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爸媽成功的被自己引開了注意力,夏悠悠笑了笑。

“等會兒警察來了,我們就多提供些證據,多拿點罪證出來,好讓程葉付出最大的代價。”她說道。

“好好好!”爸媽跟著直點頭,都開始動起腦筋來,琢磨著這陣子跟程葉母女倆相處的細節。

媽媽忽然想起了個事兒:“聽說她害了條人命,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詳細說說?”

當時顧霖霄也隻是跟他們提了一嘴兒程葉母女倆做的事兒,具體的也冇說。他們隻是隱約知道點東西,但是當時他們就一心沉浸在自己被人坑了,還連帶著把自己的兒子也埋進了土裡的傷心裡,倒是也冇有多加追問。

此時做是想要讓程葉母女倆付出最大的代價,自然是多瞭解更好一些,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夏悠悠其實一開始也冇有知道的太詳細,畢竟當時她將更多的注意力還是放在了程葉打胎這件事,當時對於黑客給自己發的那些資料,她也就是隨意翻了翻。

但是昨晚在警察局,她進一步從警察的嘴裡知道了更加多的事兒,對程葉母倆的奇葩和無恥再次重新整理了她的三觀。

想到自己瞭解的那些事兒,夏悠悠細細的給爸爸和媽媽都說了。

原來當初程葉靠欺騙男人一步步的往上走,和她交往過的男人不少,而這些男人大多都是老實忠厚的。在和夏悠悠程葉在一起之後,他們那是掏心掏肺,什麼都往程葉的身上掏,壓根冇想過程葉騙自己這種事情。

但是程葉這個人聰明的很,換下一個踏板的時候,絕對會把上一個踏板的痕跡都抹除掉。上一個踏板壓根就找不到這母女倆,最後大多都是不了了之了。

但是其中最嚴重的還是屬劉正天。

劉正天是靠著自己的雙手做活,以著血累一點一點把程葉給捧上了大學的,也供完了大學的所有學費和日常消費,甚至於包括程葉母親的治療費和穿衣打扮的費用。

可是其實劉正天的家境並不好。

他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些,都是靠熬乾了自己的身體。因為他覺得程葉能肯跟他在一起,是他天大的福分,他一定要好好帶程葉。

因此程葉說彆人有的,他也必然想要給程葉一份,不能虧待程葉。

大概是因為這樣子的工具人太好用了的緣故,程葉有些捨不得放棄。在為了上學的時候,她勾搭了工廠裡麵的廠長,得到了大學的機會,但是私下裡還是和劉正天在一起。

也就是腳踏兩條船,兩麵隱瞞。

不過,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經驗豐富如程葉,到底還是翻車了。

就在她即將畢業了的時候,劉正天和廠長都發現了彼此的存在。

廠長到底經驗豐富些,這個坎難受也過去了,劉正天卻不同,家裡老父親和老母親都等著他娶媳婦回去抱孫子呢,自己被掏空了,家裡的存款和父母的棺材本也因為程葉的各種理由給出去了。

最重要的是,程葉大概是覺得劉正天太好用了,當時她也已經和劉正天定親了!因為靠著定親,她才能徹底把劉正天和劉正天父母都掏空。

劉正天是個老實人,在廠長和程葉吹了之後,他還是選擇原諒程葉。但是畢業了的程葉,她要的已經不僅僅是錢了,她的目標變成了要出國。

這時候,程葉遇到了她以為可以幫助自己出國的陸生晨。

劉正天的存在,已經變成了阻礙。

程葉想要故技重施離開,卻意外被劉正天發現。劉正天求她回去,不然就死在她的麵前。

夏悠悠說到這裡,眼神暗沉了下來:“劉正天其實也是被逼急了,他的爸爸在地裡乾活的時候,不小心被隔壁家的黃牛撞成了癱瘓,家裡斷了一半的經濟來源,本來錢就被掏空了,錢冇了能夠有個人回去也是好的。”

“可是程葉聽了他的哭訴,不僅僅狠狠地嘲諷了他,甚至於還親手把一瓶農藥給了他,說他要是想去死那就馬上去死,要是不去死,她都看不起他不是個男人!”

聽到這裡,爸爸和媽媽都驚呆了。

他們之前是知道了程葉不是個東西。

但是冇有想到,竟然這麼不是個東西!

這女人怕是冇有心啊!

想到之前他們竟然把這麼一個惡人當成了乖兒媳婦兒,兩人都差點心梗了!

“所以呢?那個男人……”已經猜測到了結果,但是媽媽的心理還是抱著一點期待的,

那個男人太慘了,怎麼能這麼慘呢?

夏悠悠然口氣:“死了,在程葉離開之後,他喝了農藥。”

媽媽:“怎麼會這樣,為什麼要死呢,不值得啊……”

還是爸爸瞭解一些對方的心理活動:“可能是覺得冇有臉麵再回去麵對自己的父母了吧。”

畢竟,因為他的緣故,父母都被一個壞女人掏空了,現在他什麼都那不回去。

他應該是徹底地絕望了。

哀莫大於心死。

聽到爸爸這麼說,媽媽也沉默了。

他們不是當事人,不知道當事人當時心裡到底是有多麼的絕望和無助。

“悠悠,幸好你發現了不對勁兒,要不然……”

如果他們真的稀裡糊塗就把程葉跟二哥牽扯到了一起,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要是程葉也就是騙騙錢,出國留學不回來了還好,也就是一些錢財和感情。但是要是之後還有後續,程葉回國了,那可能會有更可怕的事情!

畢竟他們水都被矇在鼓裏,被人賣了還幫折算錢,家裡烏煙瘴氣的,想想都不寒而栗。

“其實不是我發現的,是四哥。”

夏悠悠把夏爾喬發現程葉去流產的事情說了。

爸爸和媽媽:“……”

他們都被震驚的麻木了。

他們到底是有多瞎啊,竟然之前一直覺得這樣子的女孩子哪裡哪裡都好?

等這事兒過去了,他們是不是都該去找老四看看眼睛?

“我們這是老了……”爸爸好傷心,摸了摸自己的眼睛。

媽媽也憂傷:“可是看眼睛有用嗎,是不是還要看看腦子?怕不是老年癡呆了的症狀吧,這不好使啊!”

夏悠悠:“……”

還真是一對活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