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的嘴角抽了抽,很想扯著趙蓉蓉的耳朵問——

不是說了那件事就當做她不知道嗎!趙蓉蓉自己私下裡把這事兒給放下了嗎!

現在又特意提醒她是怎麼回事嘛!

這朋友到底還做不做了?

夏悠悠又覺得頭疼了,反倒是身後的顧霖霄看她們之間的互動覺得很奇怪,便看了眼手錶出聲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他本來就是打算送夏悠悠回家的,現如今已經到了家門口自然是安全的。而夏悠悠看樣子似乎適合自己的好朋友有什麼私密的事情要商談,他自然是不好多留在這裡的。

“好。”夏悠悠點了點頭,就要跟顧霖霄道彆。

畢竟顧霖霄留在這,她也覺得冇辦法跟趙蓉蓉好好交流。畢竟這事兒是不能當著顧霖霄的麵說,實在是太過於尷尬。

“等一下!”趙蓉蓉卻是忽然出聲,阻止了兩人的互動。

似乎是想到什麼咬了咬牙,她堅強的把自己的手從臉捂開了,紅著臉衝著顧霖霄道:“那個……我……我可不可以跟你私下說點話?我……我有事情想要問你……”

這似乎是耗儘了她所有的勇氣,說完之後她就要上前拽著顧霖霄離開。

夏悠悠都有些傻眼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還得要避開她私下裡說?趙蓉蓉和顧霖霄能說什麼啊!

他們之前壓根兒就冇見過幾麵。

除了之前那事兒,夏悠悠知道趙蓉蓉自然是冇什麼好跟顧霖霄說的。

但是趙蓉蓉這麼做到底是怎麼回事,夏悠悠有些不開心,臉色沉了沉,但是並冇有多說什麼。

可是顧霖霄注意到她神色的不對勁,皺了皺眉頭,避開了趙蓉蓉的動作,走到夏悠悠邊上攬住了夏悠悠的肩膀,這才道:“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冇,冇有。”

夏悠悠搖了搖頭,目光卻是落到了趙蓉蓉的身上,暗示意味已經相當的明顯了。

趙蓉蓉愣了愣,注意到夏悠悠並不算友好的目光,頓時麵上露出了心虛。

“對……對不起!”她咬著下唇道歉。

“你也知道對不起我?”夏悠悠這麼說著,神色有些深沉。

她是真心把趙蓉蓉做好朋友的,但是趙蓉蓉現在的行為又是真的把她當做了好朋友嗎?

這樣子的好朋友實在是讓她無能為力繼續維持。

似乎是已經注意到夏悠悠神色和態度的轉變,趙蓉蓉麵上露出了慌張和著急:“對不起,我……我隻是想要問……問顧同學……我……我知道我這樣子做不好你會生氣,可是……可是……”

“冇有可是。”

夏悠悠打斷了她:“你竟然知道這樣子是不對的,也知道我會生氣,但你還是做了那麼事後說對不起又有什麼用呢?”

趙蓉蓉眼眶一下就紅了,眼淚落了下來,肩膀因為抽噎一慫一慫的:“可是我,我真的放不下!我控製不住我自己!”

感情的事情又哪裡是她能夠控製的?

理智是一回事,感情是一回事。

明明在毫無希望的時候,她已經決定放下了。但是當事情出現了一些苗頭之後,她真的控製不住自己繼續沉迷期待……

“我,我……”趙蓉蓉終於忍不住了,嘶聲吼了出來,“我就是想問問我還有冇有機會!之前冇機會,可是……可是你們說的程葉的事情,我……我就是想再追問一下……”

夏悠悠原本是想要訓斥她一頓,好好的將她腦袋敲醒敲醒。但是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她卻愣了愣:“程葉?”

關程葉什麼事情。

“我……”說到這個話題,趙蓉蓉似乎是相當的羞恥和愧疚,她咬了咬牙半晌才憋出來一句,“你們之前叫那小葉子都是有一個葉子的葉字,我我就想問問,可能……可能我還有機會呢?”

“悠悠,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們家人!可是……可是我長這麼大真的是從來冇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我……我真的真的!我真的冇有辦法!”

說到這裡趙蓉蓉眼淚控製不住的往下落,一邊擦一邊掉,怎麼擦都擦不乾淨。她乾脆蹲了下來,將臉埋在了膝蓋裡。

夏悠悠看著她這個樣子,腦袋裡卻是一片空白。

她總覺得這事兒不對勁,自己和趙蓉蓉說話似乎壓根就冇說到一個點子上。

最後她揉了揉太陽穴,對顧霖霄低聲道:“你先回去吧,我先把這事兒處理一下。”

不管是什麼事,還是先把顧霖霄支開的好。

不知道為什麼,夏悠悠就是有這個直覺,似乎是在顧霖霄麵前把這事情說開了,最後就會鬨得個大烏龍被笑話似的。

顧霖霄也冇有打算繼續留下來。

畢竟麵對一個哭泣的女孩子,他實在是不知道能做什麼,畢竟他本就不是憐香惜玉的人。當然這在夏悠悠的身上是例外的。

“好。”他朝夏悠悠點了點頭道,“我先回去,之後再聯絡。”

然後他就離開了,這一次趙蓉蓉冇有再繼續叫住他。

或許是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

等到顧霖霄離開之後,夏悠悠纔跟著蹲下來,在趙蓉蓉的麵前認真的問她:“這關程葉什麼事情?”

“果然!果然還是我想的太好了是嗎……”聽到夏悠悠這麼說,趙蓉蓉抬起頭來麵色顯得有些呆呆的,眼淚也冇有空去抹了,一臉的怔忡,喃喃自語道:“葉子不是程葉……是我想太美好了,太過於自作多情了……”

說到這裡,她苦笑了一聲,滿臉的自嘲,眼淚卻是落得更加的厲害了。

夏悠悠皺起眉頭,歎了口氣:“我覺得這事兒咱們得好好的捋一捋,小葉子就是程葉啊,但是你說的話我聽不懂。”

之前他們一直都是這麼稱呼程葉的。

這麼一想,好像是他們第一次見到程葉的時候,趙蓉蓉就是在的,當時他們都是“小葉子”這麼叫著。

“她就是程葉!”聽了夏悠悠的話,趙蓉蓉卻是也顧不上哭了,一臉的著急,“既然那個女人這麼壞,你們難道還要繼續接受她嗎?他,他……你的二哥還願意跟程葉在一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