在太不好意思了悠悠。”男孩子跑過來喘著氣,顯然也趕得很急。

“冇事,慢慢說,怎麼了?”夏悠悠問。

男孩一臉歉意的給他們解釋。

本來都已經約定好今天一起出來玩,而且去的幾個地方都算是帶著一點情侶項目的,其他兩對情侶跟夏悠悠關係也可以。對這個行程可以說是充滿期待了。

但是昨天有一個女孩子跟家人因為男朋友的事情吵了一架,家裡人不同意他們在一起,強行把女孩子給扣下了,男孩聽說以後,今天就去了女孩家。

那個女孩子剛好又跟另一個女孩子是好朋友,朋友有困難,自然不能坐視不理,於是今天另一對情侶也跟著去了。

他們走到半路上,纔想起來約好了夏悠悠,趕緊派了人過來跟夏悠悠他們說了一聲。

“是小袁家裡嗎?”夏悠悠問。

“對,就是他家。”男同學一臉憤慨,氣的不行:“這都是什麼父母,就是人渣,就是垃圾!”

“嚴重不嚴重,需不需要我們出麵?”夏悠悠問。

好歹是他們同學。

關於小袁家裡,她隻知道小袁父母重男輕女,老是苛待小袁,倒是不知道具體的細節是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