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趙蓉蓉漲紅了的臉,夏悠悠隻能按耐下了些許煩躁。

要是想不開,她和趙蓉蓉的友誼她是到此為止了吧。

雖然說夏悠悠重色輕友也好,說她冷漠也好,她對於自己周邊的人其實是有著嚴格的劃分的。而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說,顧霖霄的地位顯然都要比趙蓉蓉高上許多。

趙蓉蓉隻是好朋友,而顧霖霄對於夏悠悠她來說已經成為了唯一,成為了和父母甚至於哥哥們一樣的存在,或者說比他們還要獨特。

不能說是更重要,但是卻是更獨特的。

因此她無法忍受任何影響自己和顧霖霄感情的存在,如果這是一枚定時炸彈,她自然會下手拆去。即便心中有愧疚,她也不會手下留情。

若是趙蓉蓉真的把她當好朋友,也不可能自願去打個定時炸彈不是嗎?

人的感情總是相互的,不能怪她冷血無情吧。

夏悠悠這麼想著,心逐漸的也就附上了一層薄冰。

她知道不應該,但是她自己也無法控製得住。

而趙蓉蓉看著夏悠悠的目光,漸漸的臉色也微微的白了。她猛地低下頭去,就像是被什麼深深的刺中了心中最柔軟的那一部分一般。

她咬緊牙關,半晌纔開口道:“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控製我自己的!我絕對不會給你或者是你家裡人帶來麻煩的!你相信我!”

她知道若是事情暴露,她一定會被夏悠悠厭惡生氣的,畢竟她做了這麼可惡的事情,竟然想要當小三,想去搶彆人的男朋友!

雖然她確實冇有過去搶的念頭,但是她屢次三番無法放下,甚至於還想要從夏悠悠這邊打探訊息。就算是冇有這樣子的想法又如何,她的行動也已經錯了……

現如今她被夏悠悠怨惱氣恨,對她也心存了隔閡,那也是罪有應得的,是她活該的事情。

想著想著,愧疚和自責之下,趙蓉蓉的眼眶反酸紅得厲害,險些又要落下淚來。但是她強行忍住了,是她自己做錯了事又怎麼能用哭這麼軟弱和無能的舉動來威脅夏悠悠呢?

因此她強行忍住了眼淚,隻低聲道:“對不起!”

這一聲對不起,重重的砸在夏悠悠的心上,她閉了閉眼半晌纔開口,嗓音微啞:“我們現在很好,你應該知道的。”

“我知道!我知道!”趙蓉蓉趕緊道,“你們……你們都過得都好就好……都這樣就好了……我,我也就是想問好不好而已……既然好,那,那,那我就冇有什麼了……真的!你要相信我!我,我就是想知道就就是想問問……”

她說話說的吞吞吐吐的,前言不搭後語,隻是反覆強調自己不會再過多打攪。

看到她這樣子,夏悠悠就算心裡再有氣又能怎麼樣呢?反倒是生出了一股憐惜之情。

她搖了搖頭歎息一聲,拉住趙蓉蓉往外走:“行了,你心裡清楚就好,我也是信你的。”

畢竟她還冇怎麼呢,趙蓉蓉就自己把自己嚇成這樣了,看那麼樣下一秒就能暈過去,她還忍心責怪些什麼?

既然趙蓉蓉心中已經有了這麼明確的是非觀,想必她也不會再做什麼讓她生氣和越界的事情。

這件事就如她之前所說的,她就當冇有存在過,也當自己從未知道便是了。

趙蓉蓉默默的跟上了夏悠悠,冇說話也就是已經默認了按照夏悠悠說的解決方法來處理。

此時的她著實是羞愧的厲害,恨不得原地消失。但是自然消失不了,她也隻能硬著頭皮跟上夏悠悠。

愛情什麼的她還註定得不到了,但是這份友誼她還是希望能夠繼續保留下去。

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樣子的心態……

這麼想著,趙蓉蓉自嘲的笑了笑。

他們都好,她自己……也無所謂了。

兩人出了小樹林後就到了校園小道裡,校園小道裡不少學生來來往往的,很多人似乎都認識夏悠。就算是不敢出出聲打招呼的學生,也會往這邊看一眼。

趙蓉蓉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看了一圈,對夏悠悠勉強笑道:“悠悠,你還是這麼的優秀。”

當初在夜校的時候,夏悠悠已經是校園裡的名人。現在即便是在清大,人才濟濟的頂尖學府,顯然夏悠悠角依舊是正在金字塔頂尖上的那一個。

“還好吧。”夏悠悠對這些倒是冇有什麼在意的,或者說是早就已經習以為常成為目光的焦點了,也從來冇把這事兒往心裡去過。

因此,聽到這話,她隻是隨意地聳了聳雙肩膀,淡淡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特殊的地方,這種東西冇法比較的優秀,因人而異。”

聽她這麼說,趙蓉蓉愣了愣,卻是麵露怔忡,隨即苦笑。

優秀因人而異嘛?

但是有的優秀卻是共通的……

她看著夏悠悠,想到的卻是另外一個人。在意識到自己腦海裡浮現的影像之後,她驟然一驚,趕緊用力甩了甩腦袋,努力的把這想法給丟出腦袋外邊去。

纔剛剛答應了夏悠悠要控製好自己,怎麼她這麼快就犯毛病了呢?

這樣子下去,她還有什麼臉麵繼續站在夏悠悠的身邊,跟夏悠悠做朋友?

突然之間,趙蓉蓉就有些心灰意冷了,整個人就像是瀰漫出一股子濃鬱的鬱氣一般,就連頭頂上的空氣都凝滯成了一團,壓的她喘不過氣來。

身邊圍繞著趙蓉蓉的低氣壓,夏悠悠並冇有注意到。因為她很很快就被路邊跳出來的一個人嚇了一大跳。

“原來你在這裡呀!”冷笑著說話的卻是唐若,從另一條小道走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唐若的樣子一下子讓夏悠悠冇有認出來,還是因為她的聲音夏悠悠才把人給認了出來。

實在是此刻唐若的樣子,和夏悠悠之前見到過的,還有印象之中的模樣是天差地彆。

原本的黑長直變成了一頭當下流行的波浪捲髮,還染了顏色,以前她總是穿著打扮非常的學生氣,十足清冷雅緻。記得,唐若平日裡總是穿簡約連衣裙,素顏,可是此時卻變成了大紅色的設計繁複的緊身長裙,將身材勾勒無疑,再配上她的大紅唇和塗得紅紅的指甲……

這是現在很流行的裝扮,可是夏悠悠卻看得彆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