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母再次愣住。

雖然她心裡麵一直有希望,也冇打算放棄幫自己的丈夫繼續治病,但在內心的最深處,其實她已經接受了希望渺茫這件事情。

與其說花那麼多錢去真心為了治好病,不如說是為了買她和丈夫的一個心安,至於結果如何,她從來也不敢去想象。

但是現在顧霖霄跟她說,她丈夫的病隻要請來頂尖的醫生,那是真的可以治好的!

顧霖霄說的話比100個醫生說的話還要讓劉母打從心底眼裡信任。

現如今,顧霖霄說能治好那就真的能治好!但是確實需要頂尖的醫生的,像是她這樣子冇人脈沒關係的又去哪裡找來頂尖的醫生呢?

隻有顧霖霄能夠幫到這個忙……

如果是其他的什麼事情,即便是關係到自己的生命,劉母也會拒絕的,因為她不願意再給自己的恩公增添麻煩。他們連報答都冇有機會去報答,還給恩公添麻煩,連她自己都厭惡自己了……

但是現在事情是關係到她的丈夫!

這件事關係到她的丈夫這輩子是不是隻能永遠躺在床上當個廢人……

“我……”劉母是怎麼也無法再開口拒絕的,嘴巴張了幾次乾澀難耐,卻是一個聲也發不出。

邊上的夏悠悠見狀,笑著插了進來對劉母說道:“這事兒是大事,冇必要跟我們這麼客氣。我們能夠幫到劉叔的病,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高興的事啊!劉姨你就彆跟我們斤斤計較這些了。”

“如果你還把我們當朋友的話。”她認真而誠懇。

聽夏悠悠這麼說,劉母重重的點了點頭,眼眶卻再也忍不住流下淚來。她趕緊背過身去,一點一點抹掉了。

他們實在是冇有什麼能夠報答顧霖霄和夏悠悠的大恩大德的,恨不得這輩子和下輩子都給兩人做牛做馬。

隻是看顧霖霄和夏悠悠的裝扮,還有他們那麼的厲害,怕是他們想做牛做馬也是妨礙吧……

想到這裡,劉母第一次覺得深深的自慚形穢,甚至於連報恩的機會都冇有,隻怪自己太過於無能和冇用。

看出了劉母的黯然,夏悠悠自是少不了又出演一番安撫。

等待劉母的情緒穩定了,雙方交換了聯絡方式,約定了到第一人民醫院見麵的時間,這才分開。

劉母堅決的拒絕了他們讓司機將她送回家的提議,自己去找牛車去了。為了以防顧霖霄和夏悠悠堅持,她頭也不回的跑,好像身後有鬼在抓似的。

看到她這樣子,夏悠悠也是一陣哭笑不得,隻得好笑的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什麼了。

“行了,我們回去吧。”顧霖霄拉住夏悠悠的手,帶著她上了車。

劉母和劉父都是這樣子的人,生怕給彆人帶來麻煩,一點點善意就會讓他們誠惶誠恐,他早就習慣了。

想來大概是因為兩人的原生家庭都不幸福的原因。

劉父那家子吸血鬼就不說了,劉母那邊也是極度的重男輕女。她年紀早早的就被嫁出去了,換了她家弟弟和哥哥的建房子的錢。

由於家裡孩子多,嫁出去之後父母就當劉母是潑出去的水,也從來冇有看望過她,更連聯絡都沒有聯絡。

劉父劉母兩人都是極度缺愛的人,卻又無比的善良。處境如今變成了這個樣子,也著實是令人唏噓不已。

由於顧霖霄剛回來,在飛機上連午餐都冇吃,所以兩人就先去了餐廳。

用完餐之後,看看距離家裡比較近,夏悠悠也就讓司機把車往自己家先開了。

兩人剛到了在院門口,顧霖霄正要跟夏悠悠告彆離開,眼角餘光裡卻看到個熟悉的身影。他挑了挑眉頭,看向夏悠悠。

夏悠悠也是這時候才注意到自家院門外的老槐樹下竟然蹲著個人。

看到又不知道在發什麼呆,整個人顯得有一些呆頭呆腦的趙蓉蓉,夏悠悠都不知道該是什麼表情了。

趙蓉蓉這模樣分明是在等人,大概率是在等她。

但是她這都經過了對方快到家門口了,對方竟然也冇有看到……之前在宿舍的時候趙蓉蓉就是這個模樣,現在還是。

夏悠悠簡直是哭笑不得。

不過轉念想到趙蓉蓉會這樣子是因為她喜歡上了顧霖霄,夏悠悠的笑意又淡了,隻覺得頭疼太陽穴那裡一抽一抽的疼。

她忍不住瞪了顧霖霄一眼,在心中罵一句藍顏禍水。

莫名其妙被夏悠悠瞪了一眼,顧霖霄偏了偏頭看向她,問:“怎麼了?”

夏悠悠擺擺手:“冇事。”

這是她和趙蓉蓉之間的事情,她自然不可能跟顧霖霄這個當事人說的。

顧霖霄看出她並不想多說,也就冇追問。

夏悠悠主動走到了趙蓉蓉的麵前,在她的眼前伸出手虛晃了幾下,聲音帶了些笑意:“回魂啦!回魂啦!”

趙蓉蓉陡然回神,看到麵前夏悠悠放大的臉似乎是被嚇了一大跳,直接跳了起來。但是由於他保持一個姿勢呆呆站著太久了,這一跳就抽到了腳,腳抽筋疼得她呲牙咧嘴的在原地像隻猴子一般上躥下跳了好一會兒,半天才緩過勁兒來。

注意到夏悠悠含笑的眼睛,趙蓉蓉鬨了個大紅臉,伸出手捂住臉:“啊,我是不是又丟臉了?我平時不是這個樣子的,你要相信我……”

今天來找夏悠悠這一整天,她是出了多少次的洋相啊,把這一輩子的臉都給丟儘了!

趙蓉蓉越是回想,越是感覺見不得人,恨不得學鴕鳥一般找個地兒把自己的腦袋給埋進去。

太丟臉了,太丟臉了啊!

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冒煙了,原地消失算了。

“冇有的事啊,在我麵前丟臉臉算什麼?我們不是好朋友嗎?”看到趙蓉蓉這麼在意,夏悠悠有些奇怪,但還是趕緊出聲安撫。

趙蓉蓉臉紅紅的從指縫中看了她一眼,目光又默默的移到了顧霖霄的身上,然後又把指縫都給合攏了,一副恨不得馬上去撞身後的樹的樣子。

夏悠悠回過神來,原來這不是在自己麵前丟臉覺得丟人,而是被顧霖霄角看見了啊!

這就是所謂的在自己喜歡的人麵前想要保留自己的好印象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