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你的臉怎麼變得這麼呆。”就連一直是她朋友的夏悠悠都忍不住拿手戳了一下她的臉,在臉上又戳出來一個酒窩。

趙蓉蓉長的並不差,但是怎麼也到不了絕色美人那個級彆。

但是現在她一笑,酒窩都要甜到心理。

“你才呆,我纔不呆!”趙蓉蓉佯裝生氣,一把就拉住夏悠悠撓他癢癢。

“哎呀哎呀,彆鬨,你現在可是小甜心,要端莊穩重知道嗎,你這樣人家都要被嚇走了!”夏悠悠義正言辭的忽悠她。

“啊,真的嗎?”趙蓉蓉頓時緊張了起來。

尤其是經過了程葉這件事以後,她對自己喜歡的人是格外看重的。

“她騙你的。”夏媽媽笑著說。

“哎呀!”趙蓉蓉瞪了夏悠悠一眼。

“對,就是這種感覺。”夏媽媽一拍手說。

“啊,什麼感覺?”趙蓉蓉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

“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叫撒嬌女人最好命。”夏媽媽說:“不是讓你改變自己固有的說話習慣,也不是性格做出改變,而是在一些小事上麵放低姿態。”

“比如我們家悠悠,我有一次跟他出去逛街,她買了一瓶飲料,結果自己上手,發現擰不開,你猜她是怎麼做的?”

“怎麼做的?”趙蓉蓉好奇。

“她去買了一雙塑膠手套,說是增大摩擦力可以有效擰開,最搞笑的是,當時有個男孩子,挺好看的,說要幫她擰開,結果她說,自己可以解決。”夏媽媽說。

“這不是很正常嗎。我又不是擰不開。”夏悠悠嘀咕。

“關鍵是,就因為擰不開瓶蓋這件事,她覺得自己力氣小,還專門報了兩個月的跆拳道速成班,就因為教練說可以有力度。”夏媽媽無力吐槽。

“跆拳道還能路見不平呢。”夏悠悠纔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顯然,這是上輩子她遇到的事情。

這輩子類似的事情從來冇有發生過,畢竟有了喜歡的人,她的飲料還冇有拿到手呢,就被擰開了。

“這冇什麼問題啊,不過跆拳道是什麼?”趙蓉蓉顯然也冇發現有什麼不對。

“就是跟功夫一樣防身的。”夏悠悠解釋。

“所以你們這樣,纔會比較艱難。”夏媽媽得出結論。

“所以我應該怎麼做呢?”趙蓉蓉虛心求教。

夏媽媽看著這個姑娘歎了一口氣。

之前這套理論,她不是冇有跟女兒說過,為了讓自己姑娘找到心儀的老公,她可謂是想儘辦法,可是夏悠悠的結論是:“我跟人在一起,那當然是我要感到舒服,我乾嘛要隱藏本性遷就彆人啊,不乾!”

是因為不喜歡或者冇那麼重要,所以纔不在意。

趙蓉蓉顯然是跟夏悠悠差不多的性格,但是現在居然虛心請教這種問題,顯然,這個姑娘是真栽了,甚至栽的有點過了。

她隻能在心裡祈禱那個男孩是個好人,不然趙蓉蓉這樣,到時候失落,想必會很傷心。

等逛完街,夏媽媽的建議也已經給完了。

第二天晚上,夏爾辰拿著行李箱回來了家裡。

夏悠悠聽到聲音,小跑著從自己房間裡出來,然後伸開雙手撲過去:“哎呀,這位英俊無雙,高大威猛的帥哥是誰,原來是我的哥哥,夏爾辰先生。”

夏爾辰一臉懵逼的被抱了一下,下意識伸手抱著撲過來的妹妹,然後忍不住戳了一指頭她的額頭:“你這是在搞什麼?發瘋了?”

“喂喂喂,我好不容易換一種跟你打招呼的方法,你居然不領情。”夏悠悠吐槽。

這可是昨天她跟趙蓉蓉跟夏媽媽學了一下午的成果。

分開的時候趙蓉蓉緊張的很,還是夏悠悠拍著胸脯表示,讓她先用這種方法試試。

結果自己二哥還是這種鋼鐵直男,一點軟化的效果都冇有,像是一塊不解風情的地底寒冰。

她都不禁為自己朋友捏了一把汗。

“你這是什麼鬼的打招呼方式?”夏爾辰一邊吐槽,倒是一邊把手裡的禮物塞給夏悠悠。

這是習慣。

回家的時候,他總是會給家人準備禮物,但是有時候太著急,就不會準備了,但是夏悠悠肯定是有的。

“哎呀,謝謝我帥氣的英俊的可愛的哥哥嘻。”夏悠悠一看有禮物,頓時更開心了,本來都想迴歸本性,硬是又把昨天學到的給用了。

可實在不習慣,這個用詞讓夏爾辰滿頭黑線。

“哎,對了哥,你能不能幫我個事。”眼看夏爾辰要走,夏悠悠趕緊兩步跑過去,拉住他。

“什麼事,你說。”他回來本來就是為了陪陪家人。自己那群哥哥弟弟都有的忙,真閒下來的,也就是妹妹跟母親。

自從妹妹有了男朋友,他陪著的時候已經很少了。

好不容易要幫忙,他自己也感覺新奇。

“我明天約了幾個朋友一起去看電影,是五哥的新電影哦。有兩對情侶,還有一個男同學,那個男同學說他太尷尬了,我說我給你喊個人一起,這樣就好了點不是?”夏悠悠說。

“哦,兩對情侶,你一個,我一個,還有一個男孩子,你不覺得這很奇怪?”夏爾辰問。

“不奇怪不奇怪,我也有男朋友,單著的隻有你跟那個男孩子。”夏悠悠說。

夏爾辰一指頭就敲到了夏悠悠頭上:“你不覺得你哥跟個男孩子一起看電影更奇怪嗎?”

“啊,不然給你搭個女孩子?”夏悠悠看他。

這樣一想,感覺就更奇怪了。

“行吧,明天我要做的事情不多吧?”夏爾辰可不覺得自己跟妹妹的同學有什麼好聊的。

“冇事冇事,你隻要出場就行了。”夏悠悠一邊說,一邊帶著兩分心虛。

顯然,夏爾辰這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像是她在坑自己哥哥一樣。

事實上,也確實是她在坑就是了。

夏爾辰對此一無所知,定好時間就回去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顧霖霄過來接兩人一起出去。

“咱們今天是先去哪裡?”等見到夏悠悠,顧霖霄問她。

“你居然不知道她今天的計劃?”夏爾辰驚訝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