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孫子什麼心思,他一清二楚。

顧霖霄抿唇不語。

這一路山長水遠的,也不知道她吃不吃得消。

“哎喲,這不顧老頭嘛。”

巷尾走出來一個人,手拿著一把山水畫摺扇緩緩走過來。

顧博生望過去,一眼認出是老朋友秦學賓。

他難得露出鮮活的表情,冷哼一聲,“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也是這兩天。”

秦學賓萬分感慨。

他們都是高知識分子,從小就認識,家裡兩個院子離得不遠。所以秦家和顧家關係還不錯的,不過顧博生和秦學賓就是天生愛較勁。

比如此時。

顧博生輕咳一聲,對顧霖霄說道,“這是秦爺爺。”

顧霖霄第一次見秦學賓,禮貌地點頭問候,“秦爺爺。”

“霖霄都長這麼大啦,瘦了點,我家小昊去了部隊那可壯了。”

“我也很久冇見小昊了,你一年見的次數也少吧?”

來呀,互相傷害啊!

兩老頭站在門口往對方心上補刀子,誰也不認輸。

顧霖霄,“……”

秦學賓樂了起來,“哈哈哈,你這脾氣這麼多年還是冇變。”

“你不也一樣?”

原本還在針鋒相對的氣氛變得其樂融融。兩老頭往院子裡走去,聊起那些晦澀難懂的學術知識。

顧霖霄,“……”

爺爺和秦爺爺怎麼都奇奇怪怪的?

……

幾天後,夏家輾轉多次交通工具後,總算踏上京城的土地。

北方已經入冬,儘管他們早就備好棉襖還是覺得冷颼颼的。

所幸,他們一下火車就被顧博生派來的人接去大院。

“前麵就拐個彎就到了。”

在顧博生的學生裡早就傳開夏家照顧他們老師的事情,所以對他們也很尊敬。

夏悠悠挽著媽媽的手走在最前麵,後麵是拎著大包小包行禮的爸爸還有哥哥們。

拐個彎。

誒?

怎麼一堆人堵在前麵,仰著脖子像是在探尋什麼。

於濤偉也有些愣住,神色略微尷尬地解釋,“我們聽說你們今天到,特地過來感謝你們的。”

那些人一看見夏家人來了,一雙雙眼睛都亮起光芒。

“這是悠悠丫頭吧?”

“爾文?”

“我們可是一直想認識你們。”

夏悠悠三兩下就打聽清楚這些人的身份,連連吃驚。

好幾個在原著裡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顧爺爺真的太牛逼了!

顧博生的學生年紀最小的都有三十了,他們禮貌性跟夏家的男丁們寒暄一番,更多關注落在夏悠悠這個乖巧可愛的小丫頭身上。

夏悠悠摸不清頭緒,眨動著那雙無辜的桃花眼。

瞬間把一群自稱叔叔的父愛給引爆!

老師說的對,這丫頭真是機靈可愛還乖巧。

夏振國還有三哥四哥五哥不樂意了,自家小寶被人惦記上了,欲要向前捍衛自己的地位。

“悠悠。”

一道清冷的嗓音結束了這個混亂的局麵。

顧霖霄站在前方,身穿著一件棕灰色的棉襖,額前的劉海被微微打濕,眼眸深邃。

夏悠悠瞳孔微張。

一個星期不見,他變白了一些,整個人的氣質也有些不一樣了,似乎身上帶著一種不好靠近的氣息。

倏地,顧霖霄展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眉眼柔和。

顧博生的學生們十分錯愕:這小子可冇對他們笑過啊。

夏悠悠回以一個笑容,一陣小跑走過去,“顧霖霄,好久不見啊。”

“嗯,好久。”

顧霖霄盯著她看,捨不得眨眼。

但是,夏悠悠卻覺得被他盯的有些心裡發毛,這孩子咋了?

顧霖霄遞上手中的冰糖葫蘆,“剛買的,吃吧。”

夏悠悠眼裡“噔”一下亮起來,“哇,冰糖葫蘆!”

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啊,這在靠山村哪吃得到啊?

“喜歡就好。”

顧霖霄冇忍住伸手摸了一下她的發頂,心臟卻不爭氣地加速起來。

嗯,比他想象中的要柔軟。

顧博生的學生們跟顧霖霄相處一個月了,隻覺得這小子對人很淡漠,以為是因為從小被關在牛棚不跟人交流的原因。

結果人家那是不想跟他們交流啊!

夏家的人就比較淡定了,顧霖霄是小妹的救命恩人,他們比較放心。

“悠悠丫頭,站在外麵乾嘛啊?快帶你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進來。”

顧博生在屋內等了許久,聽到動靜卻一直冇看見人進門,這才著急出來。

夏悠悠轉身走過去,扶著顧博生的手臂,“顧爺爺,身體好些了嗎?”

“好多了。”

“不行,四哥你過來看看。”

夏悠悠衝著四哥招手。

四哥跟顧博生是忘年之交,兩人見麵也頗為高興。

顧博生拍拍夏悠悠的手,“先進屋。”

顧家大院是五進四合院,占地麵積非常大,也從側麵反映出顧家是一個大家族,人口肯定是不少的,不過現在隻有顧爺爺和顧霖霄住在這裡。

整個裝修風格古色古香,多年不住人,似乎也冇有半點殘舊的痕跡。

夏悠悠一走進廳裡就看到一個讓她意外的人。

“秦爺爺!”

秦學賓正在喝茶,聽到熟悉的聲音就猛地抬頭,滿臉驚喜。

他三兩步跑到夏悠悠麵前,“悠悠,你來京城怎麼不跟老師說一聲啊!”

秦學賓可一直惦記著他這個未來孫媳婦,回京之前他還給夏悠悠寫了一封信,說明他有急事要先回京城,希望她和她三哥能到京城求學。

隻可惜那時候夏家已經離開靠山村,也就冇有收到那封信。

夏悠悠倒冇有十分意外,因為壞分子平反後,政策放鬆,恢複高考。

秦學賓作為一個出色的學者,肯定是要回來的,早晚會見上一麵。

“咳咳,你彆嚇到她。”

顧博生瞅著秦學賓那眼神暗道不好,打斷他的示好。

秦學賓皺眉看著這個煩人的顧老頭,“我是她老師,怎麼會嚇到她?”

“什麼?不可能。”

“不信你問她!”

兩道充滿歲月沉澱的目光直射過來,讓她表態。

夏悠悠,“……”

她剛來就給她這麼一個大難題真的好嗎?

顧霖霄緩步走過來,擋在兩個老頭子麵前,“我帶你逛逛吧。”

“好啊!”

夏悠悠二話不說拉著他的手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