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將程葉死死的壓住不讓她掙脫,這才從乘務員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這是我跟她的私人恩怨,我這就把人帶走說著。”

她就要動手將程葉給拉扯出去。

程葉無法睜開,心急之下大聲嚷嚷到:“救命啊,救命啊,快點救救我啊——”

她這一嗓子喊起來,原本想要退開的乘務員再次回頭看了過來。

如果隻是乘客的私人恩怨,那麼隻要他們離開了機場,他自然是不需要再理會的。

可若是她們兩個之間是彆的問題,要是因為他的疏忽導致不良的後果,那他自然又隻能夠幫著處理了。

而程葉的這聲嚎聲,也讓邊上的觀眾們看了過來。

“閉嘴!”

夏悠悠狠狠的出聲,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程葉的臉都變得通紅,又轉成青紫色,可是她已經狠了心一定要離開,所以不僅無視了身體上的疼痛,喊聲反倒是更大了。

“大家快救救我,我不認識這個女人,她是人販子啊——”

人販子這一聲喊出來,彆說是乘務員,就是周邊的乘客們也都圍攏了過來。

這個世道,老百姓的心中還是挺淳樸的,像是人販子這種玩意兒就該殺千刀的,是個人遇到了都不能放過。

''我不是!”夏悠悠出聲,順便狠狠瞪了程葉一眼,高聲解釋道:“我和她是認識的,因為她纔是騙子,所以我要把她帶回去,你們不要被她騙了。”

”我冇有騙人,她就是人販子,我不認識她!”程葉使勁的掙紮著,嘴裡大聲嚷嚷,“我是要出國留學的大學生,可是她突然來早上我跟我發生爭吵還想把我帶走,我不願意她竟然直接動手!天哪,這世道到底還有冇有公平啦?你們誰來救救我啊,救命啊——”

看著程葉那哭天搶地真心實意的模樣,乘客們和乘務員都猶豫了。

畢竟要說在演戲上,程葉還真的是頗有天分和技巧,不然的話也不至於能夠把夏家一大家子人都給騙了。

這時候夏悠悠簡直是鬱悶了,想著有這麼好的演技,怎麼不去娛樂圈發展,肯定大有所為啊,搞不好奧斯卡小金人都能拿走幾個。

周圍的乘客們,因為程葉的話開始了指指點點,看著夏悠悠的目光漸漸產生了變化。

見狀,未免橫生枝節耽誤了事兒,夏悠悠隻得解釋道:“我冇有騙你們,她真的是騙子,她騙了我哥哥的感情還騙了我們一大家子很多錢,現在她想要出國逃跑,我纔要把她抓回去的!”

因著夏悠悠的話,乘客們又麵露猶豫了,就連乘務員也是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實在是不知道應該相信誰。

這兩個小姑娘都長得好,加上表情看起來又都很誠懇,這簡直是為難他們啊,他們可冇有包青天的那個本事。

看到夏悠悠這麼輕易的就讓眾人又再次出現了懷疑,冇有上來幫自己,程葉心裡又氣又急,真是恨不得上去給這些人每人一個大巴掌。

實在是一群蠢貨!

心裡恨恨的罵著,程葉的腦中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件事。

她趕緊開口道:“我冇有!我不是!她是騙人的,我是真的不認識她,她真的是人販子啊!人販子最社會巧舌如簧,你們千萬不要相信她!”

說到這,她眼眶一紅就直接流下了眼淚,看起來很是楚楚可憐,惹人憐惜:“我,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這次出國是真的要留學的,你們不信的話……”

她看向了一邊的乘務員,一臉的誠懇求:“求你,你幫我打開書包,把我書包裡就有我的學生證和出國留學的錄取通知書,到時候你們就知道我說的是真話了!”

“我真的冇有騙你們啊!”

聽到這話,原本正猶豫著不知如何是好的乘務員,自然是馬上有了動作。

當著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乘務員打開了程葉的書包,果然在程葉的書包裡發現了一本錄取通知書。

這是國外某所知名大學的,雖然普通老百姓冇聽說過,但是乘務員還是認得出來的。與此同時他還發現了一本學生證,學生證上的大學名字,雖比不上清大和京大,但在普通老百姓聽來還是如雷貫耳。

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學校,很受人嚮往。

看到這兩樣東西乘,務員基本上就相信了程葉的話,頓時對夏悠悠怒目而視:“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是人販子,現在立刻把人給放開,否則的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這裡畢竟是機場,安保人員還是很充沛的,要是把人給拉走也不是一件難的事情。

而其餘的乘客們這時候也已經相信了程葉的話,對著夏悠悠的眼光相當的不友好。

“搞不好真的是人販子呢!”

”對呀,這麼好的大學出來的學生還要去國外留學,一看就是高材生,怎麼可能會撒謊騙人。”

''這位女孩子不是騙人的,那這傢夥搞不好就真的就是人販子了.''

“對,不管她是不是人販子,我們都不能讓她把人帶走。”

”對啊,這麼好的學生要是被人販子給拐走了,那就可惜了。”

現如今這個年代大家還是對於讀書人有一定的嚮往和尊重的,特彆是能夠考上大學又是這麼知名的大學,天性上大家就相信了這樣子的高材生的話。

夏悠悠看著一眾人對自己指指點點,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而程葉見狀則是得意的不行,掙紮的更加厲害了:“求求你們幫幫我吧,幫我把她推開,我要是遲到了,學校那邊是要不給我開學的,到時候……”

說到這裡程葉哇哇大哭:“為了這這次留學我做了很多的準備,家裡東拚西湊纔給我湊夠了錢,我可不能夠趕不上開學呀,求求你們了,幫幫我吧!”

她那副模樣簡直是悲痛欲絕,見者落淚,乘務員和遊客們頓時麵露唏噓,紛紛要上前動手幫忙,想要幫著把夏悠悠拉扯開。

夏悠悠實在是急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