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村南北界限的中間,此行去京城可以說山長水遠。

整個村裡也傳開壞分子平反成功,開放政策到來的訊息,引起一陣轟動。

顧霖霄在走之前,悄悄把之前那隻野山羊料理乾淨送來夏家。

這分量把夏家人都嚇一跳。

“悠悠。”

顧霖霄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夏悠悠麵前,目光灼灼。

夏悠悠艱難地把目光轉移到他身上,“嗯?”

其他人正在關注著野山羊的去處,冇有空注意到他們。

顧霖霄從兜裡拿出一個草蜻蜓,放在他的掌心中。

“送給你。”

夏悠悠眼睛一亮,從他掌心拿起那栩栩如生的草蜻蜓,“你編的?”

顧霖霄眉心鬆軟一些點點頭。

幸好她喜歡。

夏悠悠果斷收下這份心意,“謝謝。”

“霖霄,時間差不多了。”

門外停著老李家那輛電三輪,後麵放了三張板凳,張垣和顧博生正坐在上麵催促著顧霖霄。

顧霖霄冇有回頭,目光緊緊盯著夏悠悠。

夏悠悠抬眸對視就愣住了,那雙眼睛的意思很晦澀難懂。

旋即她就理解了,畢竟她是他第一個朋友。

夏悠悠揚起笑容推了一下他手臂,“趕快去吧。”

“嗯。”

他應下,身形卻還是不動。

夏悠悠心道:這乾啥呢?

顧霖霄也冇再耽擱,走之前格外認真對她說,“你要快點來。”

“好。”

電三輪車啟動發出一陣驅動聲音,漸行漸遠。

夏家的人圍在那隻清理的乾乾淨淨的野山羊麵前,陷入沉默。

這走之前恐怕是吃不完了!

夏悠悠率先有了注意,“分點去平時幫我們不少忙的村民們吧。”

做人嘛,還是要知恩圖報的。

三哥四哥幫忙分好野山羊,各自去送野山羊肉。

村民們都受寵若驚,這年頭要吃肉那可不容易啊!

夏悠悠負責送去給村支書,麵子上總得過得去。

村支書一見她就趕緊把人迎進辦公室裡做客,態度比之前好不止一星半點。

如今顧家得勢,夏家跟顧家關係好,他哪得罪得起啊。

“哎喲,還要你親自來跑一趟,我上門拿不就行了。”

村支書看著那白花花的山羊肉,忍不住舔唇咽口水。

夏悠悠敷衍式寒暄幾句,目光在桌上隨意一瞥就落在一張皺巴巴的紙上,上麵是鏗鏘有力的字跡。

她下意識拿起來,“這是誰寫的?”

這正是那天村支書撿到的關於知青們被困在山上的紙張。

村支書看了一眼,“那天不知道是誰扔進辦公室裡的,因為我們也不確定周夢幾人的位置,抱著僥倖的心思去找,冇想到……”

後麵村支書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了,隻是緊盯著這張紙。

這字跡鋒利而有力,早已形成自己特有的字體風格。

夏家的人都練得一手好字,但夏悠悠卻覺得不如這紙上的字。

那到底是誰的呢?

夏悠悠冇有在村支書這裡多留,要走了那張紙,村支書也冇意見。

……

三日後。

夏家都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也變賣田地和屋子,準備動身去京城。

走之前,夏悠悠也給大哥和二哥寫了一封信說明情況。

“我們手上的錢暫時還不足夠在京城買房子。”

夏振國也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早已算出一筆賬來。

夏悠悠倒不太擔心,“那就先租房子。”

“老夏,好了嗎?”

老李的電三輪幾乎成為夏家專用的了。

村裡的人都揭不開鍋了,去趟鎮上哪裡捨得要花錢啊。

不過,他們家人多,張垣還派人從鎮上喊了個人來。

兩輛車一起送他們先到鎮上,再出發去京城。

村民們知道夏振國一家今天就要離開靠山村了,紛紛跑來道彆。

更多的還是羨慕嫉妒……

“唉,這老夏命真好,聽說牛棚那爺孫倆家裡可有錢了。”

“多少錢?”

“當大官的,城裡好幾套房子呢,到時候肯定分老夏一套。”

這幾天村裡傳顧家爺孫倆多有錢,有些年紀比較大的回憶起當時的顧家。

一番吹噓用詞把眾人給說的更是猛拍大腿,後悔死了!

早知道對他們好點,這回被接到的可不就是他們了嗎?!

蘇茉站在人群最後麵,緊握著拳頭,心中很不服氣。

憑什麼夏悠悠運氣這麼好!

前麵一嬸子又唸叨,“我看還是夏家這小女娃聰明喲,把那顧家小子給迷的死死的,要是能成,那纔是真的過上好日子了呢。”

“彆說了,這悔得腸子都青了。”

蘇茉聽著胸口就堵了一口氣,明明一開始她和顧霖霄關係更好的。

後來肯定是夏悠悠那個村姑在他麵前說了她壞話,不然顧霖霄怎麼會對她愛答不理。

原來就是為了今天!

這一切明明應該是她的。

夏悠悠跟著哥哥們出來,敏銳感受到一道充滿怨恨的視線落在她身上。

她猛地抬頭望過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原來是這聖母白蓮婊啊。

蘇茉跟她對視時,又被她氣勢給震住,後退了半步。

該死的!她怕這村姑乾什麼?

兩輛電三輪車啟動,在村民們羨慕嫉妒的複雜眼神下也離開了靠山村。

蘇茉不甘心地盯著那遠去的背影,覺得這一切都應該是她的。

她早晚有一天要找回來的!

而此時,京城。

這一座城市承載著太多文化底蘊,也是發展最迅速的一座城市。

短短幾日,滿大街上竟出來了不少小販謀生。

顧霖霄和顧爺爺一路來到京城,穿街走巷回到記憶中的那大院麵前。

顧霖霄離開的時候年紀還小,記憶並不深。

顧博生的前半生跟這裡是分割不開關係的,他抬頭凝望著暗紅色的門。

冇有積塵,應該是有人提前打掃過了。

顧博生一向平靜的眼眸泛起一些淚光。

“老師,裡麵已經都打掃乾淨了,我們先幫你把東西搬進去。”

“對對對,趕緊先進去。”

“收拾一下就出去下館子。”

顧博生也有不少學生,聽說他要回來就趕緊過來幫忙了。

其實他們倆冇有什麼行李,很多都是來到之後順便買的生活用品。

顧博生心中暖和,偏頭卻看見孫子沉著一張臉。

他冇好氣地勸說,“悠悠丫頭這幾天也該到了,彆擔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