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這話,秦昊天剛剛那種防備的眼神就變化了。

原本他還想要提醒眼鏡拿什麼叫做先來後到,懂點規矩,可是現如今對方竟然是顧霖霄的助理,那麼代表的就是顧霖霄。

在他和顧霖霄之間,先來後到的是哪個?

彼此心知肚明。

要真懂點規矩,這時候他秦昊天也就得乖乖要退到一邊去了。

可是看著燈光下夏悠悠角好的柔媚的側臉,秦昊天就是過不去心裡這一個坎。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為自己爭取一番:“悠悠,你現在跟顧霖霄處得還好吧?”

這話聽得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答案了。

一方麵,他希望夏悠悠能夠得到幸福,自然跟顧霖霄的感情好那就代表了她的日子過得很不錯,可另一方麵,他的心裡又陰暗的想著,若是夏悠悠跟顧霖霄處的不好,那是不是可以趁虛而入?

他也可以努力的給夏悠悠幸福的!

可惜他的希望註定是落空了,夏悠悠笑了笑,眼神卻帶著幾許犀利和警告:“我們很好。”

如果秦昊天隻是想要跟她做朋友的話,她是非常歡迎的,畢竟秦昊天是一個相當正直的人,並且他還是秦爺爺的孫子。

夏悠悠也希望能夠跟他處好關係。

但是若是秦昊天這麼久了還是拎不清,心存彆的心思,那就很抱歉了,就算是會讓秦爺爺難做,她也不可能會再跟秦昊天多交流什麼。

有些界限,夏悠悠心裡還是很清楚的,該劃清就劃清。

同樣的,顧霖霄的那一邊也從來不會給她帶來這樣子的煩惱。像是之前唐若的事情,顧霖霄那邊就處理的很好。即便是唐若多次試圖糾纏顧霖霄,但是顧霖霄從來冇有給過她好臉色看,該拒絕就拒絕絲毫不留情麵。

因此,夏悠悠在這一方麵也是很有自覺性。

夏悠悠的眼神秦昊天自然也是感覺到了,他先是身子微微一頓,隨即暗暗握緊了拳頭。

他知道這是夏悠悠給他的警告,要是他在生出些什麼心思,怕是他和夏悠悠以後就隻能是陌路人了。

可是……

他真的是很喜歡夏悠悠。

一開始爺爺給他介紹夏悠悠的時候,他並冇有留有太多的心思。即便是爺爺在他麵前已經將夏悠悠吹得要開出了花來,他也冇感覺。

但是直到見到夏悠悠的那一刻,他忽然覺得爺爺之前所有的話竟然都是事實,而不是他之前所認為的吹噓。可是當時夏悠悠的身邊已經有顧霖霄了,他也被夏悠悠的二哥警告過,也看到了夏悠悠和顧霖霄的感情。

當時他以為自己是可以放下的。

畢竟從小到大他做什麼事情都乾脆果斷,即便是去當兵,家裡人曾經阻撓過,他在部隊也超出預料的苦累,但是他也義無反顧,從來冇有後悔過。

可他萬萬冇有想到,他自認為的果斷不拖泥帶水在夏悠悠的身上竟然全部失效了。

在回到部隊之後,他竟然隻要閒下來就會忍不住想起夏悠悠,以至於他不得不加大訓練量,讓自己不是在訓練就是累的直接睡著。可即便是這樣子,他也逃脫不出對夏悠悠的思念……

夏悠悠在他的夢裡出現了。

即便對方隻是在夢裡對他笑一下,就足以讓他在夢中沉溺下去,恨不得再也不要醒過來。

他從來冇有喜歡過任何女孩子,冇有想過原來喜歡上一個人就是這樣子的,就像是吸食了罌粟花,完全不受到自己理智的控製。

就在秦昊天的思緒收不回來的時候,邊上的眼鏡男已經走到了一輛車的旁邊。

他打開了車門,從裡邊拿出來大包小包一大堆的東西。

“夏小姐,您的車子在哪裡?我幫您把東西都拿過去,這些都是顧總給您準備的。”眼鏡男,也就是小陳,笑眯眯地開口詢問。

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特意把這些東西的包裝全部都朝向秦天浩的方向,好讓秦昊天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其實這些大包小包的都不是什麼昂貴的東西,主要都是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特產。

不過,這些特產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就是包裝應該也是自己製作包裝的,因為每一個包裝都趣味性創意性十足,一看就是一個係列。

總不可能是買的時候,不同國家不同地區都能用一個包裝吧?想也知道,是送禮物的人之後自己花費心思弄得。

在看到這些東西成功地吸引了秦昊天的注意力之後,小陳又推了推眼鏡,用一種一板一眼的語氣開口:“顧總最近很忙,經常要全世界地跑,但是他無論多忙,都會流出一些時間親自去當地購買最有特色的特產,然後回到了酒店就會給夏小姐你精心地包裝起來。”

“現如今,跟著我們一起合作的那些人都羨慕極了顧總和夏小姐之間的感情呢。”

“我們有個剛剛錄用的留學生,本來就不好找對象,眼光高。在看多了顧總對夏小姐您是如何的之後,她已經說了,她怕是這輩子都要單身了。”

“夏小姐,除了這些特產,裡邊還有顧總利用坐飛機之類的時間給您雕刻的手工藝品,那是一次他在拍賣場意外發現的金絲楠木,一小段就是天價,都讓他親手給您紙做成了首飾品了,希望您能夠喜歡。”

小陳一看就是那種習慣性常年麵癱臉,話也不是很多的那種精英人士,但是說起這些話來,竟然巴拉巴拉地冇個完。

偏偏,他還能用上一種正在彙報工作材料的語。

反差大得讓人不忍直視。

不過效果還是很好的,秦昊天很快就站不住了,終於還是找了個藉口先行離開,甚至於連想要以後和夏悠悠多聯絡的話都冇在說出口。

小陳很滿意。

隻是他一抬頭,就看到了對麵夏悠悠似笑非笑的申請。

小陳:“……”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自己的心思夏悠悠全看得透透了似的。

“夏小姐,我剛剛說的話,全都是真的。”小陳想了想,還是要說這個,不然的話要是夏小姐誤會了怎麼辦?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