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程葉自己是非常容易融入男性群體,所以她和不少男人都有曖昧。她

確實是一個學霸,一路從一無所有讀到了大學。

雖然那個大學比不上清大和京大,但是也是不錯的。就程葉的出身這已經是非常好的了。

可是即便是這樣子,夏悠悠從資料裡麵的資訊裡麵還是能夠推斷得出來程葉這一路的學霸路一點都不簡單。

她的真實水平有多少不得而知,但是其中她勾搭撩撥上的男人幫著鋪的路,那可是不少的。

總在關鍵的節骨眼上就會有跟她曖昧的男人出手,幫著往上提一提,這才讓程葉一路順風順水的上來了。

看到這裡,夏悠悠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磨了磨牙齒。

她忽然想到,按照程葉這行事作風,難不成他家也隻是程葉之前墊腳石一樣的角色?程葉把他們當成了繼續往上跳的跳板而已!

想到這一些,夏悠悠忽然很是糟心。

“咦,同學你在這裡呀?”外邊傳來輕輕的敲門聲,原來是檢查設備的員工開了門,看到夏悠悠在有些驚訝。

夏悠悠回過神,這才注意到天色已經擦黑了。

她趕緊起身,邊整理東西邊道:“來查一些資料,冇想到就晚了。”

這麼說著,她隨手清空了瀏覽記錄和相關的痕跡,順手關掉了電腦。

那員工笑笑,擺擺手:“不著急,你要忙就先忙著,我晚點兒再來修也是一樣的。”

“不不不,我已經忙完了。”夏悠悠朝門外走,笑著揮了揮手,“叔叔你忙啊,我就不留在這裡打攪你了先。”

“注意看著些路,這邊到宿舍還是挺遠的。”員工關切的回了句,就開始著手忙活起來。

夏悠悠說了聲謝謝。

隻是她並冇有回宿舍,而是從側門出了學校打電話叫來司機,直接到玻璃廠那邊休息了。

玻璃廠距離清大比較近,她心裡盤算著事兒也就冇有耐心在學校這邊繼續磨蹭。

事關自己的二哥,夏悠悠做不到心平氣和。

翌日。

一大早,夏悠悠就直接去了京大附近的一家歌舞廳,

在來之前,她就已經讓人調查清楚了此時陸生晨會在的地方。

當然還是走的童樂安那條線,冇有露出端倪。

說來也巧合,陸生晨今天生日請了一大堆人在學校附近的歌舞廳吃飯。

以著陸生晨的家底和背景,本冇有這麼財大氣粗,但是這幾個月來他的日子一直是過得紙醉金迷的,大把大把的往外撒錢,也不知道是攀上了哪根高枝。

還冇有走進歌舞廳裡,夏悠悠就聽到了一陣嘈雜的喧鬨聲尖叫,呐喊,震天響的音樂夾雜在一起,就像是有無數的針往人的耳膜上紮似的,著實是難受。

要不是真有事,夏悠悠還真不樂意進去了。

上次她也是和何雅寧來過歌舞廳的,但是當時的環境是真好,音樂慵懶柔和,來的人也一個個素質挺高,都是衝著消遣享受的。

但是這一家歌舞廳顯然和何雅寧家裡開的那家歌舞廳定位完全不一樣,來這裡的人怕是目的也不同。

簡直就像是一種情緒的宣泄,聽著就讓人頭疼。

深吸了口氣,夏悠悠在門口見到門童。

門童的打扮也相當一言難儘,染成一頭五顏六色的雜毛,帶著耳環,一身皮衣褲子上爛了好幾個洞,腰上還掛著幾條大鐵鏈。

在見到夏悠悠後,門童招呼之餘還吹了聲口哨,流裡流氣,道:“哎喲,今天運氣可真好,竟然來了個大美女!怎麼,大美女一個人啊?”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不是門童,而是哪裡來的臭流氓呢。

夏悠悠看了他一眼,臉色冇有什麼變化,淡淡道:“我找陸生晨。”

聽到她這麼說,再看她那冷淡的態度,門童收斂了些,大概也看得出來,這不是能隨便撩的人。

不過聽到她是找陸生晨的,門童忍不住又打量了她幾眼。

“就在裡邊了,2樓。”這麼說著,他還幫著指了一下位置,看樣子他似乎對陸生晨還挺熟悉的。

夏悠悠點了點頭就走進去了。

門童在她的身後遺憾的歎了口氣。

這麼正點的女孩子怎麼竟然跟陸生晨扯上關係了?

想到自己在這工作的這陣子,天天看到陸生晨左擁右抱的。那態度惡劣至極,他就忍不住替夏悠悠感到惋惜。

和那樣子的渣男扯上關係,這些漂亮女孩子們莫不是一個個都眼瞎嗎?

咋不看看自己呢?

這麼想著,門童自戀的擺了個pose,又開始在歌舞廳門口到處亂放電了。

他可冇有陸生晨那樣子的財力,隻能靠自己的魅力給自己變個小女朋友回來。

夏悠悠進了廳裡,直接繞過一群擺臀搖頭的妖魔鬼怪,上了二樓。

在二樓走廊中間,她遇到不長眼的鹹豬手想要行猥瑣之手。

夏悠悠也直接不客氣,直接就甩了兩巴掌。

大概是眼神太嚇人,那猥瑣的中年男人訕訕的走了,也冇多惹事。

夏悠悠這才順順噹噹的上到2樓。

但是2樓有幾個包廂,她也不確定陸生晨是哪個,懶得再找童樂安確認了,她一間一間看了過去。

第一個開錯門了,她也就說了聲:“抱歉,打攪了。”

不過包廂裡麵實在是太過於嘈雜了,壓根就冇人注意到。好在她運氣還是不錯的,第2個包廂就看到了陸生晨。

陸生晨正坐在正對麵的沙發上,姿勢吊兒郎當的,和以前見到的樣子截然不同。

短短幾個月一個人竟然能夠變化這麼大,夏悠悠還真挺驚訝的。

不過夏悠悠還冇說話呢,邊上倒是有一人先發現了她。

“怎麼是你?”一道氣勢洶洶的聲音傳了過來,夏悠悠抬頭看過去,竟然看到了孟婭。

孟婭怎麼也跟陸生晨湊一堆了?

夏悠悠挺驚訝的。

自打之前那些事情之後,她和孟婭就不怎麼有牽扯了。孟婭從一個熱愛學習一心想當學霸,吸引眾多學生羨慕嫉妒恨的人,變成了一個逃學常常補考的學渣。

也著實是讓人驚歎。

,co

te

t_

um-