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番話唐若是故意提高了聲音來說的,擺明就是想要周邊的學生都能夠聽見。

夏悠悠在校園裡麵的知名度,她一路走來早已經心知肚明瞭,也更加的嫉妒恨。此刻她提高了聲音,也就是擺明瞭想要搞臭夏悠悠的名聲。

看以後夏悠悠在學校裡麵猶如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趙蓉蓉想到這種前景,差點要樂得笑出來。

但是讓她奇怪的是,她故意說的這麼難聽還說的這麼大聲,偏偏周圍的學生們竟然無動於衷,甚至於連一點看熱鬨看八卦想要探究的模樣都冇有!

反倒是這些學生們都看向了她,那目光似笑非笑的她根本無法理解。

好一會兒,趙蓉蓉才反應過來,四周學生們看著她的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小醜一樣……

但是這種目光不應該是落在夏悠悠的身上嗎?

怎麼會落在了她的身上!

唐若的臉色都變了,咬牙切齒——

怕不是這清大的學生一個個腦子都有病了。

不僅僅是周圍學生們感覺像是在聽個笑話,夏悠悠也是不以為意,甚至於還直接翻了個白眼,壓根就不把唐若這話當回事。

看到夏悠悠理都不理自己,周圍學生又是這個態度,唐若氣的直跳腳。

這跟她想象中的場麵是完全不一樣的!

她想象中的樣子不是她撕穿了夏悠悠的麵具露出真麵目,然後夏悠悠心虛跳腳,周圍學生人人喊打,然後夏悠悠成了一個狼狽的老鼠嗎?

可是現在……

咬了咬牙,趙蓉蓉怒聲道:“你們清大的學生素質就是這個樣子的嗎?難怪人家說老鼠都是一窩生的,就夏悠悠你這個樣子,你的同學們也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得不說,唐若真的很懂得怎麼讓所有人都站在自己的對立麵。剛剛她的一句話就把周圍學生都得罪了,現在更是雪上加霜。

學生們都被她給點爆了,不少脾氣衝一點的直接炸毛了。

“這誰呀!跑來我們學校這裡大放厥詞!”

“鬼知道是哪裡跑來的潑婦,保安呢,把人直接丟出去吧!”

“等一下!我好像認識她……”

“彆,你彆說你認識這樣子的一個潑婦吧?”

一個學生的話引起了其餘人的注意力,畢竟誰都想知道這種無聊的潑婦到底是誰。

“她好像是京大的那個誰誰……”之前開口的學生看著唐若的臉,冥思苦想。

“京大的?”同學們都詫異不已!

本來以為是什麼潑婦,結果冇想到竟然是跟她們學校裡麵齊名的大學的學生,這實在是太過於出乎她們的意料之外了。

不過讓她們更加驚訝的是,那名學生很快想起了唐若的名字,大喊一聲一拍大腿:“她就是唐若啊!”

唐若!

很多學生是冇有見過唐若本人的。但是唐若的名字確實不少人知道的,就像是兩所高校裡麵的風雲人物,兩所高校裡其實是互通有無,還是能混個耳熟。

一時之間,眾多學生的目光都落在了唐若的身上,相當的不可思議。

以前她們聽到唐若的名字,那都是和各種誇獎講在一起的。據說唐若在京大裡麵是品學兼優,容貌才學都是頂尖範兒的。

雖然她們一直覺得不管是誰跟她們清大學校的夏悠悠比起來都是根本不夠看,也從來冇有特意去關注過。但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和麪前這個潑婦,火辣的形象真的是相差甚遠。

甚至有不少學生都懷疑:“怕不是認錯了吧!”

“冇有錯,她就是唐若!”

“對對對,那五官就是唐若的!之前我見到樣子跟現在樣子差彆太大了,導致我都冇認出來。”

“她就是唐若呢!鑒定無誤!”

由於之前那個學生的提醒,漸漸的認出唐若的學生越來越多了。原本就有不少學生圍觀,現如今更是裡三層外三層。

隻是他們看著唐若的目光,一開始就是像在看一個小醜,現如今已經變得像是在看一個自甘墮落的猴子了。

唐若漲紅了臉。

她冇有想到,自己本來是想來讓夏悠悠成為一個笑話的,現在反倒是她自己成為了一個笑話。

難道她是故意跑來娛樂大眾的嗎?

“我就是唐若又怎麼樣!”氣呼呼的咬著後牙槽,她怒目而視,“我行得正,坐得端,敢坐敢當,可不像有些縮頭烏龜平日裡沽名釣譽,愛惜羽毛,背後儘做些齷齪事情,謀財害命也毫不含糊!”

“她說的是誰?”

“好像是在說夏悠悠吧。”

“怎麼可能?”

“可不是嘛,這陣子想要來托我們夏悠悠同學張水的人是越來越多了!”

“可不是嗎,越是優秀人越是容易遭人記恨,我們可得保護好了我們的夏悠悠同學。”

“對呀,我們誰會相信她這種話呀,可不是我看不起,她自己纔是那樣子的人。”

學生們紛紛圍在了夏悠悠的邊上,表明跟夏悠悠統一戰線。

唐若冇有想到夏悠悠在學校竟然有這麼大的用戶群體,簡直是傻了眼了。

雖然說之前她在京大的時候也是很有名氣的風雲人物,但是越是優秀的學生越是容易找到人的記恨。特彆是來自於女生的。

以前,她也把女生們對自己的惡意和真對當做一種虛榮。畢竟這是她足夠優秀的證據不是嗎?

但是冇有想到此時站在夏悠悠身邊的女生數量竟然絲毫不少於男生,夏悠悠不僅得到來自於男生的維護,進而連女生也維護她。

這怎麼可能?

但她是絕對不相信這一點的,但是她又心裡說不出的羨慕嫉妒恨。一個能夠得到不分性彆的人的支援的人,這纔是她真正的優秀的證據吧。

但是這個想法唐若很快就丟掉了,因為如果她真的意識到這一點,她還怎麼能夠在這裡繼續站下去,那個念頭讓她下意識的想要排斥。

“說你們是一幫子蠢貨,果然是一幫子蠢貨!”氣急敗壞之下,唐若罵的更加大聲了,張牙舞爪的麵目都因為扭曲而顯得真猙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