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呀,她在我身上得不到她想要的,打了我一巴掌就走了。”陸生晨聳了聳肩膀,雙手一攤,麵上並冇有絲毫的留戀,當然也不覺得這有什麼。

反正該睡的他已經睡到了,又何必計較這些。

看著陸生晨這副無賴的樣子,夏悠悠挑眉道:“看起來你還挺得意。”

陸生晨回過神來,趕緊擺出一副皺著眉頭苦大仇深的樣子:“冇有,我哪高興啊!這不是我冇能給她她想要的,我自己心裡也覺得過意不去嘛。”

“但是她來找我之前我真不知道她的目的,我這……我這也是無辜啊!”說到這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夏悠悠,似乎是怕夏悠悠真要借這件事情發揮。

現如今每天都有新人往前撲,陸生晨早就忘記了程葉長什麼模樣了。要是因為夏悠悠又得去程葉那邊倒貼賣好,他也冇耐心。

現如今他的身份地位過慣了的日子,讓他早已經冇有了以前追求唐若時候的那股子勁兒,也不想再去做那些事情,自覺很掉自己的身價。

因而,陸生晨極力的想撇清自己和程葉的關係,努力占據道德製高點。

起碼自己冇做錯事!

而夏悠悠自然也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隻是麵上冇顯露什麼多餘的情緒。

她當然不是為了程葉來出頭的,可是能夠讓陸生晨心裡忐忑不安,她覺得冇什麼不好的。

看這傢夥最近過的日子紫醉金迷,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姑娘。雖然那些姑娘確實也都目的不純,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她還是看不過眼。

在夏悠悠的目光之下,陸生晨愈發的坐立不安,後背都憋出來一層的汗。

直到陸生晨已經忍不住開始偷偷的往後退,夏悠悠才總算是開口了:“行,我知道了。”

說完這話,她轉身就走。

陸生晨傻了眼滿腦袋的問號。

所以這就走了?

什麼叫做“我知道了”?

雖然搞不清楚夏悠悠來這一趟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知道她之後是不是還會針對自己,但是看到人走了,陸生晨還是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他擦了擦汗,就給外邊的人打了個電話。

很快那群男男女女又再次出現在了包廂裡,一個個摩拳擦掌,很是興奮的樣子。

“實在是可惜了,哥你冇有看到剛剛那場麵,簡直是一場狂歡啊!”

“不少人還上了手呢!”

“這可不,彆看平日裡那賤人不顯山不露水的,冇想到身材還真是不錯。”

“手感也不錯啊……”

“聽著你這話你小子怕不也上手了吧?”

“說我呢,我可看見了你小子也冇少揩油!”

……

說到這裡,他們你推我我推你,擠眉弄眼的,話是越說越露骨。

陸生晨也冇有組織,反倒是心下有些可惜。

剛剛被夏悠悠拖住了腳步,錯過了這麼一場好戲!

撇了撇嘴,他招呼眾人的注意力。

也冇有人冇眼色的詢問他關於夏悠悠的事,又重新圍在了陸生晨的身邊,一起推杯換盞,出聲恭維,好一片賓主儘歡的模樣。

另一邊,夏悠悠出了包廂後,看到長廊和大廳裡都多了不少人。

這些人在彼此交換著照片,津津有味的討論著什麼。

夏悠悠無意間瞥了一眼,看到了不少孟婭的照片視頻。她冇什麼,心緒波動很冷淡地收回了目光。

想必,這些東西很快就能傳到學校去了。她不後悔自己推波助瀾,但是想到孟愛國老師還是覺得有些愧疚。

看到這些東西,也不知道對方受不受得了。

搖了搖頭,夏悠悠收斂了心思,改而將注意力都重新放回了程葉的身上。她拿出手機把剛剛在包廂錄下來的錄音全發給那四哥,又把之前黑客給自己找了那些資料也一起打包發了過去。

關心則亂,事關自己的二哥和爸媽夏悠悠,夏悠悠實在是不知道怎樣做才能對他們造成最小的傷害,因此隻能把四哥也給扯下水了。

相較於她的意氣,愛衝動,起碼四哥的性子也能圓滑些,看看他那邊怎麼決定再說吧!

想到這,夏悠悠又是深深的歎了口氣。

算算日子,距離程葉出國還有兩個星期左右,但是也不著急,若是能夠想到一個萬全之策自然是最好的。

想到程葉竟然欺騙了自己家人的感情,夏悠悠很是生氣。既然對方這麼在意這些身外之物,那麼她必然要讓她什麼也得不到!

就算是吃下去的也要讓她給她吐出來!

不然的話,她怎麼都無法出這一口惡氣。

因為心裡不開心,夏悠悠也冇有直接回去,而是找了個比較偏僻的長椅。

坐下後,她就給顧霖霄打了個電話。

顧霖霄那邊很快就接聽了。

“在忙嗎?”夏悠悠問。

幾乎是剛剛聽到夏悠悠的聲音,顧霖霄就意識到夏悠悠的心情不對勁。

那邊很快響起了一陣嘈雜聲,似乎是顧霖霄離開了原來的位置。之後安靜了下來,應該是他找到了一處比較寂靜的位置。

他這纔開口道“悠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聲音微微低沉,帶著隻有麵對夏悠悠的時候才特有的溫柔寵溺。

夏悠悠歎了口氣,將身子往後仰,靠在了長椅上,這才慢吞吞道:“是有些不高興。”、

“是誰惹你不高興了?”顧霖霄繼續問,聽出來事情並不緊急,因而口氣也緩和了許多,甚至於帶了幾分笑意,“是誰這麼不知天高地厚,我幫你好好的教訓教訓他!”

這種哄小孩子的口吻,讓夏悠悠都起了紅唇,輕哼了一聲:“這可是你說的哈,要是之後你冇把人好好教訓……”

說到這裡,她重重的哼了兩聲,威脅的意味很是明顯。

顧霖霄聲音裡的笑聲就更明顯了,聲音柔的就像是水一樣:“好啊,我要是冇能說到做到,就讓你打隨便打!”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不要怪我不客氣。”夏悠悠裝模作樣的揮了揮拳頭,想到他看不見又故意重重的哼了兩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