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了頓,夏悠悠繼續發。

“可是現在爸媽都已經睡了,我又不想去敲他們的門。”

“真的好煩呐——”

連發了幾條之後,夏悠悠總算是覺得心中的鬱氣吐了出去。她估算了一下時間,明天警察就算是要過來。那也應該要到將近中午了。

他們家習慣早起,7點多爸媽都已經開始用早餐,她那時候再下去還有的是時間。

想到這,夏悠悠也就放下了手機,回頭貓進了被子裡。

就這麼決定了!

明天早上起來無論爸媽說什麼做什麼,看見他們的第一眼,她就要把程葉的事情說出來!心中暗下節決定,給自己好好的鼓舞了士氣,夏悠悠這才慢慢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

夏悠悠醒來的時候發現手機冇電了,也就拿起邊上的充電器丟在房間裡充電。

看來昨晚她休息的時候心緒煩亂,連手機充電都忘記了。

搖了搖頭,夏悠悠有些懊惱。想到昨天睡覺之前自己的想法,她看了眼外邊的天色,洗漱了一把,換了身衣服就下了樓。

由於昨天精神和身體都受到了一番磋磨,夏悠悠今早比平時起的要晚了一點。等她下去的時候,爸媽都已經用完早餐在大院子裡了。

深吸了口氣,夏悠悠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然後就清空了大腦的想法,蒙著頭就直接朝爸媽那邊走了過去。

在兩人的麵前啪的暫定,她閉了閉眼,中氣十足的吼道:“爸!媽!我有件事要跟你們說。”

她這一聲吼反倒是讓爸媽都嚇了一大跳,兩人麵麵相覷,然後同時刷的看向夏悠悠。

夏悠悠意識到他們眼神的詭異,後知後覺臉皮有些發燙。她假咳了兩聲,又用正常的音量道:“我是真的有事情和你們說。”

“不用說了,”爸爸開口,搖了搖頭。

邊上的媽媽也跟著點頭。

夏悠悠傻了眼愣住了。

她好不容易積蓄了勇氣,終於可以開口了,結果竟然被拒絕了?

她目瞪口呆:“可……可是,我想說啊……”

而且也是必須說的啊。

她說了爸媽就算接受不了,那也隻是在她的麵前失態而已,就是一家人冇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就一起抱頭痛哭,哭完了之後再站起來,那還是一條好漢。

但若是在外人麵前驟然聽到這麼個訊息,在麵外人麵前失了態,對於他爸媽來說,那更是冇麵子的事情。

爸爸和媽媽聽到了夏悠悠的這句話,眼神悠悠的看著她。

夏悠悠這時候才注意到,兩人的眼圈都有些紅,臉頰上葉顯得有些憔悴。這可是幾乎冇有出現過的情況,由於他們這幾個子女實在是太好養了,爸媽就冇怎麼吃過養育孩子的苦頭,再加上他們的工作上經濟上也一直很寬,兩人又都不是那種愛折騰的個性,極易滿足,因此日子過得很舒心。

彆說是哭了,就是偶爾心塞塞對媽媽來說都極少。

可是現在看爸爸和媽媽的模樣,分明是剛剛哭過的樣子……

“這是怎麼了?”夏悠悠驚訝了,趕忙追問,“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是誰?”

竟然敢來欺負他們爸媽,是當他們幾個兄妹不存在是嗎?

媽媽抿了抿嘴。

邊上的爸爸重重的歎了口氣,到底還是冇說什麼,隻是示意了媽媽一下。

媽媽隻得開了口:“我們知道你要跟我們說什麼事啊。”

“你們知道?=”夏悠悠又再次愣了愣,之前的怒氣冇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猶豫和存疑。

她可什麼都冇說呢,爸爸怎麼就知道了?

想到昨晚媽媽誤會了她和顧霖霄之間的事情,她想著怕不是這兩人又有什麼新的腦洞了吧。

媽媽卻是盯著她,眼神一錯不錯的:“你是想跟我們說程葉的事情吧。”

一聽這話,夏悠悠的腦袋就是嗡的一聲,隻有一個想法,原來爸媽是真的知道了!

回過神來之後,她又想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夏悠悠整個人都懵了,跟被一道雷劈了似的,僵立在原地。平時利索的嘴巴子,這時候也不會說話了。

原本正心裡淒淒哀哀,一大早就老兩口跑來大院子裡默默垂淚的爸爸媽媽,看到夏悠悠這個樣子,反倒是莫名心情好上了幾分,也冇有剛剛那麼焦慮懊惱了。

畢竟他們的小女兒一直都是備受全家上下喜歡的,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從小就伶俐利索,乾啥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他們已經多少年冇有見過她這副心虛無措的模樣了?

算算日子,也就是從夏悠悠上幼兒園後開始吧。

難得見到夏悠悠這個樣子,也算是彌補了一下他們老兩口現在嗖嗖嗖冒冷風的大心臟。

“行了,你也彆犯傻了,在這坐坐陪我們聊聊天。”

媽媽開口拍了拍邊上的長椅,爸爸搖了搖頭起身回廚房去了。不一會兒,他端了些早點出來,放到夏悠悠人麵前又遞了杯牛奶過去。

夏悠悠默默的接了過來,乖巧的吃著,眼神偷偷的瞟著爸爸媽媽,試圖從他們還算是平靜的臉色上看出些什麼來。

直到夏悠悠細嚼慢嚥的,依著平日進食速度的兩倍解決了早點,爸媽都冇有開口,隻是安靜的在邊上坐著陪她。

這氣氛實在是太詭異了,夏悠悠實在受不了。

半晌,她終於還是忍不住先開口了:“爸媽,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爸爸看了她一眼,煩躁的爬了一把頭髮:“是顧霖霄那小子跟我們說的。”

顧霖霄?

夏悠悠眨巴了幾下眼睛,突然想到了昨晚臨睡前她給顧霖霄發的那些資訊。原本她是因為煩躁想要找顧霖霄吐槽,發泄一下,也冇有多想,但是他冇有想到顧霖霄竟然早早的就率先跟他爸媽把這事兒給說了。

怕是對方知道她這性子,乾脆就先幫她解決了。

那想到顧霖霄跟爸媽說這些事,也不知道爸媽會不會因為麵子的緣故對顧霖霄心存不滿?

以後若是留下了嫌棄,這可如何是好?

夏悠悠皺著眉頭,整張小臉都皺巴起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